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女生崩潰:“2個月28次!我像一個沒有感情的機器”

2022年09月10日20:10

  來源:杭州交通918

  姍姍今年25歲,成長於秀美的千島湖畔,大學畢業後在杭州工作。相貌出眾,甜美而愛笑,懂時尚愛打扮的姍姍,人緣也很好。但凡大家討論美女,眾多小姐妹都會高呼:我們姍姍妹最美!

  但就是這樣擁有著青春和高顏值的妹子,卻逃離不了被“催婚”的魔咒。春節期間本來安排了很多相親,但因為疫情耽誤了。這兩個月情況略好些,之前擱置的相親計劃就全都重新提上了日程。不忙的工作日下班後、每個週末、法定假日,姍姍都有相親局。

  朋友們評價她:聚會最難約的人,不是在相親,就是在相親的路上。而她自己更是崩潰,每一天的催婚都讓她窒息,而相親太多,她已經找不到感情的節奏。於是,姍姍只能對朋友哭訴:我已經是一個沒有感情的相親機器了。

  上午一個下午一個

  還要和中間人斡旋

  其實從畢業開始,姍姍就陸續開始相親,只不過當時相親頻率並不是很高。家人也大多是嘴上催催,形勢還沒有很緊迫。但從去年開始,姍姍到了家鄉人認為的“大齡”階段,長輩的緊迫感也增強了。

  “不僅是媽媽和姨媽,還有外公外婆,爺爺和奶奶……”姍姍說,幾乎每天都有電話輪番打來關心她的“終身大事”,“還有沒有見過的遠方的‘小外公’都來催婚。”有一次,因為工作壓力大,姍姍對外公的“嘮叨”表現了不滿,結果外公就打電話給姍姍的媽媽,大罵她:“教育不好女兒!多大了還不結婚,真是家門不幸!”

  姍姍非常無奈,只得給外公道歉,之後繼續相親之路。於是,各種相親局開始密集起來。姍姍幾乎每個週末都在相親,忙的時候甚至上午約一個,下午見一個。

  “有一次,我和相親對象第一次見面,正在吃晚飯,第二個相親局已經安排好,在第二天的晚上。”姍姍非常無奈,“對對面這個也不是很滿意,只能去見下一個。”

  被問及“如果週末見過的相親對象都來約你怎麼辦”,姍姍答:“統統拒絕,因為我有新的要見!”

  每一天,姍姍的手機里有幾百條未讀的信息,有來自工作的、來自相親對象的、來自家人的,還有來自中間人的“極力推薦”。“都是親戚朋友,沾親帶故,一個不留神,可能就要落下‘沒教養’的印象,我吃罪不起,只能硬著頭皮應付。”可是,姍姍的生活節奏也徹底被相親打亂,工作很忙,又有一堆人要應付。這樣的周而複始,常常讓她苦不堪言:“我現在的生活,簡直一團糟!”

  相親到麻木

  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姍姍數了數,不算前幾年相親的20多個,這不到兩個月,她已經見了28位男生,他們高矮胖瘦不一,來自各行各業,其中有很多都是吃了一次飯,就沒有下一次再見的機會。

  她回憶第一次相親之前,還是會憧憬一下結局,多少還有點緊張。“就像別人形容的,相親就像買彩票,以為自己會中個頭彩,但是現在,面對一次次的失望,就麻木了。”她歎了口氣說,“現在每一次見面都像走過場,雖然我還是會精心打扮,但不會去期待結局,畢竟我上班也會化妝。”她形容,現在相親還是覺得是買彩票,會走進去,隨機購買,但不會期待中獎,甚至都不願意看“開獎”了沒。

  周圍朋友很疑惑,以姍姍這條件,哪裡用得到這麼著急地相親呢?但姍姍也有自己的苦衷。她是家中長女,妹妹在讀大學,父母年紀越來越大,四個長輩身體也不好,全家的希望就是看她早點結婚,四世同堂。

  還有極為重要的一點,也是姍姍一直對家人妥協的原因:“我們這一代人,所有一切都是父母給予,家庭條件也不差,父母不用我們養育,而結婚生子是他們唯一的願望,也是我們唯一能給與他們滿足感和回報的事情了。”

  網絡配圖

  “但即便相親這麼多人,我也沒遇到讓自己心動的,估計對方也不心動,基本上約了一兩次,或者聊了幾天,男生也就不再出現了。”姍姍苦笑,“搞得我都開始自卑了,是不是自己哪裡不好,但就是不長久,好像被‘下降頭’。”

  姍姍時常給自己“洗腦”,婚姻是婚姻,滿足條件就好,感情可以慢慢培養。但真有條件還行,不討厭的男人出現的時候,她還是因為“不心動”難以接受。“我都有抑鬱的傾向了,時常蒙在被窩裡想,我到底是誰?我想要什麼呢?”

  遇到的奇葩不算多

  有問父母養老金,有要還吃飯的錢

  網上總有很多吐槽奇葩相親對象的,姍姍覺得自己遇到的相親對象還算正常,可能也是因為都是親戚朋友介紹,還算“知根知底”。

  不過,也有兩個讓她印象深刻。

  有一次,相親對像在吃飯時詢問她父母是不是還在老家,有沒有給自己購買養老金。姍姍對這個話題很詫異,但轉念一想自己也沒有看上他,就回答:不確定,可能沒有,畢竟村里嘛!

  而後,這個相親對象和中間人講不合適,因為姍姍父母沒有養老金,以後的生活負擔太重。聽到後,姍姍和中間人不約而同地“嗬嗬”了一聲。“其實我爸媽是有養老金的。”姍姍說。

  還有一個,更讓她無語,被拒絕後追著叫她“還錢”。

  姍姍回憶,這個男生身高有180cm以上,長相不錯,見面後兩人還保持聯絡,覺得可以繼續發展。但男生聊天時一直問她“是不是綠茶biao”姍姍覺得很不被尊重,就反問他,你覺得什麼樣的是?對方回覆:長相漂亮,不主動不拒絕。

  姍姍認為這在含沙射影地說她,就不想再聯繫了。但之後,這位男生騷擾不斷,還說:“不處你為什麼要出來吃飯?騙飯錢嗎?”隨後,向她要吃飯的錢。

  現在,姍姍相親對象的人數還在增加,但她還在期待,下一個相親的人,或許就是對的人。“我不是期待會遇到愛情,而是想結束這樣的生活狀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