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南亞知名電商平台Shopee裁員背後:業務收縮 虧損持續

2022年09月21日00:04

  大量裁員、關閉站點,Shopee的全球擴張受阻。

  “上午開全員大會,下午就有人拿了賠償走人”,此次的大廠收縮來得迅猛,在互聯網上掀起一股討論熱潮。

  9月19日,東南亞知名電商平台Shopee被爆在國內開啟了大面積的裁員,有部門裁員比例高達30%至60%。有Shopee員工表示,此次並非按照整體比例裁員,而是對具體業務部門和崗位進行優化調整。這離之前爆出的新加坡總部毀約事件,過去也就不到一個月的時間。

  在經曆過2021年的大肆擴張後,Shopee在2022年陷入困境,先後關閉法國、印度、西班牙等市場,業務持續收縮。而從其母公司冬海集團最新財報中來看,二季度淨虧損9.31億美元,其主要盈利來源數字娛樂業務增長放緩,業績承壓,虧損持續,難以繼續支撐Shopee的持續擴張。

  高歌猛進的Shopee,按下了暫停鍵。

  “瘦身”運動

  9月19日上午10點15分,Shopee於國內召開全員大會,會議不到十分鐘,流出的內容卻令在場人員人心惶惶:啟動團隊調整併削減部分崗位。簡單來說,就是裁員。

  會後不久,裁員行動就轟轟烈烈地開始,力度之大已引起多方關注。在社交平台上,員工爆料多部門裁員30%至60%,個別甚至達到90%,不止員工,連一些部門的領導層都不能倖免。有內部員工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透露稱,Shopee國內員工粗略估計有8000人左右,19日已經裁員超900人,裁員應該還會持續兩天。

  應屆生更是裁員重點。有22屆應屆畢業生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自己通過校招來到Shopee工作,不出意外的話十一後即可轉正,卻不想消息如此突然,只能憑藉兩個月的工作經驗重新回到招聘市場。據他透露,所有校招應屆生均還在試用期,同部門有近一半的應屆生被裁,其中不乏985、211高校畢業的學生,而有的部門的應屆生甚至“團滅”。

  被裁員的應屆生獲得n+2的補償,與所有被裁員工一樣,在賠償方面,Shopee的處理符合規範。對於此次裁員,該公司表示,“以實現自足發展為目標,公司正優化運營效率。此次調整是持續增效舉措中的一部分,我們會盡力支援受影響人員妥善過渡。”

  在此之前,Shopee已經因為毀約offer受到關注,不少準員工在臨近入職期被毀約,主要包括Shopee在新加坡設立的崗位。

  Shopee母公司冬海集團在當時證實了此事,稱:“由於對一些技術團隊的招聘計劃作出調整,Shopee的部分職位不再有效。”

  然而僅僅就在一年前,Shopee還在中國掀起招聘熱潮。彼時Shopee位於新加坡的核心業務團隊正向中國轉移,同時大肆開展面向全球的業務擴張,來自Shopee的一份offer具有超出其他大廠的含金量。而一年後的今天,一路高歌猛進的Shopee踩下了刹車,燒錢擴張之路難再持續。

  據媒體報導,Shopee將關閉其在智利、哥倫比亞和墨西哥的當地業務,削減其大部分團隊,解僱數十名員工,並完全退出阿根廷市場。另有報導稱,Shopee還將在印尼裁員3%,包括當地Shopee的營銷和運營部門。

  冬海集團創始人兼CEO李小冬在此前發佈內部信表示,公司最高管理層決定主動放棄薪酬,同時將縮減公司的各項開支,如商務旅行降至經濟艙票價、餐費限制在每天30美元、酒店住宿支出限制為每晚150美元等。

  “領導團隊已決定,在公司達到自給自足之前,不會拿任何現金報酬。”李小冬在內部信稱,“這不是一場很快會結束的風暴,中期內負面狀況將持續存在。”

  困境難解

  裁員背後,折射出的是整個公司面臨挑戰,曾經備受資本寵愛的冬海集團如今也陷入困頓。

  Shopee母公司冬海集團成立於2009年,主要業務包括東南亞頭部電商平台Shopee、遊戲品牌Garena、以及數字金融服務網絡SeaMoney,2017年登陸紐交所,市值在去年一度飆升至2000億美元。

  充滿著野心的電商業務Shopee起家於東南亞,靠著低價和補貼一路擴張,短短五年就超過了阿里旗下的Lazada,隨後擴張全球,看似在下一盤大棋。然而該業務虧損不止,盈利能力堪憂,燒錢擴張的日子也走到了盡頭。

  在冬海集團不久前公佈的二季報中顯示,該公司二季度營收29億美元,同比增長29%,略遜於預期的29.67億美元。虧損依然居高不下,財報顯示,二季度淨虧損9.31億美元,而上年同期淨虧損4.34億美元,虧損擴大114%;調整後的EBITDA(稅息折舊及攤銷前利潤)總額為5.063億美元,而去年同期為2410萬美元。

  其中,Shopee第二季度整體調整後EBITDA虧損6.48億美元,是虧損的大頭,GMV增速下滑至27%,達190億美元,低於市場下調預期後的199億美元,電商業務增長放緩。

  而與此同時,一直以來給Shopee兜底的主要盈利來源數字娛樂業務在第二季度表現平平。財報顯示,該業務在第二季度實現GAAP收入9億美元,去年同期10.24億美元,同比下滑12.1%,季度活躍用戶和季度付費用戶也出現不同程度的下降。調整後EBITDA盈利3.34億美元,較去年同期下降55%。遊戲業務的停滯,更難以彌補電商的虧空。

  Shopee在致全體員工信中指出,“考慮到全球經濟的不確定性增加,我們採取謹慎的做法,因此不得不進行一些困難但至關重要的調整,以提高我們的運營效率,並集中我們的資源。”

  業務收縮已經開始。今年上半年,Shopee關閉了歐洲市場電商滲透率最高的法國站,該站點僅僅存活了4個月;不久後,Shopee或因政治原因關閉了印度站點;6月,Shopee關閉了運營6個月的西班牙站,幾乎全線撤出歐洲主要市場;9月,Shopee稱將關閉其在智利、哥倫比亞和墨西哥的當地業務,僅維持這三個市場的跨境業務,並完全退出阿根廷市場。至此,歐洲和拉美市場幾近潰敗,新增站點只剩波蘭和巴西,Shopee的全球擴張慢下腳步,重點又放回到了最初的東南亞市場。

  然而即使在Shopee的主場東南亞,競爭對手也包括Lazada、PG Mall、Tokopedia等,競爭格局依然激烈。以Lazada為例,近日,阿里巴巴向Lazada注資了9.125億美元,有業內人士分析認為,此舉將進一步鞏固其在東南亞的地位,並進軍歐洲直追Shopee。

  冬海集團在此前表示,為了適應越來越多的宏觀不確定性,公司正在積極轉變戰略,進一步關注效率和優化,以實現電子商務業務的長期實力和盈利能力。

  (作者:董靜怡 編輯:張偉賢)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