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間站總裝班組長薑旭:航天器總裝要把“零缺陷”牢記在心

2022年09月22日09:01

2022年7月24日下午,航天五院總裝與環境工程部空間站總裝班組長、全國技術能手、載人航天工程突出貢獻者薑旭守在電視前,緊張地期待著文昌航天發射場塔架旁火箭的騰空而起。

重量與尺寸比北京地鐵一節車廂都要大的空間站問天實驗艙,會隨著這發火箭奔赴太空。幾個小時後,在軌的神舟十四號航天員乘組將進入該實驗艙,按照計劃開展在軌工作。

聽到火箭加速升空發出轟隆隆的響聲,他挺直腰板,專注屏幕,略顯興奮。直到最後問天實驗艙順利到達預定軌道,他終於放鬆地吐了口氣。

即使薑旭此前已經圓滿完成了多個國家重大航天型號的總裝及發射任務,但這些串聯起來的、層層遞進又雜糅在一起的情緒,會隨著每一次火箭發射而重現。

在今年問天實驗艙的發射任務中,薑旭主要負責產品的各項總裝工作。“看到自己親手總裝的產品要飛到天上去,這種感覺像是運動員在進行決賽,一切準備就緒,就期待著一個好結果。”薑旭告訴新京報記者。

空間站總裝班組長薑旭。新京報記者 周的 攝
空間站總裝班組長薑旭。新京報記者 周的 攝

永不停轉的“發動機”

在正式投身航天事業前,薑旭曾在多個行業領域工作過。雖然工作經曆多有不同,但基本與他在學校所學的機械加工專業相關。他動手能力強,好奇心也足,喜歡擺弄小物件,敲敲打打,拚拚湊湊。在薑旭看來,之前的工作也都是認識自己的一個過程。

2003年我國第一艘載人飛船神舟五號發射成功後,薑旭感覺自己內心一種航天報國的情懷被喚醒了。隨著中國航天事業闊步向前,薑旭心中成為航天人的願望愈加清晰,經過精心準備,向航天五院總裝與環境工程部鄭重投遞了簡曆。由於基本功紮實,加上應聘時表現出色,薑旭最終脫穎而出,順利加入了航天器總裝的隊伍。

“我是從一名普通的裝配工開始幹起的,因為熱愛和嚮往,到了航天五院後,總感覺渾身都充滿了幹勁兒。”薑旭說。因為這份幹勁兒,同事們在私底下常會稱讚一句:薑大師是永不停轉的“發動機”。

2019年4月,問天實驗艙完成正樣艙體結構的生產,並正式進入總裝階段。隨著艙段與艙上產品陸續交付天津大型AIT中心後,薑旭幾乎就駐紮在了天津,一年中少有機會能回到北京的家中。

無論是2021年成功發射的天和核心艙,還是今年剛剛發射的問天實驗艙,總裝任務都是由薑旭所在的班組來承擔並完成的,並且這兩個型號的研製工作在很多環節是同步開展的。多線並行,讓本就技術狀態複雜的空間站總裝研製任務更加呈現出時間緊迫、任務繁重的局面。

薑旭正在進行航天器總裝工作。受訪者供圖
薑旭正在進行航天器總裝工作。受訪者供圖

“有些活兒必須按流程一鼓作氣完成,而一干有時候就是24個小時。這個時候組員們可以輪著換,但我們班組的大組長薑大師卻一直會在那守著。”空間站總裝班組成員黃倫倫告訴記者。

空間站艙段相較於其他型號而言,其配套產品多、佈局高度耦合。班組成員們每一天的工作都必須依據研製流程,嚴謹按照每一道工序來完成各個環節的任務。如果前邊的工作沒有做好,後續又需要返工,就會帶來大量時間及人力的資源浪費。

黃倫倫稱,跟薑大師一起幹活兒,能學到不少東西。關鍵是,薑大師脾氣性格好,即使團隊成員在工作中面臨困難,他也會耐心協助定位問題,再手把手教如何做對。

“這都不是事兒”是薑旭的一句口頭禪。安慰徒弟情緒的同時,薑旭也告訴他們,有問題就解決問題,要提高警覺性,保持專注度,因為“載人航天,人命關天”。

“我感覺這種管理方式,或者教導方式是張弛有度的。好比,你對加班有情緒,但薑大師每次排班都分配合理,考慮周全,自己更是帶頭在前,我們也都樂意干。”黃倫倫覺得,火車跑得快,全靠車頭帶,薑大師的人格魅力,也始終影響著他們團隊的每一名成員。

只要上了“戰場”,薑旭說,所有班組的成員,就要把航天器總裝所堅守的“一次做對”的操作理念和“零缺陷”的質量理念牢記在心。

總裝班組長要發揮好“兵頭將尾”作用

在航天五院總裝與環境工程部的一面榮譽牆上,掛著多位“全國技術能手”和“特級技師”的照片,每張照片底下都有各自的一句格言。薑旭的格言是:“態度決定高度,細節決定成敗”。

重大工程總裝中心是航天五院重大工程型號研製的總裝業務部門。設有2個工程技術組、4個總裝班組。在4個總裝班組中,薑旭所在的空間站總裝班組人數最多,共32人。

像一支遠征的隊伍一樣,當好領頭,並非易事。帶兵打仗,要瞭解每個兵擅長什麼,又要瞭解各項工作的需求,這樣才能很好地打好仗。尤其是這場仗,是要全面負責我國載人航天三期工程空間站天和一號核心艙與問天實驗艙的型號總裝任務。

對於空間站總裝班組長這個身份,薑旭有不小的壓力,但更多的是一份責任和使命。

“班組長就是‘兵頭將尾’,其實也是工作有序推進中最基層的組織者,起到承上啟下的作用,既要作為排頭兵衝在第一線,又要承擔班組管理、任務分解等工作。”薑旭稱。

作為我國載人航天工程的最後一環和最關鍵的一環,建造空間站面臨著國外的技術封鎖,國內也沒有太多經驗可供借鑒,這對總裝研製工作來說,確實是個不小的挑戰。

問天實驗艙是我國空間站的首個實驗艙。由工作艙、氣閘艙及資源艙三部分組成,艙體總長17.9米,直徑4.2米,發射重量達23噸。其中的工作艙是迄今我國最大、世界第二大單密封艙體。

問天實驗艙主要任務是具備空間站組合體統一管理和控製能力,具備與核心艙進行交會對接、轉位和停泊的能力;支持航天員在軌駐留,提供專用氣閘艙和應急避難場所,保證航天員安全;支持開展密封艙內、艙外科學實驗和技術試驗。

曾參與問天實驗艙工作艙總裝的黃倫倫說,工作艙佈局特別複雜,無論艙內鋪電纜,還是安裝一個半截小拇指長的螺絲釘,都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空間站推進系統中的柱塞接頭裝配是總裝的關鍵點,如果實施不好,易發生咬扣和密封不良問題。薑旭通過查閱大量螺紋連接資料,試驗驗證擰緊力矩與密封數據規律,總結出“一看、二塗、三對、四測”的裝配技巧,使得該項操作的一次擰緊合格率由60%提高到95%,既提升了實施效率,又提高了質量一致性。

薑旭也坦言,面對空間站動輒展開後上百米的電纜,數不清的接頭,滿艙繞著鋪設,同時又要把它們準確無誤的鋪設安裝到位,就連他已經具有豐富的總裝工作經驗,依然覺得挑戰重重,但是無論是面對如此複雜的電纜鋪設,還是一顆小小螺絲釘,薑旭他們都會嚴格準確的按照要求實施到位,這就是航天人的責任心和敬畏心。

創新性提出20餘項先進總裝工藝方法

2011年9月29日,伴隨著大地的轟隆聲,長征二號F運載火箭搭載著天宮一號,順利升空。作為我國第一個目標飛行器,它的發射標誌著中國擁有了自己的空間實驗室。

讓薑旭記憶深刻的是,這是他第一次作為總裝操作指揮全程參與航天器總裝及發射任務。

在進行天宮一號總裝時,艙內大重量的設備比較少,一般都是針對單獨的設備在安裝位置附近安裝一個吊裝工裝,很多時候還是依靠多人配合來完成安裝。

薑旭在檢查吊裝設備。受訪者供圖
薑旭在檢查吊裝設備。受訪者供圖

空間站啟動研製以後,艙內大重量的設備大幅增加,甚至有一米見方重達500kg的大型機櫃必須精確安裝到位。若是按照以前的方式,既無法滿足安裝要求,又耗時費力,為此,薑旭和工藝人員一起設計了一套具有滑轉聯動結構的艙內設備吊裝、調姿系統,不僅能夠完全覆蓋艙內所有的區域,而且由於具備了末端的柔性力控技術,在保證精度的同時,也減少了對操作人員的依賴,大大提高了總裝的效率和安全性,並被推廣到了其他航天器的廣泛應用中。比如在進行貨運飛船航天員航天服的安裝時,也用到了這件“利器”。航天服質量重、外形尺寸大,在進艙及艙內安裝過程中極易發生磕碰。其安裝質量的好壞直接關係到航天員的生命安全,要求總裝操作必須做到萬無一失。通過薑旭和工藝人員設計的滑轉聯動結構,實現了貨運飛船航天服的高效高質量安裝,解決了航天服安裝難題。

“問天實驗艙有多種吊裝工況,吊裝時需要頻繁裝拆吊具組合體,三艙組合後艙體重量超過20多噸,高空吊裝風險大。在以往航天器研製過程中從未遇到此類問題。”薑旭說。為此,他帶頭開展流程優化工作,改進空間站問天艙吊具拆卸的吊裝方法。優化吊裝流程,吊具裝拆1次由10小時縮短為5小時,為主線爭取了更多時間。

另外,在載人航天器對接機構安裝方法方面,針對對接機構安裝高精度、高絕緣難題,他還提出“四點快速調平”“四人高空協同”“大尺寸環形絕緣膜固定”“緊固件分級排序緊固”等系列方法,確保滿足在10m高空安裝48套緊固件,且位置精度優於0.2mm的要求,實現一次安裝到位,達到了高密封及可靠絕緣的目標。

據瞭解,作為國家級技能大師工作室主要帶頭人,經多年來的摸索,薑旭總結出了豐富的總裝工作經驗,創新性地提出了20餘項先進總裝工藝方法,申報國家發明專利6項(授權3項,受理3項)。

希望徒弟對事業保持熱愛

“跟薑大師幹活,心裡很踏實。”今年24歲的楊鵬輝告訴記者。他進入航天五院總裝與環境工程部工作後,成為了空間站總裝班組的一員,從入職起就在薑大師的帶領下開始學習做總裝工作。

2019年3月入職,剛到空間站總裝班組的第一個月,楊鵬輝就感受到了壓力。看著正在準備進行力學實驗前改造總裝工作的問天實驗艙時,他還不太敢上去觸摸,只是覺得空間站太過珍貴與高大上。

後續在安排他跟隨自己的師傅一起進行工作艙睡眠區總裝任務的時候,楊鵬輝更是感受到了直接的壓力,生怕自己哪裡做的不合格而出了問題。

在艙段初樣階段,他要對艙內的睡眠區做一個噪聲測試,而艙內空間分成類似坐標軸的四個像限,楊鵬輝需要在規定的象限區域內佈置安裝噪音傳感器。安裝時,楊鵬輝曾經遇到過一個難題。他發現,在地面的狀態下,不借助其他手段,整個艙體只能兼顧一個像限的操作,很難同時在兩個像限區域安裝傳感器。向薑大師求助後,薑大師告訴他,這種情況下可以在另外的象限區重新搭建一個輔助工裝,這樣就能按照要求滿足兩個像限翻轉操作的需求。

“從初樣一直到正樣的總裝,在這個過程里,我的一些工作習慣和工作技能都是老師傅們言傳身教的。”楊鵬輝說,因為自己年紀小,在生活上,老師傅們平時對自己更是非常照顧。

談起師傅帶徒弟,薑旭感觸頗深。三人行必有我師,身邊給他帶來深刻影響的人有很多,老一輩的航天人幾十年如一日,這種愛崗敬業的精神,也一直指引著他。

航天五院總裝與環境工程部空間站總裝班組成員。受訪者供圖
航天五院總裝與環境工程部空間站總裝班組成員。受訪者供圖

他告訴記者,自己所在部門的全國技術能手、海河工匠孫占海師傅,當時2015年空間站在天津地區剛開展總裝工作時,作為已經年過50歲的老同誌,同他們第一批進駐天津。為了能夠全身心投入工作,孫占海當時還把年逾80歲的老母親接到了天津,一邊工作,一邊照顧老母親。這種對航天的一腔赤誠和無私奉獻的精神讓他欽佩至今。

薑旭認為,對於老一輩的航天人來說,航天器更像是他們的一個孩子。以前的衛星裝配時間長,做總裝需要整天待在廠房裡,一待就是幾年。“時間長了,是有感情的。你精心打造組裝出一個產品,等有一天回工作現場一看,它們都打到天上去了,心裡是會空落落的。”

如此重複的去做一件事,除了攻克技術上的難關外,心態也很重要。大多時候,薑旭會把組裝航天器,細化分解成每一步獨立的操作。他說,把每一步細分的操作完成得更到位一些,完成每一項工作的動力就會更足一些。

他也經常告訴班組的成員們,要對航天事業充滿熱愛和敬畏。才能為之不斷地奮鬥與拚搏,創造出更多的價值。

匠心解讀

如何理解匠心精神?匠心精神如何堅守,如何傳承?

薑旭:只要上了“戰場”,所有班組的成員就要把航天器總裝所堅守的“一次做對”的操作理念和“零缺陷”的質量理念牢記在心。

身邊給我帶來深刻影響的人有很多,老一輩的航天人幾十年如一日,這種愛崗敬業的精神一直指引著我。

我經常告訴班組的成員們,要對航天事業充滿熱愛和敬畏,才能為之不斷地奮鬥與拚搏,創造出更多的價值。

匠人心聲

新京報:在你的生活和工作中,哪些東西是你一直堅守的?

薑旭:堅守是一份初心,是我們總裝與環境工程部楊曉寧部長總結的“螺絲釘”精神:腳踏實地、精益求精的鑽研態度,甘於奉獻、服務中心的大局意識和銳意進取、永不生鏽的革新品質。

新京報:什麼時候是你認為最艱難的? 能夠堅持下去的原因是什麼?

薑旭:最艱難的時候應該是每次執行發射場任務的時候,一方面需要長達數月遠離家人,另一方面每次看到各單位、各系統的同事們緊張協作的工作場面都會感覺責任重大,就像面臨一場大考的交卷一樣,不允許有絲毫差錯。

能夠堅持下去的主要原因是我相信自己和團隊每一位成員已經把我們所實施的每一項操作都按照最佳的狀態完成好了,不會有遺憾留下,也堅信由我們裝配的航天器能夠經受住所有考驗。

新京報:你希望未來還能取得怎樣的成就,對於未來又有怎樣的期待?

薑旭:我希望在未來的職業生涯中,能夠在把我國建設成為航天強國的征程中繼續發揮屬於自己的一份力量,也期待能夠見證我國航天走在世界前列,實現更多的屬於我們“第一次”的輝煌。

新京報:你感覺你獲得的最大的快樂是什麼?

薑旭:通常裝一個設備要花上好幾天,但如果喜歡做這一行,就會覺得很有意思。有些時候會覺得,我們做總裝的有點像是航天器的管家或者是保姆。

所以,每次看著自己親手總裝的航天器都能成功發射並穩定在軌運行,就是我最大的快樂。

人物簡介

薑旭,中國航天科技集團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總裝與環境工程部特級技師,空間站總裝班組長,目前正全面負責我國載人航天三期工程空間站型號總裝工作。先後圓滿完成了以“天和一號”核心艙、“天宮一號”“天宮二號”空間實驗室、“天舟一號”貨運飛船、“問天”實驗艙等為代表的10餘個國家重大航天型號的總裝及發射任務。為我國載人航天工程建設做出了突出貢獻。曾榮獲“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全國技術能手”“載人航天工程突出貢獻者”等多項國家級、省部級榮譽,是我國載人航天器總裝領域的領軍人才。

新京報記者 張建林

編輯 張磊 校對 李立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