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3艘航母,這是我們的航母時代

2022年09月24日16:21

  從遼寧艦入列到今天,整整10個春秋。遼寧艦、山東艦、福建艦,3艘巨艦就是中國航母技術的3次飛躍。

  2022年6月17日,一則消息引來全世界關注的目光:中國第三艘航母福建艦下水命名,這是我國完全自主設計建造的首艘彈射型航母,採用平直通長飛行甲板,配置電磁彈射和阻攔裝置,滿載排水量8萬餘噸。

▲2022年6月17日上午,中國第三艘航空母艦下水命名儀式在中國船舶集團有限公司江南造船廠舉行。這是福建艦離開船塢。李唐 攝
▲2022年6月17日上午,中國第三艘航空母艦下水命名儀式在中國船舶集團有限公司江南造船廠舉行。這是福建艦離開船塢。李唐 攝

  遼寧艦成軍、山東艦入列,好似就在昨日。猛然間,中國海軍已經昂首進入三航母時代。

▲2017年4月26日上午,我國第二艘航空母艦下水儀式在中國船舶重工集團公司大連造船廠舉行。這是航母出塢後靠上碼頭。李唐 攝
▲2017年4月26日上午,我國第二艘航空母艦下水儀式在中國船舶重工集團公司大連造船廠舉行。這是航母出塢後靠上碼頭。李唐 攝
▲2019年12月17日,我國第一艘國產航空母艦山東艦在海南三亞某軍港交付海軍。蒲海洋 攝
▲2019年12月17日,我國第一艘國產航空母艦山東艦在海南三亞某軍港交付海軍。蒲海洋 攝

  在下水儀式的隊列中,一位海軍少校軍官望著雄偉的福建艦緩緩移出船塢,思緒萬千,百感交集。他是福建艦艦員高楓,曾先後在遼寧艦、山東艦服役,親眼見證了中國海軍航母事業的奮鬥與發展。

  “趕上了航母時代,我是最幸福的海軍軍人,全面建成世界一流海軍,是我們這一代人的曆史使命。”

  大江東去,曆史銘記著這個時代的光榮與夢想。大國重器,承載見證著人民海軍的奮鬥和擔當。

  航母時代

  是中華民族縈繞百年的世代夙願

  從來沒有哪一種武器裝備,像航母這樣牽動著國人的內心,寄託著如此厚重的希望。

▲2022年8月6日,山東艦航母編隊在海上航行。安妮 攝
▲2022年8月6日,山東艦航母編隊在海上航行。安妮 攝

  如果說現代文明由海洋文明開啟,那麼航母則是現代海軍的標配,是一個民族海洋力量的象徵。掌握現代航母建造技術,是當今世界海洋強國普遍追求,擁有航母戰鬥群成為海洋強國的“標準配置”。

  儘管是“海洋的後來者”,但中國國家安全和發展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與海洋的聯繫如此緊密,全球海洋的和平與生態維護不能缺少中國的參與,不能缺少中國海軍的身影。

  “手槍戰勝利劍”,這是戰爭的普遍法則。古往今來的戰爭實踐證明,武器裝備是提高整體作戰能力的物質技術基礎,直接影響著戰備水平和戰爭勝負。現代戰爭中,武器裝備對戰爭勝負的影響愈加凸顯。

  在奮力實現我軍武器裝備建設實現跨越式發展的征程中,航母,這一象徵國家綜合實力的裝備平台必不可少。

  好在,我們沒有等待太久。

  2008年,國防部新聞發言人表示,中國政府將會綜合各方面的因素認真研究考慮有關建造航母問題。

  2011年,國防部新聞發言人宣佈,中國目前利用一艘廢舊的航空母艦平台進行改造,用於科研試驗和訓練。

  2012年9月25日,遼寧艦正式加入人民海軍序列,中國海軍第一次擁有了自己的航母,開啟了這個東方大國的航母時代。

▲2012年9月25日,遼寧艦正式加入海軍序列。王鬆岐 攝
▲2012年9月25日,遼寧艦正式加入海軍序列。王鬆岐 攝

  航母時代

  是一代代奮鬥者的夢想成真

  什麼是成功?有人說是實現目標。什麼是幸福?有人說是夢想成真。

▲2012年11月23日,殲-15艦載戰鬥機首次在遼寧艦上成功起飛。胡鍇冰 攝
▲2012年11月23日,殲-15艦載戰鬥機首次在遼寧艦上成功起飛。胡鍇冰 攝

  2012年11月23日上午,戴明盟駕駛編號552的殲-15艦載戰鬥機從陸基機場飛向遼寧艦,尋艦、繞艦、下滑、對正……“嘭”的一聲,尾鉤準確鉤住阻攔索,飛機穩穩停在遼寧艦飛行甲板。

  沒等戴明盟走下飛機,人們已經興奮地圍了上去。科研人員、建造人員、航母艦員,大家盡情地擁抱著、歡呼著,這一刻,我們期盼了太久太久。

▲2012年11月23日,殲-15艦載戰鬥機首次在遼寧艦上成功著艦。胡鍇冰 攝
▲2012年11月23日,殲-15艦載戰鬥機首次在遼寧艦上成功著艦。胡鍇冰 攝

  航母艦載機首次實現艦基阻攔著艦,中國海軍航母第一次以“全狀態”亮相世人。

  那段日子裡,全中國都迷上了我們自己的“航母style”。不論男女老少,人們右手成槍,劍指前方,指揮著心中的“飛鯊”騰躍而上。

▲2012年11月24日,真實版“航母style”。李唐 攝
▲2012年11月24日,真實版“航母style”。李唐 攝

  曾有網友激動地寫下:“從第一顆原子彈到第一顆氫彈,我們僅僅用了2年8個月,從第一艘航母服役到第一架艦載機上艦,相隔只有不到2個月,你永遠可以相信我們偉大的祖國!”

▲2013年6月19日,殲-15艦載戰鬥機放下尾鉤,準備阻攔著艦。李唐 攝
▲2013年6月19日,殲-15艦載戰鬥機放下尾鉤,準備阻攔著艦。李唐 攝

  當今世界,能夠依靠自身能力發展航母的國家不過寥寥幾個,發展航母對中國海軍和國防工業部門來說是一項全新的事業。

  人們常用“摸著石頭過河”來形容創業的艱難,可擺在中國航母事業奮鬥者面前的,是國外對相關技術像鐵桶一般的封鎖,連可以摸的石頭都沒有,一切只能靠自己從零起步。

  當夢想照進現實,別人看到的多是光環與喝彩,唯有親曆者才更加清楚這背後的艱辛和付出。

▲2013年12月23日,海軍航母編隊出海訓練。胡鍇冰 攝
▲2013年12月23日,海軍航母編隊出海訓練。胡鍇冰 攝
▲2014年12月1日,殲-15艦載戰鬥機從遼寧艦滑躍起飛。張凱 攝
▲2014年12月1日,殲-15艦載戰鬥機從遼寧艦滑躍起飛。張凱 攝

  遼寧艦原艦長張錚曾說:我以前幹過的最大的戰艦是六千噸,遼寧艦有六萬噸,現在是過去的十倍。它所帶來的訓練、作戰、管理、安全等課目,都是嶄新的,都是質的變化,要徹底改變思維定勢,一切從頭開始。

  是的,從各部隊抽組而來的首批艦員,不管以前在各自專業領域有多少資曆和經驗,每個人在第一次見到遼寧艦時,都產生了能力恐慌和本領恐慌。“當了十幾年兵,突然發現自己成了小學生。”一位老軍士笑著說。

  首批遼寧艦艦員的航母生活,是從認路開始的,二十多層甲板、三百多個舷梯、三千多個艙室,一不留神就會迷路。“喲,又找不到路了?”成為上艦初期遼寧艦通道里的高頻調侃詞。

▲海軍殲-15艦載戰鬥機列陣遼寧艦飛行甲板。汪良偉 攝
▲海軍殲-15艦載戰鬥機列陣遼寧艦飛行甲板。汪良偉 攝

  比起認路,真正讓官兵們感到壓力的是,全艦幾百個三級系統、幾萬套全新裝備、數十萬冊技術資料、數以億計的備品備件,如何在最短的時間熟悉掌握、有效駕馭。

  首批艦員、機電部門一級軍士長王全偉今天依然清晰地記得遼寧艦鍋爐第一次點火的情景,當他和戰友拿著點火槍伸進鍋爐,眼睛一眨不眨盯著監視器,一秒、兩秒、三秒……幾秒鍾讓他覺得度秒如年,終於在第六秒,一簇火苗竄了起來,指揮室傳來“1號爐點火成功!”王全偉和戰友們拍著桌子站起來歡呼。

  成功的背後,是多少科研技術人員、建造施工人員和接艦部隊官兵的無悔付出。

▲2015年7月19日,遼寧艦發射防空導彈。張凱 攝
▲2015年7月19日,遼寧艦發射防空導彈。張凱 攝
▲2015年7月19日,遼寧艦近防炮實彈射擊。張凱 攝
▲2015年7月19日,遼寧艦近防炮實彈射擊。張凱 攝

  航母作為一個巨系統平台,“手中有”和“玩得轉”之間還有很長一段距離。作為中國第一艘航母,遼寧艦從續建、下水、試航、入列一路走來,外界的關注和質疑也一路相伴。“中國的技術儲備造不出航母”“就算給中國一艘航母他們也無法在短時間內開動起來”……甚至還有某國上將斷言:“中國人即使有了航母,十年內也玩不轉艦載機。”

  他們也許有經驗、懂技術,但他們不懂中國軍人的精神,又哪裡算得出中國騰飛的速度?

▲2016年12月26日,中國海軍航母編隊在遠海大洋乘風破浪。莫小亮 攝
▲2016年12月26日,中國海軍航母編隊在遠海大洋乘風破浪。莫小亮 攝
▲2019年5月25日,遼寧艦進行實彈射擊。白楊 攝
▲2019年5月25日,遼寧艦進行實彈射擊。白楊 攝

  有人分析,艦載戰鬥機飛行員的風險係數,是航天員的5倍,是一般戰鬥機飛行員的20倍。上世紀90年代,10年間某大國就摔掉了105架艦載機,而這還是建立在其已經擁有半個多世紀航母經驗的基礎之上。

▲2021年9月14日,遼寧艦艦員保障殲-15戰機著艦。尚旭東 攝
▲2021年9月14日,遼寧艦艦員保障殲-15戰機著艦。尚旭東 攝
▲2013年6月19日,殲-15艦載戰鬥機放下尾鉤,準備阻攔著艦。李唐 攝
▲2013年6月19日,殲-15艦載戰鬥機放下尾鉤,準備阻攔著艦。李唐 攝

  在航母上著艦到底有多難多險?這樣幾個數據也許能夠解釋:航母跑道長度不及陸基機場跑道的十分之一;著艦速度超過兩百公里;從掛索到停穩只有兩秒鍾時間……在航母上著艦,簡直就是一場“人為控製的墜機”。

  山東艦副艦長徐英是首批取得夜間著艦資質的艦載機飛行員,回憶首次夜間著艦那段日子,徐英說,與白天空勤準備室歡聲笑語,輕鬆愉快的氣氛不同,夜間飛行前,準備室里一片寂靜,每個人都心事重重,眉頭緊鎖。“那幾天,我頻繁地給父母和家人打電話,每次打通了都不想掛斷,心裡有一種擔心,怕這是最後一次,怕再也聽不到這世界上最動聽的聲音。”

▲海軍殲-15艦載戰鬥機在遼寧艦進行夜間起飛訓練。任文濤 攝
▲海軍殲-15艦載戰鬥機在遼寧艦進行夜間起飛訓練。任文濤 攝
▲海軍殲-15艦載戰鬥機在遼寧艦進行夜間起飛訓練。任文濤 攝
▲海軍殲-15艦載戰鬥機在遼寧艦進行夜間起飛訓練。任文濤 攝
▲海軍殲-15艦載戰鬥機在遼寧艦進行夜間起飛訓練。任文濤 攝
▲海軍殲-15艦載戰鬥機在遼寧艦進行夜間起飛訓練。任文濤 攝
▲海軍殲-15艦載戰鬥機夜間阻攔著艦。任文濤 攝
▲海軍殲-15艦載戰鬥機夜間阻攔著艦。任文濤 攝

  縱有萬千風險,徐英和他的戰友仍然義無反顧地走向戰鷹,實現了夜間著艦突破。

  一次,遼寧艦在南海某海域組織海上訓練,1架殲-15飛機即將著艦的瞬間,艦體受湧浪影響突然向上抬起,這一抬一降的對衝,讓飛機幾乎是重重地砸在甲板上。看著甲板上被飛機輪胎砸出的痕跡,現場所有人都感到後背發涼,“如果湧浪再大一點,飛行員操縱再稍微偏差一點,後果將不堪設想。”

  誰能想到,看似平常的一次著艦,竟然也有這麼大的風險。沒有玩命的勇氣,沒有拎著腦袋幹事業的勁頭,是不配當一名艦載機飛行員的。

▲2016年12月23日,殲-15艦載戰鬥機完成空中訓練任務在遼寧艦降落。莫小亮 攝
▲2016年12月23日,殲-15艦載戰鬥機完成空中訓練任務在遼寧艦降落。莫小亮 攝

  第一次陸上大速度掛索試驗、第一次低空大速度、第一次失速尾旋、第一次模擬著艦試驗……當一個個第一次被相繼突破,中國航母的能力正在一點點厚積薄發。

  一支軍隊的勝利,從來都飽含著犧牲。一項偉大的事業,從來都凝結著鮮血。站在航母十年的曆史坐標點回首前面走過的路,他們的名字和事蹟值得被再次提起。

  殲-15艦載機研製現場總指揮羅陽,為了我國首型艦載戰鬥機研製工作嘔心瀝血,因突發急性心肌梗死,倒在上艦首飛成功的返航歸途,為航母事業奉獻了自己的全部。

  艦載機飛行員張超,在執行上艦前最後階段的陸基模擬著艦訓練時,飛機突發電傳故障,為挽救戰機錯過最佳跳傘機會,壯烈犧牲。

  艦載機飛行員曹先建,在訓練中身負重傷,腰椎多處爆裂性骨折,在醫生斷言他已不能再飛的情況下,以超人的毅力實現康複,重傷419天后奇蹟般實現複飛。

  ……

  航母時代

  是人民海軍邁向一流的高光時代

▲2016年12月26日,中國海軍航母編隊在遠海大洋乘風破浪。張凱 攝
▲2016年12月26日,中國海軍航母編隊在遠海大洋乘風破浪。張凱 攝

  2022年8月初,媒體一則報導引起人們關註:在近日位台島周邊開展的聯合軍事演習中,我軍組織航母編隊威懾演練,構建海上立體作戰體系……鮮有報導的航母編隊,原來正在默默地做著大事。

  從“船能動、機上艦”到常態化遠航,從單系統、單平台運用到編隊體系融合,從近海試驗試航到遠海實戰部署。十年間,航母事業的發展不斷帶給人們驚喜,帶來滿滿的安全感。

  人們看到,航母編隊的航跡在不斷延伸。

▲2016年12月26日,遼寧艦航母編隊首次出宮古海峽。張凱 攝
▲2016年12月26日,遼寧艦航母編隊首次出宮古海峽。張凱 攝

  2016年年末,遼寧艦首次突破第一島鏈,赴西太平洋開展遠海訓練。那是一個晴朗的清晨,泛紅的朝霞灑在遼寧艦寬闊的甲板上,電子海圖上的光點標註著遼寧艦的位置。秩序井然的駕駛室里,不知是誰輕輕地說了一句:“我們終於走出來了。”

  是啊,航母編隊終於走出來了,這堅實有力的步伐將永遠不會停下。

▲2016年12月26日,中國海軍航母編隊在遠海大洋乘劈波斬浪。莫小亮 攝
▲2016年12月26日,中國海軍航母編隊在遠海大洋乘劈波斬浪。莫小亮 攝

  “我們的航母事業在起步時就已落後世界先進水平,而且現在世界強國在航母的發展上仍然投入了巨大資源,我們唯有時不我待、奮起直追,才能不辱使命、不負期待。”遼寧艦編隊指揮所某中心主任陳建說。

  遼寧艦指揮室內,陳建率領的團隊作為航母編隊的大腦中樞,正將數百海里範圍內的潛艇、艦艇和戰機聯成一張網,決勝視距之外。

  來自公開報導的資料,為我們勾勒出了航母編隊不斷延伸的航跡。

▲2017年7月7日,遼寧艦航母編隊駛抵香港。資料照片
▲2017年7月7日,遼寧艦航母編隊駛抵香港。資料照片
▲2017年7月7日,遼寧艦航母編隊駛抵香港,艦員列隊呈現“香港你好”陣型。資料照片
▲2017年7月7日,遼寧艦航母編隊駛抵香港,艦員列隊呈現“香港你好”陣型。資料照片

  2017年1月,遼寧艦航母編隊通過台灣海峽,赴南海執行跨海區訓練和試驗任務。

  2020年12月,山東艦航母編隊通過台灣海峽,赴南海相關海域開展訓練。

  2021年4月,遼寧艦航母編隊在台灣周邊海域進行訓練。

  2021年5月,山東艦航母編隊在南海相關海域進行訓練。

  2022年5月,遼寧艦航母編隊在西太平洋海域進行遠海實戰化訓練。

  ……

▲2021年4月15日,遼寧艦航母編隊進行海上補給。胡善敏 攝
▲2021年4月15日,遼寧艦航母編隊進行海上補給。胡善敏 攝
▲2021年4月15日,遼寧艦航母編隊進行海上補給。胡善敏 攝
▲2021年4月15日,遼寧艦航母編隊進行海上補給。胡善敏 攝
▲2021年4月15日,遼寧艦航母編隊進行海上補給。胡善敏 攝
▲2021年4月15日,遼寧艦航母編隊進行海上補給。胡善敏 攝

  人們看到,航母編隊的構成在不斷提質。

  一路走來,鬥轉星移。如今的航母編隊構成,與遼寧艦入列初期相比已經有了很大變化,大型綜合補給艦、052D型導彈驅逐艦、055萬噸級驅逐艦相繼加入,編隊的這些變化,不正是中國海軍加快推進轉型建設的生動寫照嗎?

  直到055萬噸級驅逐艦的出現,才讓近代以來的中國海軍作戰艦艇在性能指標上第一次達到甚至超越世界先進水平,我們的創業之路何其艱難。

▲海軍殲-15艦載戰鬥機列陣遼寧艦飛行甲板。汪良偉 攝
▲海軍殲-15艦載戰鬥機列陣遼寧艦飛行甲板。汪良偉 攝

  眼尖的軍迷發現,最近亮相的遼寧艦,甲板上的飛機又變多了。從最早的一兩架,到5架、8架、13架,再到如今的更多架。飛機數量的不斷增加,背後是航母官兵對編隊體系作戰能力的不斷探索。

  艦載機是航母戰鬥力的核心,飛行員是艦載機的靈魂,培養一支數量充足、素質過硬的艦載機飛行員隊伍,是航母體系作戰能力生成的關鍵。

▲遼寧艦飛行甲板上艦載戰鬥機明顯增多。汪良偉 攝
▲遼寧艦飛行甲板上艦載戰鬥機明顯增多。汪良偉 攝

  被中宣部授予“時代楷模”稱號的海軍艦載機飛行教官群體,就是在這條人才培養之路上奮力奔跑的趕路人。“作為最早一批艦載戰鬥機飛行員,我們承載著國家和民族的期望,面對飛行人才培養這如山的使命,我們甘之如飴,責無旁貸。”飛行教官王勇說。

  他們以對黨的絕對忠誠、強烈的使命擔當、進取的開拓精神、過硬的戰鬥作風在為戰育人的道路上創造著一個又一個奇蹟,實現了由此前的部隊改裝帶教培養轉向專業化、規模化、體系化院校培養,形成了“改裝模式”和“生長模式”雙軌並行的培養格局,創造了單批認證人數最多、平均年齡最小、認證週期最短等多項紀錄。

▲2018年4月12日上午,中央軍委在南海海域隆重舉行海上閱兵,這是航母打擊作戰群等接受檢閱。莫小亮 攝
▲2018年4月12日上午,中央軍委在南海海域隆重舉行海上閱兵,這是航母打擊作戰群等接受檢閱。莫小亮 攝

  2018年4月,山東艦副艦長徐英駕駛殲-15飛機,參加了新中國成立以來規模最大的海上閱兵,這次閱兵也是海軍航母編隊首次以戰鬥編組形式接受檢閱。

  徐英仍然記得那個壯觀的場景,海面上洪流滾滾,艦陣巍巍,48艘各型戰艦鐵流澎湃,劈波斬浪。“駕機飛越整個編隊只用了幾十秒,但海軍從成立之初的舢板小艇到今天的航母編隊卻用了70多年時間,那一刻我看到的不只是一支威武的航母編隊,而是一部濃縮的海軍發展史。”

  ▲2022年6月17日上午,中國第三艘航空母艦下水命名儀式在中國船舶集團有限公司江南造船廠舉行。這是福建艦離開船塢。李唐 攝

  隨著福建艦的下水,中國航母從滑躍再次進化到“彈射+電磁”,一批成熟的航母艦員再次以飽滿的熱情投入新的崗位,各種配套裝備也正在按期推進研發,中國海軍的航母時代正在不斷書寫著新的故事。

▲2022年8月7日,山東艦在海上進行實彈射擊。史新榮 攝
▲2022年8月7日,山東艦在海上進行實彈射擊。史新榮 攝
▲2022年8月6日,山東艦航母編隊進行航渡。安妮 攝
▲2022年8月6日,山東艦航母編隊進行航渡。安妮 攝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