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愛好者首鋼大橋路口追拍秋分“懸日”,交警曾多次勸阻

2022年09月21日13:43

每年秋分、春分前後,在北京的一些地標建築周邊,總能看到不少攝影愛好者在拍攝“懸日”景象。記者近日發現,在石景山區新首鋼大橋周邊,有市民為了拍攝秋分“懸日”穿過大橋的景觀,不惜冒險站到路口處攝影。據瞭解,屬地交警已經在路口懸掛了警示牌,還曾多次到場勸阻,但收效甚微。

為拍落日與大橋同框,攝影愛好者不惜占車道、闖紅燈

9月20日下午5點30分,落日的光芒還很刺眼,在石景山路的一路口處,已經聚集了不少拿著“長槍短炮”的攝影愛好者,他們正等待著拍攝秋分“懸日”、新首鋼大橋、定都閣三者同框的畫面。

9月20日下午,石景山路的一路口處,攝影愛好者在等待拍攝秋分“懸日”、新首鋼大橋、定都閣三者同框的畫面。新京報記者 王貴彬 攝

每年春分、秋分前後,日出日落會沿正東正西方向進行。在北京東西向的街道上,太陽從寬闊的街道正中央緩緩落下,會出現“懸日”美景,吸引不少攝影愛好者前來記錄這一時刻。由於拍攝“懸日”需要天氣晴好,同時要對構圖和時間進行精確計算,因此,一年中可供拍攝的時間只有幾天。

記者看到,攝影愛好者們選擇的拍攝點位是位於地鐵11號線新首鋼站旁的一處路口。作為長安街的延長線,石景山路的路幅很寬,為了方便市民通行,該路口設置為分段式過街,馬路中央有一處面積10平方米左右的行人安全島,一次綠燈過不去的行人可在此等候。

9月20日下午,石景山路,拍攝“懸日”的市民站在了車道上。新京報記者 王貴彬 攝
9月20日下午,石景山路,拍攝“懸日”的市民站在了車道上。新京報記者 王貴彬 攝

這為攝影愛好者們拍攝“懸日”提供了“便利”,但他們的聚集也給其他交通參與者帶來不便,更是增加了路口的安全隱患。

行人安全島並不足以讓如此多的攝影者全數站下,不少人擠在了車道內,兩旁的機動車見此情形紛紛減速避讓,一些正常通過路口的行人和騎行者也只得在安全島外等候。另外,在拍攝“懸日”的人群中,闖紅燈通過路口的現象也十分常見。有幾位老年攝影愛好者,為了盡快抵達路口中央佔據好位置,無視眼前的紅燈,看準車流的空隙直接穿行而過。

機動車從攝影愛好者身旁飛馳而過。新京報記者 王貴彬 攝
機動車從攝影愛好者身旁飛馳而過。新京報記者 王貴彬 攝

落日不僅是一種美景,對於駕駛人而言,更容易造成視線盲區。記者在這條道路上實地駕車體驗後發現,由於太陽幾乎是從正西方向落下,自東向西行駛時,駕駛員的視線很容易被眩光影響,從而會忽視前方有人站在路口處拍照,十分危險。

交警曾多次到現場治理,並懸掛警示牌

記者注意到,這個路口處懸掛了多面警示標牌,明確提醒市民“禁止在人行橫道內停留攝影”。但對於這樣的提醒,許多攝影愛好者都選擇無視,甚至有人表示,“應該讓交警把那兩個警示標牌撤掉,太影響拍攝效果了。我們站在路口,自己會躲著車的,一點也不危險。”

交管部門已經在路口上懸掛了“禁止在人行橫道內停留拍攝影”的警示牌。新京報記者 王貴彬 攝
交管部門已經在路口上懸掛了“禁止在人行橫道內停留拍攝影”的警示牌。新京報記者 王貴彬 攝

據瞭解,為了引導市民安全拍攝,屬地交管部門已經採取了多種措施。在上週六(9月17日),就有不少攝影愛好者聚集於此,交管部門曾多次派出了警力到現場維持秩序,並提醒市民不要在路口中央停留、拍攝。但從實際效果看,這些舉措收效甚微。記者也將這一情況通過12123熱線反映給了交管部門,對方表示,將把相關情況轉給轄區交管部門進行核實處理。

一位市民在警示牌旁拍照。新京報記者 王貴彬 攝
一位市民在警示牌旁拍照。新京報記者 王貴彬 攝

據一線交警介紹,人行橫道是行車道上專供行人橫過的通道,是法律為行人通過道路時設置的保護線,路口中央設置安全島的初衷是為了方便行人安全通過馬路,市民如果佔用安全島進行拍攝會影響他人正常通行,存在交通安全隱患,如果造成交通事故還有可能要承擔相關責任。同時,拍攝中存在的闖紅燈、占機動車道等行為更是直接違反了交通法規。

記者發現,其實在距離此路口不遠處,就有一個過街天橋也可以拍攝到“懸日”景觀。為何不選擇在此處拍攝?攝影者們給出了自己的解釋。李先生每年春分、秋分都要去北京的一些地標建築拍攝“懸日”,他說,自己對比過在天橋拍攝和在路口拍攝的照片,還是路口的效果更好,而且在這裏拍攝延時攝影不會有在天橋上的抖動感覺,人也更少一些,機位沒有那麼緊張。

還有一些攝影愛好者單純就是為了收集更多的打卡點位,天壇、中央電視台大樓、長安街等地的“懸日”他們每年都要拍攝一遍。

新京報記者 裴劍飛

編輯 劉夢婕 校對 陳荻雁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