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州”地區1.5萬家長調查:願意孩子接受中職教育的比例為37.3%

2022年09月16日23:04

  2021年3月23日,四川廣安華鎣市坤鴻電子廠的技師在設於車間的課堂,給該市職業教育培訓中心的學生現場講解機械的操作技術。 視覺中國 資料圖

  “在當前針對要減少中等職業學校招生甚至要取消中等職業學校的爭論中,我們應該堅持理性聲音,普職分流仍然是有必要的,當下仍然需要堅守中等職業教育在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建設中的基礎地位。”

  海南師範大學沈有祿教授在近日發表的文章中呼籲,需要在家長間不斷地推廣中等職業教育的價值及其對學生成才成長的意義,並提高家長對中等職業教育的接受度。因為無論科技發展有多快,職業劃分有多細,中等職業教育仍然是滿足不同職業傾向與學術天賦的學生成才的一種有效途徑。

  因職普比“大體相當”政策的影響,接近一半的初中畢業生不能繼續升入普通高中接受通識教育,被分流到中等職業學校接受技術技能訓練。

  哪些家長願意讓孩子接受中等職業教育?沈有祿教授通過對“三州”地區(四川涼山州、雲南怒江州、甘肅臨夏州)15428名初三學生家長的調查發現,家長願意讓孩子上中等職業學校的比例為37.3%,高於不願意的比例。這一研究成果近期發表在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主辦的期刊《教育研究》2022年第7期上。

  沈有祿指出,總體上,社會經濟地位、家庭文化資本比較低階層的家長更願意讓孩子上中等職業學校,尤其以農民、農民工、工人、無業的城鎮居民居多。家長願意讓孩子上中等職業學校,主要是由於外在因素,如孩子成績差、孩子的興趣愛好等,以及出於減輕家庭受教育成本的考慮。

  他表示,要提升家長讓孩子接受中等職業教育的意願,從中期來看,各種政策激勵措施所發揮的邊際激勵效應由高到低依次是:提升中等職業學校畢業生的工資福利待遇、使中等職業學校畢業生更容易找到工作、提高當地中等職業學校的教學質量與實訓水平、提高學校管理水平、增加外省對口幫扶學校及本省省會優質中等職業學校對當地的招生數;而學費減免及助學金的增加的邊際激勵效應是最低的。

  為何選在涼山、怒江、臨夏三地?沈有祿解釋道,這是我國原集中連片深度貧困地區“三區三州”之一,近年來職普比提升緩慢,離職普比“大體相當”差距相當大,個別州職普比甚至進一步下降,僅略高於1:5。

  這一調查於2019年至2020年進行。回收樣本中,涼山州10239人,占總樣本的66.4%;怒江州1527人,占總樣本的9.9%;臨夏州3662人,占總樣本的23.7%。沈有祿注意到,“三州”地區選擇願意讓孩子上中等職業學校的家長占37.3%,比不願意的26.8%要高10.5個百分點,但態度不確定的也高達35.9%。其中怒江州的家長願意的比例是最高的,為41.0%,分別是涼山州、臨夏州的1.08倍、1.23倍。父親願意讓孩子上中等職業學校的占39.7%,是母親的1.17倍。

  他還發現,學校位於縣城、鄉鎮、農村的家長願意讓孩子接受中等職業教育的比例均高於不願意的;學生成績在班級排名前40%的家長不願意的比例要高於願意的,學生成績在班級排名後60%的家長願意的比例要高於不願意的;公務員是最不願意讓孩子上中等職業學校的,其次是國有企業工作人員,再次是有編製的事業單位工作人員。

  他指出,在各項政策激勵措施中,效果最明顯的是提高中等職業學校畢業生的工資福利待遇,滿足家長對孩子中等職業教育投資較高收益的期盼。據前述研究結論顯示,只要將中等職業學校畢業生的工資福利待遇每年比現有水平提高3000元,則可以將家長讓孩子上中等職業學校的意願提升7.3個百分點至44.6%,相應地將其不願意程度降低6.0個百分點至20.8%。

  沈有祿還呼籲,應盡快提高中等職業學校的管理水平,改變因管理水平低下而給社會造成的負面觀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