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爾斯:綠色的王

2022年09月19日07:50

  來源:中國慈善家雜誌

  他對環保議題有著近乎偏執的熱情。

2021年4月,查爾斯王子和伊麗莎白女王。
2021年4月,查爾斯王子和伊麗莎白女王。

  倫敦時間9月8日,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逝世。她的兒子查爾斯三世於10日在聖詹姆斯宮正式宣誓登基,成為英國新一任君主。

  作為英國的門面與精神像征,英國王室成員們需要維持穩定正面的社會形象,公共事務與慈善事業即為他們工作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相對於大眾喜愛的伊麗莎白二世女王,對於剛剛登基的新王查爾斯,英媒的評價一直比較複雜。對於這位73歲才從母親手中接過王位的王儲,外界的評價多是“古板”與“老派”。民調顯示,有三分之一的英國民眾懷疑他並不能成為明君。

  雖然這麼多年來查爾斯飽受爭議,但他對於慈善事業的投入得到普遍認可。尤其是對於環境保護事業,他有一種近乎偏執的熱情。

  在英國西南部的格羅斯特郡,有一座海格羅夫莊園。女王去世後,查爾斯在鏡頭前料理完公事,旋即回到的地方,就是這座莊園。

  莊園彷彿是查爾斯人格與理念的外現。骨是歐洲古典主義的石砌建築,肉則是覆滿每個角落、鬱鬱蔥蔥的植物景觀。據說上世紀80年代,查爾斯剛剛買下莊園搬進來時,裡面的花園雜草叢生、疏於打理。住進來後,查爾斯開始著手設計、翻修、打理,如今的莊園已經成為鳥類和珍惜樹種的棲息地,自然且野生,完全可視作一份環保理唸作品。

海格羅夫莊園。
海格羅夫莊園。

  1985年,他首次在莊園引進有機農業,並很快完成了全覆蓋。農場里安裝了太陽能板,使用以回收木屑作為燃料的生物質鍋爐,代替煤電油而採用空氣源熱泵,莊園的食堂也全部採用內部種植的有機蔬菜烹飪。莊園每年通過預約接待約30000名遊客,不過對公眾開放,並不妨礙它固執地擺出傳統環保主義的派頭。直到現在,莊園周圍還沒有公共交通網絡,參觀者也全程禁止使用手機。

  談到新王,有媒體賦予他“氣候議題的王(Climate King)”的稱呼。在西方世界聚焦環境問題之前,1970年,21歲的查爾斯就曾在一次鄉村會議上以氣候為主題發表演講。美國廣播公司的一篇文章里評價,“早在‘可持續’‘有機’和‘素食’等詞流行之前,查爾斯就開始了他的環保活動,事實上,當他對環境的熱情剛開始時,許多英國公眾都認為他對環境的熱情是‘奇怪的’。”

  1980年,查爾斯寫了一本名叫《英國的願景》的書。在裡面他寫,希望能保留英國城鎮的傳統建築美學,打造一個服務於公民實際需求的可持續化社區。他的想法在1993年初步實現了。在英國西南部多塞特郡,他出錢開始親手打造一個實驗性社區——龐德伯里。

  社區有很明顯的查爾斯色彩。有人對此並不欣賞,在網上留下這樣的書評:“去過龐德伯里嗎?簡直不能忍。能建成不代表你是先進的,也不代表你建築品味好。”也同樣有人給出不錯的評價,如英國電視4台主持人斯賓塞形容它是“跳出規則之外的嚐試”,“或許能成為未來的藍圖”。

龐德伯里小鎮。
龐德伯里小鎮。

  一眼望去,鎮子上多是米色棕色調的石砌矮樓,裝有鐵藝的柵欄。中心廣場上的標誌性建築也不過兩層高。相比於現代化高檔社區,這裏更像一個會在鄉村音樂里出現的小村落。社區的一大創新是將私人和公租房結合,目前在建的房屋裡,35%被規劃為可供出租和折扣出售的經濟適用房,並提供配套的學校等公共設施,以期形成一個各收入階層能夠共住共生的小鎮。社區的建築會儘可能地使用天然有機材料(比如不使用鋁合金窗而是木窗),建築風格也嚴格遵循傳統英式審美。大部分的道路採用不規則設計,查爾斯希望能最大限度地減少車輛使用,打造一個不依賴交通工具的步行社區。社區里目前引進了兩家可持續發展企業,並將在之後的建築設計中添加戶外鳥箱。

  今年9月前,英國王室的王子基金會(The Prince‘s Foundation)一直由查爾斯管理。其中一個重要的項目就是在康沃爾郡重建可持續發展的社區,正如在龐德伯里的試驗那樣。優質住房和更多就業崗位、自然與綠地融合的環境、綠色交通出行方式仍然是打造的重點。目前,基金會已經在康沃爾紐基鎮打造了兩個新社區,並將利物浦的Alder Hey兒童醫院設計翻新,舊樓地塊則改造成公園。

  查爾斯還在1990年創立了一家名叫Duchy Originals的企業,銷售他農場的產品。現在,它已經成為英國最大的有機食品飲料品牌之一。在2009年與英國大型連鎖超市Waitrose簽約供應協議後,企業開始把這份合同的所得全部捐贈給慈善機構,用於支持農村社區和食物銀行。據2019年公司年報顯示,它總計已捐贈超過3500萬美元。

被蔥鬱所圍繞的查爾斯。
被蔥鬱所圍繞的查爾斯。

  多年來,他發起了不少環保倡議。

  儘管英國王室並不能真正做出氣候問題的實際決策,但他們的確可以利用公共形象的影響,讓更多人關注環保。在去年的格拉斯哥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COP26)開幕式上,查爾斯呼籲更多人採取行動:“新冠疫情已經向我們展示,全球性危機帶來的後果有多嚴重,氣候變化和生物多樣性保護也是一樣,我們有一場硬仗要打。”

  查爾斯的理念也對王室其他成員產生了影響。他的大兒子威廉王子擔任了野生救援(WildAid)的鯊魚、犀牛、大象保護大使,還在2021年10月啟動了“為地球奮鬥獎”(Earthshot Prize),包含五大議題:保護和恢復自然風貌、攜手讓空氣變得更潔淨、讓海洋生機盎然、儘可能打造無廢棄物和廢料的世界、共同解決氣候問題。獎項將持續評選到2030年,每個議題下設一個最終獲獎者,將獲得100萬英鎊的獎金用於推進環境相關項目。

  時間回到2012年,在緬甸的首都仰光,舉行了一場“21世紀仰光遺產保護戰略”的會議。

  會議有緬甸政府城建部城市區域規劃司副司長參加,也有社會組織——仰光遺產信託基金(Yangon Heritage Trust)參加。這是當地第一次召開保護城市遺產的會議,會上通過了一項文物保護法,除了梳理亟待保護的公共曆史建築,也對私有的有曆史價值的建築做了統計。一些參會人士擔心,如果不能較好地保護舊建築,隨著發展和開放,市內一些建築物可能會在受到重視前就被拆除。

  2011年開始,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就開始在緬甸全境支持其修復古建築遺產,第一個項目,選擇了從坐擁多座佛塔的蒲甘古城開始做保護。

  這樣的議題,是查爾斯的興趣所在。在藝術領域,他一直扮演一個老派的角色,對於傳統和古典的東西頗為珍惜。在王室的培養下,查爾斯成了戲劇迷,也非常喜愛古典樂,在大學時就是樂團里的大提琴手;他20多歲時開始畫水彩畫,不僅做了展,還在過去20年裡通過出售畫作,每年可賺得約20萬英鎊的收入,全額捐贈給自己所轄的另一家基金會——威爾士親王基金會。在他擔任皇家讚助人的機構中,有不少是與藝術項目相關,比如伯明翰皇家芭蕾舞團和BBC威爾士國家管絃樂團。

在鬆石山的支持下,緬甸的手工藝人在保護傳統文化的同時也增加了收入。圖/鬆石山
在鬆石山的支持下,緬甸的手工藝人在保護傳統文化的同時也增加了收入。圖/鬆石山

  在國際社會陸續參與緬甸的遺產保護項目後,查爾斯王子的機構“鬆石山(Turquoise Mountain)也把目光放在城市建築保護上,與仰光遺產信託基金合作,在 2016 年完成了仰光商業街491-501號的翻新工程,此後又在2018、2019年分別對唐人街、旅遊大廈進行翻新改造。項目還隨之啟動了一項職業培訓計劃,一直持續到今天,在緬甸培養了1000多人進行建築修復等相關工作。

  鬆石山是查爾斯在2006年創辦的。這個機構旨在幫助中東和東南亞地區的一些國家保存曆史建築和傳統手工藝遺產,同時通過組織相應的培訓,助力民族手工藝的傳承,也為當地提供新的就業機會。目前,機構已經修復了150多座曆史建築,培訓和僱傭了7000多名工匠,在地建立了50多家小型企業,並支持超過1700萬美元的傳統工藝品銷往國際市場。機構把這些地區的藝術品帶往世界各地的大型博物館策展。

  在緬甸,除了建築維護項目,機構也重點扶持製造蒲甘瓷器、茵萊湖蓮花絲織、手工金首飾等緬甸傳統手工藝產品的工匠,尤其是女性和少數族裔。當地的傳統藝術曆史加上對紀念品需求大的旅遊業,使得手工業成為國內非常重要的經濟增長行業。

2007年,查爾斯在巴林古蘭經之屋博物館參觀阿富汗藝術家展。鬆石山在阿富汗喀布爾開設藝術學院,支持培養了數百名阿富汗藝術家。
2007年,查爾斯在巴林古蘭經之屋博物館參觀阿富汗藝術家展。鬆石山在阿富汗喀布爾開設藝術學院,支持培養了數百名阿富汗藝術家。

  目前,查爾斯的王子基金會把首頁設置成了黑白顏色,只顯示幾行對女王逝世的悼詞,暫時無法查看任何有關慈善項目的公開信息。查爾斯國王也正站在變化的關口。

  不難想見,日後查爾斯的公共慈善事業將面臨比較大的變化,一個顯而易見的方面是資金規模。繼位前,查爾斯的頭銜為“康沃爾公爵”,他的主要資金來源之一是領地收入。根據2022年康沃爾公國的財政年報顯示,本年度公國總收入為24023英鎊,其中公務和慈善工作開支為9262英鎊,占總支出的35.21%。比起前兩個年度,數額和占比都有一定增長。

  查爾斯還作為“皇家讚助人”,為400多家包括慈善組織在內的機構提供支持。不過,對於社會組織來說,讚助人模式更多注重於王室到訪、參觀,幫助擴大機構影響力。

  接下來,成為國王的查爾斯,則將會繼承一筆巨額王室資產。首先,他將繼承母親伊麗莎白二世的私有財產,包括巴爾莫拉城堡和桑德林漢姆宮的所有權,女王的個人投資和馬匹(女王十分喜愛賽馬),以及郵票、珠寶、古董、藝術品等王室收藏。據《福布斯》估計,這些資產大約價值5億美元。

查爾斯的王子信託還通過“Mosaic”項目資助貧困地區的年輕人,為他們創造更多的發展機會。
查爾斯的王子信託還通過“Mosaic”項目資助貧困地區的年輕人,為他們創造更多的發展機會。

  其次,作為一國君主,他將獲得英國政府給王室的財政撥款。王室在1760年同意放棄對王室地產的所有權,其收益歸於英國政府。相應地,“王室地產(The Crown Estate)”成為獨立於政府和王室以外的一家房地產投資企業,旗下擁有白金漢宮、包括倫敦著名商業街攝政街在內的各類商業地產、馬場、農場、礦場、海灘等地塊。2022財年,這家企業的淨利潤為3.61億美元。營收大部分上交英國財政部,但每年會撥出25%給英王室作為俸金,這是王室收入的重要來源。

  另外,繼承王位的查爾斯也將獲得曾屬女王的蘭開斯特公國,地塊上的淨收入會由政府撥出一部分給君主。其大兒子威廉王子成為王位第一順位繼承人,則將繼承查爾斯的頭銜,接過康沃爾的管轄權。

  查爾斯身上似乎總是伴隨著爭議,即便是他的慈善事業,最近也爆出了負面新聞——據多家英媒披露,查爾斯下屬的一家慈善機構在2011-2015年間前後接受了卡塔爾前首相的300歐元捐款,又於2013年收到了來自本·拉登的同父異母兄弟巴克爾、沙菲克·本·拉登二人100萬英鎊的捐贈。一樁指向接收錢款的方式不透明,一樁指向錢款來源有巨大爭議,一系列報導也引發了公眾對於王室基金會公信力的強烈質疑。基金會方則回應稱,“在接受捐贈時已經進行了嚴格徹底的審計調查”。

  在9月10日正式登基後,查爾斯需要處理的,將會是更為複雜的一筆財富。擺在查爾斯國王面前的,是一個複雜而不確定的未來。但有一點可以確定的是,他的環保事業還會做得更加投入,因為這似乎是他這麼多年來最為執著的一件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