費德勒打完了最後一場比賽!擁有他是我們和網球的幸運

2022年09月24日07:26

  24日清晨,費德勒搭檔納達爾,打完了他職業生涯最後一場比賽。

  在拉沃爾杯中,他和納達爾“搶十”1-2惜敗於索克/蒂亞福組合。一代天王,就此謝幕。

費德勒的最後一舞,和納達爾搭檔。
費德勒的最後一舞,和納達爾搭檔。

  在費德勒告別網球之際,什麼樣的詞彙才足以描繪他所留下的職業生涯?

  “他將是整個曆史上最偉大的網球選手。”在ITF主席大衛·哈格蒂的評價中,甚至用上了“將來時”——“即便時間不斷前行,也依然不會折損費德勒的偉大。”

  20座大滿貫、溫網8冠王、310周世界第一、237周連續世界第一……

  但更讓人難以忘記的,當然不只是冠軍獎盃——從年少輕狂到平和低調的性格成長,再到年齡增長後,面對傷病等逆境時所展現的頑強,費德勒的網球人生,足夠精彩,足夠令人敬佩。

費德勒揮手作別。
費德勒揮手作別。

  鞭策

  時至今日,費德勒還記得自己所參加的第一場網球比賽的比分:0比6、0比6。

  是的,這位如今被尊稱為“天王”的網球傳奇,生涯的起點卻是一場連吞兩蛋的脆敗。

  “我真的適合打網球嗎?”這樣的困惑,也曾飄蕩在他年輕的腦海中。

拉沃爾杯,費德勒的最後一舞。
拉沃爾杯,費德勒的最後一舞。

  雖然從3歲就開始在父母的影響下接觸了網球,但費德勒並非生在體育世家,網球也只是家人休閑愛好當中的一項。除了網球之外,費德勒也會參加乒乓球、羽毛球等運動,還一度在選擇足球和網球當中糾結。

  最終走上網球之路,與其說是來自外界的指引,更多是來自這個瑞士孩子自己對網球的興趣。如阿加西被父親“逼迫”苦練網球的橋段,從來沒有發生在費德勒的人生當中。

2018年澳網,費德勒奪冠後落淚。
2018年澳網,費德勒奪冠後落淚。

  對於年少的費德勒來說,澳州教練彼得·卡特是真正的伯樂,這位從費德勒少年時就開始執教他的教練,後來被費德勒稱作對自己影響最大的人。

  “如果我要為自己今天擁有的技術而感謝一個人,那就是彼得。”除了技術上的指點之外,彼得·卡特對費德勒的影響,也體現在了性格上。

  就像費德勒自己所說,少年時期的自己,性格其實遠不像後來那麼沉穩,吼叫、咒罵、摔拍等激烈的行為時時會在場上發生。

  但在逐步成長並走向職業網壇的過程中,卡特一直都會注重對於費德勒性格和禮儀的培養,兩人的關係除了師徒之外,甚至也有朋友的情分,以至於在費德勒進入成年網壇之後,即便卡特不再擔任他的教練,費德勒還是會時常尋求這位恩師的幫助。

費德勒胯下擊球。
費德勒胯下擊球。

  然而,悲劇在2002年8月發生,卡特遭遇車禍意外身亡,悲痛的費德勒為此戴上了黑色的臂章參賽。

  後來在接受採訪時提及恩師的離去,費德勒也都會忍不住哽咽落淚。對於費德勒來說,這既是一個沉重的打擊,同時也是對自己的鞭策。

  “我想,他不會希望我浪費掉自己的才華,他的逝世就像是給我敲響了警鍾,從那之後我就開始更加努力地訓練。”

  “我想(現在)他應該也會為我感到驕傲。”在恩師意外離去後,費德勒如同一夜間長大,沒有再浪費一分一秒。

費德勒的6座勞倫斯獎。
費德勒的6座勞倫斯獎。

  改變

  費德勒渴望著用自己的成績來告慰恩師,他也的確做到了。

  1999年法網第一次站上大滿貫正賽賽場,2003年溫網首次捧起大滿貫獎盃……年輕的費德勒如同火箭般躥升,很快開啟了一個新的網壇時代。

  強悍的正手進攻、全面的單手反拍、精準而優雅的步伐移動,再加上同樣精湛的發球和網前技術……

  就像前職業球員特拉斯代爾所說:“仰慕者不光是觀眾還有同行球員,這是不尋常的,球員們會去觀看費德勒的每一場比賽。”

費德勒,優雅無與倫比。
費德勒,優雅無與倫比。

  和前一代球星桑普拉斯、阿加西不同,費德勒的身上,不再有類似“擅長髮球上網”、“擅長底線反擊”這樣的標籤,而是展現出了無人能及的全面性。

  在網壇名宿麥肯羅看來,這讓費德勒成為了男子網壇具有時代意義的代表性人物。

  “當網球這項運動需要變化的時候,他為這項運動帶來了提升。我並不是貶低任何一位在費德勒之前的冠軍選手,但他的確將這項經典的運動帶進了現代。”

費德勒的宣泄和怒吼。
費德勒的宣泄和怒吼。

  巔峰期的費德勒有多麼恐怖?不僅是同時代的對手,就連費德勒自己都感到難以置信,尤其是在2004到2007年——四年間,費德勒一個人就攬下了16座大滿貫獎盃中的11座,以及4座年終總決賽冠軍中的3座。

  2006年在上海再度捧起大師杯(即年終總決賽)獎盃之後,費德勒自己都忍不住笑言:“我也找不到什麼詞來形容自己了。”

  曾有記者提問捷克名將伯蒂奇:“如果網球神走過來對你說:‘請告訴我們羅傑·費德勒的一個弱點。’你會說什麼?”

  伯蒂奇直接回答:“費德勒就是網球的上帝!”

  堅韌

  從桑普拉斯、阿加西,到薩芬、休伊特、羅迪克,到納達爾、德約科維奇、穆雷,再到更為年輕的一代……費德勒在自己24年的職業生涯中,經曆了一代又一代對手的考驗。

  但大浪淘沙,費德勒卻始終屹立潮頭。連續237周佔據世界第一寶座,仍舊是無人沒能打破的曆史紀錄。

  這樣的成就,當然絕非“天賦”二字就能輕易總結。

  從2012年溫網奪冠之後,跨過30歲門檻的費德勒在強勁對手的衝擊下,走入了一段低穀期,但和場上的比賽對手相比,他自身的身體狀況更是一個難纏的敵人。

  年輕時,費德勒就如同任何一位持續進行高強度訓練比賽的職業球員一樣,時不時會遭遇傷病困擾,比如背傷、腿傷、腳傷……乃至在2008年還一度遭遇單核細胞增多症的侵襲。

費德勒上海大師賽奪冠。
費德勒上海大師賽奪冠。

  在年過三旬之後,他也如同任何一位老將一樣,開始需要更多的時間才能從傷病中恢復,曾經可以快速攻克的身體難題,開始需要越來越長的康複。2016年的膝蓋傷病手術,更是一度讓外界認為他的職業生涯已經接近終點。

  但費德勒是如何面對這些難題的?

  如同一台機器一般,費德勒做著一切有利於自己重回巔峰的事情:減少參賽、分散訓練時間、專注自己擅長的草地賽季……

  傷癒復出後的2017和2018年,年過35歲的他兩次澳網奪冠,一次溫網奪冠,向全世界展現著自己的堅韌和頑強。

  “我知道自己或許可以再度打出好的表現,但沒想到會有這樣的高度,如果我早前說自己可以復出後(2017年)奪得兩個大滿貫,大家都不會相信,可能只會笑話我。”

  但恰恰是費德勒,把這樣的“笑話”,變成了奇蹟般的現實。

費德勒的20個大滿貫。
費德勒的20個大滿貫。

  幸運

  不論是對手的挑戰,還是傷病的折磨,費德勒都戰鬥到了最後。

  從2020年至今,他在兩年里接受了三次膝關節手術,但最終還是無法跨過這艱難的一關。二十多年的高強度生涯之後,身體也對瑞士人發出了最後的警告。

  第二次手術之後,他就眼看著自己的身體不再有往日的強韌,“我看到自己肌肉萎縮的速度驚人得快,感到很害怕和恐怖”。

  即便在2021年一度復出,費德勒還是不得不在現實面前低頭。

  2021年溫網,費德勒在四分之一決賽0比3不敵胡爾卡奇出局,第三盤甚至吞蛋。彼時,老天王的話語中就充滿了無奈與不甘:“我的球技里很多15年、20年前就擁有的非常簡單的東西不見了,現在這些網球本能性的特質都消失了……”

  當球場上的他已經不再是那個曾經的自己,縱使有萬般執著,費德勒也不得不迎來放手的時刻。

  瑞士天王的大滿貫數量停留在了20個,開拓曆史的任務由22冠的納達爾和21冠的德約繼續,就像當初費德勒打破桑普拉斯的紀錄一樣,網球的曆史車輪仍在滾滾向前。

  “我希望他們繼續前進,希望他們能做到想要的一切,希望他們回首往事時不留遺憾。”對於自己的紀錄被超越,費德勒依然保持著風度,和當初桑普拉斯祝賀他創造曆史一樣,他也從不吝惜對打破自己紀錄的選手送上祝福。

  “你當然希望保留每一個紀錄,但所有的紀錄都是要被打破的。”

  費德勒也曾不止一次地說,自己是幸運的——有幸遇到了最好的教練、有幸遇到了最好的妻子、有幸在少年時的“足球網球二選一”中選擇了網球……

  但對於所有網球觀眾,乃至網球這項運動來說,能夠擁有費德勒,又何嚐不是一種幸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