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方支付加速“回歸主業”

2022年09月17日00:57

  轉自:中國經營網

  本報記者 李暉 北京報導

  第三方支付機構“聚焦主業”的進程正在加速。

  9月以來,銀聯商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銀聯商務”)在北京產權交易所和深圳聯合產權交易所發佈轉讓公告,掛牌轉讓旗下重慶中金同盛小額貸款有限公司和中金同盛商業保理有限公司的控股權。

  《中國經營報》記者注意到,去年以來,銀聯商務已陸續披露了其持有的5家第三方支付公司相關股權轉讓信息。銀聯商務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公司按照監管精神進一步聚焦主業,主動整合旗下類金融控股子公司,一段時間以來,陸續接觸了數十家意向受讓方。

  實際上,頭部機構的整合動作具有行業風向標意義。自2021年初央行發佈《非銀行支付機構條例(徵求意見稿)》(以下簡稱《條例》)後,支付機構對“一家控多牌”的情況啟動整合。在牌照體系“瘦身”的同時,釐清主業邊界也是支付市場當下的巨大挑戰。隨著此前幾年“支付+類金融”熄火,以及支付機構走向資本市場加速,如何拓新營收故事,在合規前提下探索新的增值業務方向仍是行業未來主題詞。

  瘦身:支付牌照整合 類金融業務剝離

  銀聯商務成立於2002年,為中國銀聯控股、首批獲得央行頒發第三方支付展業資質的市場頭部機構。

  從交易量來看,根據銀聯商務官網信息,根據Nilson Report曆年發佈的亞太地區收單機構排名,其自2013年度以來連續八年排名收單交易金額排名榜首,自2017年度以來連續四年收單交易筆數排名榜首。截至2022年6月末,銀聯商務累計服務各類商戶數量超過2300萬家,累計鋪設終端超過3700萬台,實體服務網絡覆蓋大陸所有地級以上城市、96%的縣域,以及港澳地區。

  2020年9月,證監會上海監管局網站公佈了關於銀聯商務的輔導備案基本情況表,啟動衝刺科創板的關鍵階段。彼時,或受到類金融業務在A股合規性一直未決的影響,銀聯商務陸續收縮下架其相關消費貸類產品。

  銀聯商務方面向記者表示,在整合過程中其主要採用了“股權出讓”“收購合併”等方式。在掛牌交易流程完成後,公司將嚴格依據人民銀行對支付機構的監管要求,履行主要出資人、實際控制人、公司名稱等變更申請申報程式,具體最終結果以人民銀行公告公示信息為準。

  頭部支付機構的牌照整合路徑,一定程度上為行業其他機構提供路徑參考。

  此前,一些第三方支付已經開始加速“瘦身”動作。記者注意到,2021年11月,通聯支付旗下網絡小貸公司賣予新氧旗下主體。多位支付市場人士向透露,由於小貸業務展業門檻升高,目前仍有機構在醞釀出清類金融業務。

  然而,當前小貸牌照市場景氣度不高。網絡小貸提高門檻後,根據相關監管要求,此前小貸市場的活躍力量——京東、攜程等互聯網平台公司,今年以來紛紛註銷旗下多餘的小貸機構。

  因此,出讓方未來能提供的相關支援也是轉讓過程中重要的成交條件。根據前述出讓公告,股權轉讓完成後,銀聯商務可繼續為小額貸款公司提供數據平台、渠道資源、商戶覆蓋等方面的協同合作支援。

  除了要求回歸支付主業,《條例》第十一條規定,同一法人不得持有兩個及以上非銀行支付機構10%以上股權,同一實際控制人不得控制兩個及以上非銀行支付機構。這也直接加速了支付機構多牌照整合的節奏。

  此前,銀聯商務全資或控股的支付子公司有七家。其中所持北京數字王府井科技有限公司60%的股權、北京銀聯商務有限公司75.5%的股權正在產交所掛牌公示,寧波銀聯商務有限公司55%股權轉讓、上海銀聯電子支付有限公司100%股權轉讓正在履行監管機構前置審批程式。

  拓新:商戶數字化、承接數幣受理

  多支付牌照展業整合、類金融發展收縮,支付機構新的機會點在哪裡?

  事實上,從近期多家支付產業相關公司發佈的2022年半年報,無論持牌支付機構還是非持牌支付服務商,經營狀況都不算太樂觀。移動支付網統計顯示,在16家公佈財報的企業中,11家出現了營收和淨利潤單項或者同時下滑。7成支付相關企業經營情況有所下滑,個別機構進入虧損狀態。有支付公司也公開披露退出了市場競爭,放棄風險不可控的線上支付業務,轉而向集團內服務。

  眾所周知,支付機構主要以交易費率為主要營收模式,在經營真實商戶的前提下是典型的薄利業務,以規模化取勝,營收空間有限。從銀聯商務、通聯支付等機構類金融業務的收縮也可以看到,在支付回歸本源的趨勢下,機構挖掘金融之外的增值業務價值箭在弦上。

  一位頭部支付機構高管向記者表示,如何將資金能力與營銷工具打通來降低用戶的經營成本是今年的主要業務重點。特別是在主營支付業務增長放緩的情況下,挖掘商戶和銀行的數字化需求必然是新的利潤增長方向。

  易觀《中國第三方支付市場專題分析2022》顯示,2021年我國產業支付市場增速達到40%,市場規模破3000億元。包括SaaS服務、行業解決方案、營銷服務及金融科技服務等在內的企業服務收入成為支付行業新增長點。

  一些上市支付公司的數據也折射出多元業務的進展。2022年上半年,移卡(09923.HK)到店電商服務收入同比增長259.4%至1.62億元。另一家收單機構——隨行付在今年上半年雖然營收下降,但由於數字化服務產品帶來部分利潤增加。

  記者注意到,2021年,銀聯商務提出了支付銀商、增值銀商、科技銀商的發展定位。銀聯商務方面向記者透露,在增值業務上,目前公司已在傳統、智能支付終端的基礎上,推出各類物聯網和智能硬件設備,聚焦商圈建設和數字化場景升級;通過“全民惠”營銷平台支援各地政府發放消費券;通過共享經濟企業服務平台探索靈活用工市場。

  除此之外,數字人民幣的受理也是第三方支付行業拓展業務版圖、實現增量的重要機會。9月8日,博鼇亞洲論壇副理事長周小川在2022年中國(北京)數字金融論壇上指出,數字人民幣是對央行支付系統的技術、組織架構和業務模式的一次重大升級,通過這一升級,將實現全國支付市場的統籌、整合,打破支付壁壘。

  據官方披露,目前銀聯商務針對數字人民幣的受理服務覆蓋全國所有試點地區的14萬餘商戶門店,另一家收單頭部公司——拉卡拉(300773.SZ)2022年半年報顯示,上半年其推出了企業級數字人民幣錢包技術方案,數幣產品服務的商戶數量超過10萬,相比年初增長近10倍。

  相比傳統支付受理角色,如何進入複雜產業交易鏈路仍是支付機構在數幣業務探索上的重點任務,也是未來可能孵化更多商業機會的場景。記者注意到,去年9月,銀聯商務與中國銀行、新建元控股集團三方就蘇州工業園區數字人民幣生態建設及供應鏈金融服務展開合作,其中一個看點即是基於銀聯商務ERP數字化商家服務平台和個人會員平台為基礎、數字人民幣賦能的APP連接園區B端與C端。

  移動支付網主編慕楚認為,電商場景中的擔保支付、備付金機制,在數字人民幣“支付即結算”、無利息等屬性下,如何滿足場景需求並革新模式都值得支付機構加大投入探索。“雖然數字人民幣的激勵模式尚未清晰,但可以肯定的是,對支付企業來說,綜合的商戶數字化服務,不僅僅在現有的支付體系中,即使在未來數字人民幣普及之後,依舊會是一個重要的盈利方向。”他表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