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瑟夫·奈文章:核戰爭是不可避免的嗎?

2022年09月11日16:19

轉自:參考消息網

參考消息網9月11日報導 世界報業辛迪加網站9月5日發表題為《核戰爭是不可避免的嗎?》的文章,作者是美國前國家情報委員會主席、哈佛大學教授約瑟夫·奈。文章稱,俄烏衝突提醒人們注意,核戰爭的可能性取決於獨立及相互依存的概率。矛盾的是,降低全面爆發災難的概率要求我們學會接受一定程度的風險與不確定性。全文摘編如下:

俄烏衝突再度引發了關於核武器的爭論。

核戰爭是否不可避免不是一個新問題。1960年,英國科學家兼小說家C·P·斯諾曾斷言,十年內發生核戰爭是“一種數學必然”。這或許有些危言聳聽,但許多人認為,如果一個世紀內發生戰爭,斯諾的預言將會得到證明。

在20世紀80年代,海倫·考爾迪科特等核凍結運動的倡導者曾附和斯諾的結論,警告說核武器的累積“將使核戰爭成為數學必然”。

那些主張廢除核武器的人士經常指出,如果你拋硬幣一次,得到正面的概率是50%;但如果你拋10次,至少一次得到正面的概率將上升到99.9%。今後40年發生核戰爭的概率為1%,在8000年後將變成99%。概率遲早會對我們不利。即使我們每年把這種風險降低一半,我們也永遠無法達到零。

但是在核武器的問題上,這種拋硬幣的比喻具有誤導性,因為它假設了獨立的概率,而人類的互動更像是作弊用的骰子。一次拋動的結果會改變下一次拋動的概率。1963年,就在古巴導彈危機之後,曾出現過較小的核戰爭概率,其原因恰恰是因為在1962年有過較高的核戰爭概率。原則上,正確的人類選擇可以降低概率。

核戰爭的可能性取決於獨立及相互依存的概率。一場純粹意外的戰爭也許符合拋硬幣模型,但這樣的戰爭是罕見的,而且任何意外都可能證明是有限度的。

有些人利用了數學必然性的論點來推動單邊核裁軍。但是核知識不可能被廢除,而且在9個或更多意識形態各異的核武國家之間協調廢除核武器將至少是極其困難的。非對等的單邊舉動可能會讓侵略者變得大膽,從而增加出現不適當的對決的概率。

核威懾是以易用性悖論為基礎的。鑒於易用性悖論和相互依存的概率與人類互動有關,我們不可能尋求何為“正義威懾”這個問題的絕對答案。核威懾既非完全正確,亦非完全謬誤。我們對威懾的接受肯定是有條件的。

9月1日,載有國際原子能機構專家團的車隊抵達紮波羅熱核電站。(新華社)
9月1日,載有國際原子能機構專家團的車隊抵達紮波羅熱核電站。(新華社)

我們數百年來傳承的正義戰爭傳統讓人想起三個必須滿足的相關條件:一個正義和得體的原因、有限度的手段以及對全部後果的審慎考慮。我從上述條件中引申出五條核準則。在動機方面,我們必須瞭解自衛是一個正義但卻有限度的原因。至於手段,我們絕不能把核武器當作常規武器,而且我們必須把對無辜民眾的傷害降至最低。而在後果方面,我們應該降低近期的核戰爭風險,並隨著時間推移努力降低我們對核武器的依賴。一顆在地下室的炸彈有某種風險,但風險沒有前線的炸彈那麼大。

在烏克蘭的戰爭已經提醒我們,沒有辦法避免不確定性和風險。隨著時間推移,降低(而不是廢除)核武器作用的目標仍然一如既往地重要。第一顆氫彈的設計者理查德·加溫曾估算:“如果今年發生核戰爭的概率是1%,如果我們每年設法把這一概率降至前一年的剛好80%,那麼任何時候發生核戰爭的累積概率將是5%。”這一概率可以讓我們過上合乎道德的生活。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