姚中秋:當中秋遇上教師節

2022年09月09日19:39

中新社北京9月9日電 題:當中秋遇上教師節

  作者 姚中秋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

  中秋節與教師節時日相近——實際上,國慶節也與之相近;但今年兩節重合,十分難得,據稱這種“巧合”本世紀僅有三次。媒體編輯讓我談點想法,我馬上想到了“天地君親師”五個字,中秋關乎其中的“親”,教師節關乎其中的“師”。

  古代家戶多在中堂正中立一牌位,上書“天地君親師”五個字。祖先牌位一般只在祭祀時才請出來,天地君親師的牌位卻是常年供奉的。民國建立,帝製改為共和,“君”字也就相應地替換為“國”字。前些年到南方,在一些老屋子的中堂,仍可看到其遺蹟。

  不要小看這個牌位,它簡明而準確地體現了中國宗教的基本結構和根本精神。我新近出版的《中國之道:信仰、人生與制度》一書,通過解讀經典和中西比較,對此進行了比較充分的討論。作為應景文字,這裏只簡單談談“親”與“師”。

  首先要從天、地說起。據經史典籍記載,五帝中的顓頊“絕地天通”、帝堯“欽若昊天”,奠定了中國宗教體系的中心——敬天。“唯天為大”,天的位置相當於西方多神教的主神,但沒有人格。孔子對子貢說的一句話很好地說明了天的屬性:“天何言哉?四時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天是在四時流轉之中生生不已的萬物之全體,這樣的天當然沒有人格,不說話——從而與西方的人格化神靈截然不同。

  天不言,人要把握天道,惟有“觀乎天文”。所以,中國人最重視“天學”,帝堯時代就“曆象日月星辰,敬授民時”,通過觀測天象,把握“天時”。敬天,必須順天而生,落實為依時而生,節日便由此而來。中國的節日,普遍根據天時確定,與西方節日有很大不同。中秋節即是如此:冬至、春分、夏至、秋分這四時把一年等分為四節,人們最早在秋分這一天祭月,後改為八月十五。

安徽省阜陽市舉辦“祭月還古韻、鐵花慶中秋”活動”。翰墨 攝
安徽省阜陽市舉辦“祭月還古韻、鐵花慶中秋”活動”。翰墨 攝

  敬天的宗教精神,也賦予中秋節以家人團圓之意。天生萬物,其中包括人,人在天地之中生生不已,這是天道最為親切的體現。因此,在中國文化中,傢俱有崇高的神聖性。如《孝經》所言:“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人的生命得自父母;孔子曰:“子生三年,然後免於父母之懷”,人生而弱小,必須由父母養育才能存活。父母是子女的創生者,不是相互算計的契約關係,也不是庸俗的養活與被養活的關係,而是生存本體論意義上的生命之源與流的關係。曾子說:“身也者,父母之遺體也”,父母的生命遺留在子女身上,三者構成了家。家人的生命連為一體,互為不分彼此的“親”人,天然地相親相愛。

一兒童隨家人在廣西南寧參加祭孔祈福儀式。喻湘泉 攝
一兒童隨家人在廣西南寧參加祭孔祈福儀式。喻湘泉 攝

  基於敬天的精神,中國古代聖賢肯定了“親”這一點,將其確立為最基本的倫理規範。大多中國傳統節日服務於這一大義,創造出家人團聚、相親相愛的時機和禮儀,中秋是其中之一。分散在一年四季的節日,總是催我們回家,看望父母,祭祀祖先,與兄弟姐妹團聚,與親人相親相愛。

2022年9月8日,江西撫州黎圩鎮楓山村邀請好婆媳、好鄰里代表共同做月餅,並將中秋月餅送到孤寡老人手中。何江華 攝
2022年9月8日,江西撫州黎圩鎮楓山村邀請好婆媳、好鄰里代表共同做月餅,並將中秋月餅送到孤寡老人手中。何江華 攝

  子女的身體延續了父母的生命,當然“不敢毀傷”;父母希望孩子“立身行道”,因而重視子女教育——在世界各文明中,中國父母最為重視子女教育,自古如此。

  父母可以教給孩子生活常識,但人生和社會的“大道”還得靠“師”來教。師在中國社會中的角色類似於神教文明中的牧師、教士,獲高度尊重。孔子被尊為“至聖先師”,自古以來受到官方、民間的廣泛祭祀。從唐代開始,各地建立文廟祭祀孔子,並逐漸加上他的傑出弟子和後世最卓越的大儒,他們是天下人之大師。唐宋以來,每年仲春、仲秋上丁日的祭孔儀式最為隆重,相當於教師節。1985年確定9月10日為教師節,與夏曆仲秋上丁日倒也相差不遠。

江蘇揚州舉行祭孔大典。沈冬兵 攝
江蘇揚州舉行祭孔大典。沈冬兵 攝

  至於師之教化,可以用四個詞概括:敬天、忠君、孝親、成人。敬天、孝親的重要意義,上文已解釋了。忠君同樣至關重要,因為“君者,群也”,其作用是合群,把無數相互離散之人組織成一個國家,併發揮領導作用,使成員避免相互戰爭的“叢林狀態”,集體生產公共品,從而延續生命,改善境遇,且生生不已。看當今世界貧窮落後國家的情形就能明白,一個組織良好的國家對人民的生存和發展是何等重要。因此,忠君是人間至關重要的倫理規範——在今天就是愛國,維護社會政治秩序的穩定。一個人知道了敬天、愛國、孝親的規範並身體力行,就逐漸成長為道德自主而勇於承擔責任的人。

  這裏倒是可以觀察、思考一下,今天的師是否有如此角色意識?相信很多人不甚滿意。這是我們面臨的大問題。不過近些年情況有明顯好轉,尤其是在世界格局變化和美國相對衰落的背景下,西式教育的光環在世界範圍內日趨暗淡,中國的教育體系快速地中國化,學校中的師將有越來越明確的文化自覺,教孩子敬天、愛國、孝親、成人。

“七一勳章”獲得者、時代楷模張桂梅(中),雲南省麗江市華坪縣女子高級中學校長,華坪縣兒童福利院院長。她紮根邊疆教育一線40餘年,用教育阻斷貧困代際傳遞。劉冉陽 攝

  按現在的法定節日安排,教師節、中秋節、國慶節是前後腳的,這是曆史演變的偶然結果,也蘊含著深刻的文明意義,體現中國文明可大可久的根本規範:親親,愛國,尊師;三者又統於敬天。據此,人們的日常生活也有了神聖的意味:尊師而知“道”,可以“下學而上達”;家在國之中,國祚綿長,文明悠久,則家得以不朽;親親、孝親、祭祀祖先、撫育後代,個體的生命就可生生不已於天地之中而不朽。(完)

作者簡介:

姚中秋,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曆史政治學研究中心主任。主要研究經學、曆史政治學、現代世界政治體系理論。出版西方法政譯著十餘種、中國經史研究著作多種。最新出版著作有《中國之道:信仰、人生與制度》《世界曆史的中國時刻》《可大可久:中國政治文明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