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小理”掉隊了?

2022年09月15日13:52

  撰文 | 茜茜編輯 | 李信馬題圖 | IC Photo

  9月初,隨著蔚來公佈完2022年Q2財報,今年上半年,造車新勢力“蔚小理”三家企業經營狀況已全部出爐。

  財報顯示,今年上半年,蔚來營收在三家車企中最高,達到202.03億元(人民幣,下同),車輛銷售營收為188.15億元。其次是理想與小鵬,營收和車輛銷售營收分別是182.9億元、177.92億元;148.91億元、139.37億元。

  在汽車交付方面,蔚來交付量最少,為50827輛,理想為60403輛,小鵬為68983輛。蔚來汽車交付量最少,營收最高,而小鵬汽車交付量最高,營收卻在三家車企中“墊底”,這與“蔚小理”三家車企產品定價、產品線豐富度等產品策略不同密切相關。

  比如,理想產品線單一;蔚來繼續保持中高端定位、定價;小鵬汽車則因P7和P5兩款車型支撐起八五成以上的交付量,同時,P7、P5與另一款在售車型G3i覆蓋了從16-40萬價格區間內的不同用戶人群。

  在毛利率方面,小鵬汽車毛利率最低為11.6%,蔚來與理想,毛利率分別是13.8%、22.1%。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居於汽車第一陣營的比亞迪與Tesla,今年上半年,比亞迪汽車相關業務營收為1092.67億元,是蔚來的五倍,小鵬、理想的近六倍,同比增長130.31%。而Tesla營收2459.3億,僅淨利潤384.3億就比三家造車新勢力總營收都高。汽車交付方面,比亞迪上半年銷量64萬台,Tesla全球交付56萬台。

  不僅僅是與新能源車企第一梯隊相比,“蔚小理”相差一個量級,與傳統車企相比,“蔚小理”的存在感也在降低。

  據乘聯會統計數據顯示,今年1-7月國內新能源汽車銷售排行版中,排名前十位的車企中,不見“蔚小理”身影。取而代之的是,新能源車企比亞迪、Tesla,以及傳統車企及其子品牌長安汽車、上汽通用五菱、廣汽埃安等。

  “‘蔚小理’每年汽車銷量大概10萬輛,規模經濟效益門檻大概需要20萬輛。與傳統車企、比亞迪、Tesla相比,造車新勢力資金較少,規模也較小,達不到規模經濟效益。”汽車分析師張翔在接受DoNews採訪時表示。

  從賬面上來看,“蔚小理”並不差錢。據財報數據顯示,截至2022年6月30日,蔚來持有現金和現金等價物、限制性現金、短期投資餘額約544億元,理想為536.5億元,小鵬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受限制現金、短期存款、短期投資及長期存款為413.39億元。

  但是擋不住“蔚小理”的虧損持續加重。

  一邊虧損,一邊加碼研發、投資海外市場

  2022年上半年,小鵬汽車累計淨虧損44.02億元,同比擴大122.21%,其中,Q1淨虧損17億元,Q2淨虧損27億元。

  理想汽車上半年淨虧損6.52億元,同比擴大9.5%。其中,Q1淨虧損1090萬元,Q2淨虧損同比猛增172.2%至6.41億元。

  蔚來汽車上半年淨虧損45.7億元,與去年同期55.34億元相比減少17.4%。其中,蔚來Q2淨虧損27.57億元,同比增加369.6%,環比增加54.7%。

  儘管造車新勢力營收都實現了增長,蔚來單季度營收還首次實現了破百億紀錄。但是平均下來,小鵬賣一輛車虧損6.4萬元,理想賣一輛車1.1萬元,蔚來賣一輛車虧損9萬元。

  從財報來看,各家虧損有行業供應鏈緊缺等共性問題。

  蔚來今年Q2毛利率從去年同期的18.6%下降至13%,主要是因為車輛利潤率下降,電力以及服務網絡投資擴大導致銷售利潤下滑,單位電池成本增加等。Q2銷售成本89.52億元,因交付量增加和每輛車材料成本上升,同比增長30.2%,環比增長5.8%。Q2銷售、一般和行政開支22.825億元也有所增長,同比增長52.4%,環比增長13.3%。

  蔚來CEO李斌在財報電話會議上表示,多地疫情對供應鏈,以及供應鏈合作夥伴一體化壓鑄良率不及預期,對交付和生產帶來一定影響。

  理想2022年Q2財報電話會議上,提及疫情反複,嚴重影響公司供應鏈,帶來供應鏈紊亂與市場不確定性。小鵬財報也提及2022年其面臨供應鏈挑戰與成本通脹問題。其中,銷售成本增加主要是因為原材倆和電池成本增加所致。

  此外,還有投入與戰略問題。

  今年,造車新勢力均加碼研發投入,其中,小鵬Q2研發費用12.65億元,同比增長46.5%,環比增長3.6%。理想Q2研發投入21.449億元,同比增長143.2%,環比增長22%。蔚來Q2研發費用15.3億元,同比增長134.4%,環比增長11.5%。

  三家造車新勢力的研發投入增加均因開發新車型、新產品、技術的增量設計,研發人員增加所致。李斌表示,明年,蔚來將推出更多基於NT2技術平台的產品,將所有產品轉入NT2平台。同時,基於新技術平台加快新產品上市。海外市場方面,蔚來首席財務官CFO奉瑋表示,隨著今年8月,ET7在歐洲市場上市,越來越多的其他國家的用戶也將體驗到蔚來的新產品和服務。對於美國市場李斌也認為,蔚來自2017年規劃以來,距離進入美國市場的目標越來越近。

  小鵬2022年Q2財報電話會議上也提及新品步伐加快,價格在15-50萬元。今年9月,小鵬還將推出旗艦中大型SUV車型G9。理想2022年Q2財報電話會議上提到,理想目前策略是提高目標消費群體轉化率,該部分人群購車預算在40-50萬之間,此外,理想純電車型將在2023年發售,比大眾預期的還要更快面世。至此,理想不再受限於增程式領域,新能源汽車版圖得以完整。

  新能源汽車市場競爭加劇

  據乘聯會統計數據,2022年8月,國內新能源汽車銷量排行榜上,受到傳統車企反攻,以及哪吒、零跑、問界AITO等新晉造車新勢力車企崛起的影響,“蔚小理”越來越難在銷量前十五名中搶得靠前席位。

2022年7、8月國內新能源廠商排行榜 圖片來源:乘聯會、網絡
2022年7、8月國內新能源廠商排行榜 圖片來源:乘聯會、網絡

  其實,早在6、7月,哪吒、零跑汽車銷量就開始破萬,增速超100%,零跑汽車增速最高接近190%。其中,哪吒汽車以兩款車型哪吒V、哪吒U(哪吒S車型Q4交付),在今年1-8月累計交付9.3萬輛,零跑汽車以S01、T03、C11三款車型,在1-8月累計交付7.65萬輛。

  一方面,這與哪吒、零跑汽車定位中低端、下沉市場,價位在7-20萬元之間有關,2021年,哪吒近六成銷量來自入門級產品哪吒V,零跑汽車近九成銷量來自於10萬元以下車型;另一方面,造車新勢力“蔚小理”近年主攻中高端市場,與造車新勢力第二梯隊拉開身位,形成市場目標用戶差異化覆蓋。

  換句話說,哪吒、零跑汽車“農村包圍城市”,面向下沉市場,或者城市價格敏感型用戶,以較低價格獲得量的迅速攀升。而隨著比亞迪的崛起,憑藉在汽車供應鏈上的優勢,逐步搶占了“蔚小理”所在市場。

  張翔認為,新能源汽車市場整體盤子容量有限,從早期的藍海發展到今天,已經變成藍海市場。面對比亞迪的搶占,傳統車企轉型後的反撲,“蔚小理”面臨的競爭異常激烈。

  “‘蔚小理’有先天性不足,第一,資金短缺、有限,第二,規模較小。與傳統車企在規模經濟以及良好的汽車供應鏈供給相比,造車新勢力不占優勢,同時,隨著傳統車企新能源汽車品牌紛紛上市,造車新勢力面臨的困難將會更大。”張翔說。

  最後,對於造車新勢力進入海外市場,張翔也表示不看好。“傳統車企如豐田、大眾、福特進入海外市場,得益於國內市場取得成功,在全球有多家工廠,資金鏈雄厚、銷售網絡較多。‘蔚小理’在國內市場銷量一年也就10萬輛左右,進入海外市場只能增加成本,面臨更大的挑戰。”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