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向考研”引發的討論:是學曆內卷 還是專業為王

2022年09月17日07:26

  2023年碩士研究生招生考試報名即將開始之際,一個名為“逆向考研”的現象引來諸多媒體置評。

  這主要描述的是“雙一流”高校本科生考取“雙非”高校研究生的情況,被形容為“向下考”的“逆流”。

  其中,教育在線總編輯陳誌文撰文稱,廣州大學錄取的2022年研究生新生中,出現了一批985、211高校畢業生,包括來自北京大學、複旦大學等著名高校的畢業生。廣州大學是大家俗稱的“雙非”高校,既不是985、211,也不是雙一流。其實不止是廣州大學,全國各地“雙非”高校都出現了這種“倒流”現象。

  他表示,一方面我們可以祝賀這類高校,無論如何說明其有吸引力,比如一些專業的確辦得好,就業有優勢。但另一方面,我們也不得不承認,考上研究生已經成為報考者第一目標,學校與專業的好壞或許已暫居其次。可以說,考研已經在全面高考化,大部分人都把讀研作為出路,拚命“內卷”。

  為什麼會這樣?陳誌文認為,一方面是就業難,另一方面是高等教育普及化導致學曆貶值,這是無法迴避的現實。當下的疫情與就業的艱難,無疑進一步加劇了這一點。

  陳誌文指出,考研高考化將引發很多問題,包括對研究生培養質量的影響,這一現像有必要得到遏製。但是,用人評價如果不能改變,這一趨勢很難得到有效遏製,也非教育部門所能控製。

  光明網刊發評論員文章稱,“逆向考研”的背後是考研嚴重“內卷”,高校部分專業研究生複試線逐年攀升。以最熱門的新聞與傳播專碩為例,該專業2022年複試A類國家線367分,較上年上漲12分。基於國家線,各院校新傳專碩要求考生初試成績400分以上的進複試標準成為了普遍現象。要知道新傳專碩滿分500分,400分以上才有資格參加複試,意味著該專業競爭形勢極其激烈。而類似“卷”的考研專業還有很多。

  在文章作者看來,碩士學位成為當前就業市場的基準門檻早已不是新鮮事。應往屆的本科畢業生想要通過增持學曆來尋求更好的個人發展,這是考研嚴重“內卷”的重要原因。雖然學曆並不一定能夠代表技能,也無法直接體現個體能否勝任某一工作崗位,但對用人單位而言,通過篩選學曆降低選人用人成本,是一種經濟和高效的方式。考研一年一次,並不是所有考生都能一次“上岸”名校或熱門專業,因而降低考研成本、提高考研成功率的選擇自然就是報考普通院校研究生。這也就不奇怪“雙一流”院校本科畢業生考研擇校時選擇“雙非”院校。

  文章還提到,即便“逆向考研”還有一重積極意義在於打破唯名校論,但這與滿足個體發展意願並無太大關聯。名校的招生人數有上限,與其過度努力衝刺名校,不如選擇匹配個人能力的目標院校。

  紅網評論文章則提出,有必要對“逆向考研”做微觀分析。文章稱,本科看學校,碩士看專業,博士看導師。值得注意的是,“雙一流”高校學生,考研選擇非“雙一流”或傳統意義上的“四非”,並非全然是“確保考上為要”的權宜之計。仔細分析會發現,考生大多是衝著這些目標高校的熱門、強勢或者是適合自己的學科專業而來。去年“逆向考研”的明星學校,“96名浙大本科生報考杭電研究生”的主角杭州電子科技大學,在業內就是以電子信息學科群有特色、辦學水平高、就業能去華為著稱,同時這些學科專業近年來在就業市場緊俏。所以有評論稱,表面上看是“逆向考研”,其實是“向熱門強勢專業集結”。

  文章作者注意到,隨著“考研高考化”趨勢的演變,高等教育資源分配面臨重組。正在深入推進的“雙一流”建設,一個是建設世界一流大學,一個則是通過振興專業推動高等教育基本盤的做強。當學生以“就業”為導向用腳投票,勢必向熱門強勢專業靠近。“雙一流”高校的強勢熱門專業,成為保研和考研的“角鬥場”,比如計算機、電子、金融等。為了保險並“避開未來在所謂冷門專業上就業”,逆向考研很多是向“難度相對低的熱門專業集結”,學校名頭多大甚至是退而求其次。而它意味著“雙一流”高校的所謂天坑專業如化生材環,生源有可能收窄,雖然可以部分通過加大本校保研率來解決,但選才面隨著受限也會是客觀事實。

  紅網評論文章認為,“逆向考研”,也是“雙一流”建設積極成果之一。高等教育資源,並非都是要向名校集聚。辦學上有特色有水平、與地方和行業深層融合的“雙非”高校,成為考研熱門學校特別是獲得雙一流高校學子青睞,正可促其生源擴大進而辦學質量水漲船高。它所傳導的對雙一流高校特別是非熱門學科專業的壓力,也可轉化為其發展動力,讓其在專深特新上謀求突圍轉機。還有就是,也有利於打破由“身份附加”帶來的“名校辦學資源虹吸”,促進高等教育資源更優化高效配置。

  《北京青年報》評論文章也認為,從高校辦學的角度看,一流大學不代表所有學科和專業都是一流,同樣,一些綜合排名不高的大學卻在某一學科或專業上實力卓群。因此,在本科教育階段,學生選擇綜合實力強的大學,接受通識教育,而在研究生教育階段,則選擇辦學實力強的學科、專業,是更為理性的研究規劃。

  “到非名校的普通院校讀研,將會是大部分考研學生的選擇。”這篇文章指出,隨著我國高等教育進入普及化階段,要讓高等教育的人才培養結構、質量與社會需求緊密接軌,就必須扭轉源於精英教育時代的“身份教育”與“學曆社會”問題,推進教育觀和人才觀轉向“能力社會”。本科畢業生選擇深造讀研,要以提升能力作為規劃的基線。而“逆向考研”這樣的說法,也就不再有市場。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