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誰做CFO:西遊記團隊分析

2022年09月11日20:19

  最近與一家公司的管理層交流公司財務,內容涵蓋貨幣的時間價值、風險報酬率、經營及財務預算、營運資本管理、財務分析,等等。

  按照慣例,最後留了半個小時提問,結果學員們非常踴躍,討論的問題涉及財務共享、預算考核、制度整改、客戶管理等等。其中一個問題是:如果西遊記團隊優化掉一個,應該是誰?如果選一個CFO,應該是誰?

  事後,我把這個問題放在了朋友圈,想聽聽各位親友的意見,居然也引起熱議和爭論,其中有三個觀點較為典型。

  某公司創始人盧總認為唐僧是董事長,精神領袖;孫悟空是CEO,負責公司運營、具體事務;如果優化一個的話,只能優化豬八戒;而CFO,則由沙和尚擔任。

  理由是:豬八戒在團隊中並不核心,屬於可被替代的人物。在公司正常經營情況下,豬八戒可以起到公司團隊潤滑劑的作用,他情商高,對領導言聽計從,對團隊成員較為友善,有助於提高團隊的幸福和快樂指數。但是,當公司遇到危機,必須優化掉一個人時,豬八戒起的作用並不是團隊必需的;而沙僧踏實肯幹,做事認真,是CFO的不二人選。

  顯然,這個朋友對問題的洞察很深,知道“必須優化”的前提,而且對團隊成員的角色定位作了清楚的界定。不過他似乎忘記了,在三打白骨精之後,孫悟空事實上已經離開了團隊,如果沒有豬八戒的挺身而出,而且恰到好處地運用了“激將法”,讓孫悟空重新歸隊,那麼西遊記團隊已經解散了。

  某集團公司財務管理中心的陳總認為,應該把沙和尚優化掉,由豬八戒來擔任CFO。理由是:沙和尚在團隊中是以體力活動為主,可取代性較高,而且團隊活躍度低,整合團隊能力地位低,效果幾乎為零,沒有核心競爭力。而豬八戒的整合能力強,獲取外援渠道多,斤斤計較,家底能看好,團隊活躍度強,且帶頭大哥唐僧信任,是出門必備的參謀和管家。

  他的觀點,從某種意義上對盧總的答案進行了很好的補充。問題是,他可能忘了,《西遊記》第七十六回中,曾經提及孫悟空對豬八戒的評價,大意是豬八戒有很多的缺點,比如動不動就要分行李散夥;還攛掇師父(唐僧)念緊箍咒;前日還聽沙僧說,豬八戒攢了些私房錢,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於是,孫悟空就假冒閻羅王派來的“勾司人”一詐,就發現豬八戒確實零零碎碎攢了五錢銀子。

  這一方面說明,豬八戒是一個具有“典型”特徵的普通人,會藏私房錢。另一方面說明,他可能並不是CFO的恰當人選,至少“貪婪”或為自己“貪點小錢”,在某種程度上是不符合CFO的品格要求的。

  某技術股份有限公司財務總監胡總認為,西遊記團隊應該優化掉豬八戒,因為豬八戒偷奸耍滑,品德低下不可重用;而CFO則選擇孫悟空,因為孫悟空靈活機智能很好地助力唐僧做好業財融合,讓組織運營更上一層樓。

  顯然,胡總的觀點是對陳總的一個很好補充,尤其是從品格、能力兩個角度對CFO進行了定義,據此作出豬八戒應被優化、孫悟空應予以重用的結論,甚至還提到了一個非常熱門的詞彙“業財融合”。

  所謂的業財融合,字面意思上很容易理解,即業務和財務要“融合”起來,財務要從“價值”的核算者轉型為整合者和創造者,能夠更好地助推業務發展。可能因為孫悟空既要探路,又要化緣,還能打妖怪,典型的“一專多能”型人才,符合業務財務的需要。但問題是,作為CFO要隨時能夠接替CEO,如果說唐僧因為各種預料不到的原因,離開了團隊,由孫悟空來接替唐僧,是否能夠得到大家的認同呢?有個問卷調查表明,能夠接替唐僧,把事業進一步進行到底的人是沙和尚。

  理由是:“沙”是佛家用語,代表著芸芸眾生;和尚,是以“和”為“尚”,團隊中其他人都不叫和尚,而只有沙悟淨叫沙和尚,和的是“情”,起到了很好的協調作用。

  你看,一個簡單的問題,答案是五花八門。而且回答的人都對“財務”“管理”有或多或少的理解甚至是精通。這是一個選擇的結果,很難有一個統一的、有說服力的、大家公認的“標準”答案。這與“三觀”有很大的關係,也與管理理念和風格密不可分。

  理論上說,西遊記團隊是一個整體,大家各司其職,優化掉誰都不合適,最好的結果就是你好我好全都好。但問題是,“必須”優化掉一個,你有沒有發現,上面那麼多的討論,居然都沒有提到一個角色:白龍馬。那麼,為什麼不能優化掉白龍馬呢?

  當然,白龍馬也很重要,既是“意誌力”的象徵,又曾經在“三打白骨精”中提醒豬八戒去請孫悟空回來解決問題,更重要的是,如果沒有他馱著唐僧來西天取經,又馱著聖經去東土大唐,那麼路上唐僧要受很多的罪,按照唐僧的說法,“幸虧他登山越嶺,跋涉崎嶇,去時騎坐,來時馱經”。所以,站在孫悟空、豬八戒、沙和尚的角度,可能會考慮優化掉白龍馬,唯一的障礙可能在唐僧那裡。

  原則上,優化掉誰也都是可能的。比如,很多組織都會建立嚴格的“內部控製”制度,其中一個重要的安排叫“人員輪換”,一個任期三到五年,最多兩個任期,這既可能避免一個人在某個崗位時間過長,產生怠惰乃至貪腐事宜,另一個方面也可以通過“輪崗”的安排,讓你能夠學到很多其他崗位的技能,從而增加你的勝任能力。

  再說說選CFO的事。作為公司的“管家”,CFO的地位至關重要,既要負責把賬算清楚,能夠對接銀行、稅務、審計等利益相關方,做到合規經營;又要把賬用好,績效評價、預算預測、經營分析、參與業務等等。每個公司都會有一個CFO,但讓CEO滿意、認同、感謝的好CFO似乎並不多見。

  因為“功高不能蓋主”,有了功勞理應歸於領導,至少慧眼識才,能認同、信任、支持CFO的工作。作為CEO的“受託人”,CFO應該殫精竭慮,公司的資金鏈不能斷,不能因為財務數據問題受到監管部門的處罰;要平衡好“油門”和“刹車”的關係,一方面不能成為業務拓展的“障礙”,要努力推動、賦能業務健康發展,另一方面要避免業務盲目擴張,過度擴張帶來的各種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環境等各方面的風險;還要有資源調配的能力,資源永遠是有限的,當組織定下戰略向某個方向突圍的時候,財務能提供足夠的炮彈,做到飽和攻擊,幫助組織打勝仗。

  從這點上看,有人說CFO是創造價值的職業能手,既能夠從市場拿錢(舉債發股,融資策劃,資本結構安排),又是搗騰的能人(收購兼併,合縱連橫),還是鐵公雞(全面預算,成本管控),更是消防隊長與醫生(風險管理與危機應對)等等。基本可以稱得上是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上得廳堂,下得廚房”,按任正非先生的說法,是“向上捅破天”(熟悉業務),“向下紮根地”(精通專業)。如此說來,那麼CFO的人選應該是孫悟空了。

  我國有一位著名的CFO蔡崇信先生,曾經將CFO分為三重境界,即財務基本功、風險管控能力以及資源調配能力,他特別提到當年拯救陷入困境的科技公司IBM的英雄郭士納,上任之初僅帶了兩個人:一個首席人力資源官(CHO),一個首席財務官(CFO)。這兩個職位,似乎就是針對前面的問題展開的:優化誰,選誰做CFO。大家感興趣的話,可以看看郭士納的傳記。

  當時的CFO,是郭士納親自面試的,叫約克。按郭士納的說法,那場面試“令人難忘”。約克當時還是克萊斯勒的CFO,面試時穿著“刻板”的白色襯衫和藍色正裝外套,在郭士納的眼中是“渾身上下打理得利索而完美”,是“典型”的西點軍校風格。

  之所以難忘,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是約克很直爽,既不靦腆,也不拐彎抹角,直接告訴郭士納,哥們想要這個(CFO)職位,還出示了他籌劃的一系列認為應該在IBM公司盡快予以實施的財務計劃。

  約克的直率、厚道、坦然及有洞察力的分析能力,留給郭士納深刻的印象,顯然,兩個人都是非常務實的人,在IBM迫切需要變革的時候,約克對公司的深入洞察和改革提議深得郭士納的歡心,於是兩人一拍即合,一個月後約克加盟。

  在約克的帶領下,IBM迅速展開行動,包括出售冗餘的資產、撤出應用軟件業務、削減開支、裁員、再造商業模式等一系列舉措,其中兩項重要的財務決策,一是把分給股東的年底分紅減半,從原來的每股2.16美元下調至每股1美元,二是削減開支89億美元,包括裁員3.5萬人。還有一項重要的工作是再造商業模式,把幾乎所有臃腫的業務流程進行徹底改造,包括對外的六個核心領域如硬件開發、軟件開發、執行、供應鏈、客戶關係管理、服務,以及對內的人力資源、採購、財務、不動產及信息技術等。

  應該說,IBM能夠起死回生,約克功不可沒。後來,這哥們還在蘋果公司董事長、前杜邦公司CEO伍拉德的推薦下,進入了喬布斯回歸後的蘋果公司董事會,相信蘋果的涅槃重生,也有約克的真知灼見。

  因此,選個好CFO非常重要,站在西遊記團隊的角度,如果選擇孫悟空當上CFO,優化誰,還可以聽聽他的意見。祝願每一家公司都能夠找到一個“上天入地”的好CFO,平衡公司的短期和中長期利益,幫助公司“顆粒歸倉”的同時能“多打糧食”。

  (本文為澎湃商學院獨家專欄“會計江湖”系列之三十二,作者袁敏為上海國家會計學院教授,會計學博士,研究方向:內部控製、資信評級等,出版有《資信評級的功能檢驗與質量控製研究》、《企業內部控製規範與案例》等著作。)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