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對美國感到失望,有色人種年輕人掀“撤離潮”

2022年09月13日16:46

  來源:中國日報網

2020年6月6日,“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在華盛頓特區舉行反種族主義的示威(圖片來源:法新社)
2020年6月6日,“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在華盛頓特區舉行反種族主義的示威(圖片來源:法新社)

  中國日報網9月13日電 (黨超峰)近期,美國網站mic刊登作家伊恩·熊本撰寫的文章《為什麼有色人種的年輕人要離開美國?》。熊本出生於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在美國得克薩斯州長大,現居紐約布魯克林。作品曾出現在《紐約時報》、《VICE》、《華盛頓郵報》等。文章摘編如下:

  在美國,作為少數族裔,我倍感壓力。從我的文化價值觀到我的外表,一切似乎都與主流文化格格不入。任何人都可能因為沒有歸屬感而焦慮,但作為美國的有色人種,這種焦慮是不可避免的。

  當下,越來越多的美國z世代和千禧一代移居海外,其中不乏有色人種。心理健康師迪奧·巴爾加斯表示:“有色人種會搬到他們感覺認可度更高的地方,這是有道理的,因為心理安全對一個人的生活質量極其重要。”

  雖然我們應該生活在一個更進步的時代,但“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和新冠疫情引起新問題,即留在美國是否值得。z世代是迄今為止最多元化的一代美國人,然而他們生活在一個由上了年紀的白人男性主導的國家。根據哈佛大學2021年12月的一項民意調查,超過一半的年輕人認為美國的民主正受到威脅,三分之一的人認為情況糟糕到足以導致內戰。

  有色人種對美國政治越來越感到厭煩,正反向遷移到他們父母的祖國(根據威爾遜中心的數據,29%的反向遷移到墨西哥是由於“懷舊”)或遷移到他們從未去過的國家。

  對於任何一個從小就相信或被灌輸美國例外論謊言的人來說,認為其他地方的情況可能會更好的想法很新奇。但對於有色人種的年輕人來說,這並不是什麼激進的想法。

  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為人們覺得美國沒有真正的向上流動性。根據美國個人理財公司Credit Karma2022年的一項研究,年齡在18歲至25歲之間的年輕人有近三分之一和父母住在一起,這是租金飆升和工資漲幅無法趕上通貨膨脹的結果。25歲的非裔女教師庫珀對此深有體會。庫珀在美國出生和長大,2019年從塔斯基吉大學畢業後,曾在意大利、塞內加爾、韓國、海地和墨西哥生活。她擁有機械工程學士學位,畢業後申請的工作都沒有滿足預期工資或福利,所以大膽地離開了美國。

  庫珀說:“事實上,我看到其他國家的情況更好”。庫珀目前住在墨西哥。她說,作為一個在國外的非裔,能立即感受到一種平靜和自由,這是她在美國時所無法獲得的。

  根據《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PNAS) 2019年發表的一項研究,槍支的廣泛使用導致美國非裔的死亡比例非常高,美國每1000名非裔男性中就有1人可能被警察打死。其他國家的種族主義並不總是像美國那樣嚴重。生活在不擔心這種問題的國家可以令人釋放很多精神空間。庫珀說:"離開美國並不是我在逃避,而是奔向我一直夢想的生活方式,尋找那些對像我這樣的人來說似乎遙不可及的東西。"

  從暴力的種族主義中找到解脫,似乎是與我交談的大多數人的一個巨大動機,其中許多人特別選擇移居墨西哥。對於有色人種來說,墨西哥誘惑力巨大:一個以非白人為主的國家,生活成本相對較低,而且文化豐富。

  25歲的納西爾·弗萊明來自康涅狄格州,是一名內容經理,於2020年搬到墨西哥城,當時正值“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的高潮。身為非裔的弗萊明告訴我,當他決定搬家時,他的心理健康狀況正處於曆史最低點。他說:“很多像我一樣的美國非裔都被外國的某種東西打動了。我們問自己,‘我們到底在美國做什麼?’”

  當弗萊明離開美國後,抑鬱症得到了大幅度緩解。他說:"當我搬到墨西哥時,可以感受自己的真實存在,不必擔心僅僅因為膚色而被警察毆打或槍殺。"弗萊明還稱:"當然,非裔在拉丁美洲不是特別受重視,但作為一個外國人,我沒有像在美國那樣背負系統性壓迫的重擔。”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