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聖華:“談心”十八載,寫出最真實的林青霞

2022年10月11日10:33

 金聖華:寫出最真實的林青霞

  【《中國新聞》報記者 程小路 報導】今年2月,香港學者金聖華新書完稿,第一時間發給書中主角林青霞。正在趕路的林青霞等不及回到家,在車上捧著手機一顛一顛地看完,一時激動得“想站起來向這篇文章的作者和她筆下的林青霞敬禮”。近日,這本《談心——與林青霞一起走過的十八年》正式出版,書中記錄了金、林二人的友誼以及她們共同追求文學創作的故事。林青霞說,相識18年來,金聖華“以最溫柔的慧眼,最溫暖的心,寫出了最真實的林青霞”。

林青霞一開始在稿紙上寫作,後來與時並進,改用平板電腦寫稿。(人民文學出版社 供圖/《中國新聞》報 發)
林青霞一開始在稿紙上寫作,後來與時並進,改用平板電腦寫稿。(人民文學出版社 供圖/《中國新聞》報 發)

 兩個“外省人”一見如故

  “一個是法國巴黎大學的文學博士、香港中文大學翻譯系系主任,大半輩子側身於學術界,是翻譯界的名教授。另一個是曾經演過一百部電影,紅遍華人世界的大明星,前半生縱橫演藝圈二十餘年,結交的大多是一顆顆閃亮的星星……”台灣作家白先勇為《談心——與林青霞一起走過的十八年》一書作序,他稱金聖華與林青霞結交來自一段“書緣”:上世紀70年代,在香港中文大學任教的金聖華因一部譯作認識了前香港影劇記者張樂樂,在張樂樂的牽線下,2003年3月8日婦女節那天,金聖華去林青霞家裡做客,友誼由此展開。

  金聖華自認與林青霞生活圈子不同,年齡也有差距,但兩人一見如故,滔滔不絕地聊了好幾個小時。金聖華覺得,這也許是因為二人有著相似的成長背景,“我原籍浙江,她原籍山東,我們都是在台灣長大的‘外省人’,隨後又因各自不同的機緣,來到了香港……”

  白先勇卻知道,金聖華與影視行業的緣分其實可以追溯到父輩那一代——金聖華的父親金信民是一位電影人。抗戰期間,金信民在上海創建了民華影片公司,公司的第一部影片是請來知名導演費穆拍攝的電影《孔夫子》,影片借古喻今,目的是為激勵民族士氣。抗戰勝利後,《孔夫子》改名《萬世師表》在上海大光明戲院上映,白先勇全家還去看了這部電影。

金聖華(左)與林青霞。(人民文學出版社 供圖/《中國新聞》報 發)
金聖華(左)與林青霞。(人民文學出版社 供圖/《中國新聞》報 發)

 “她寫出了最真實的林青霞”

  如果說徐克的鏡頭讓林青霞成為華語影壇不敗的美麗符號,金聖華和林青霞本人的文字則給這個符號重新注入血肉,讓銀幕美人以另一種姿態走近觀眾。

  從2011年開始,林青霞陸續出版了三本散文集《窗里窗外》《雲去雲來》《鏡前鏡後》,都是在金聖華的鞭策下完成的。

  金聖華曾透露,《窗里窗外》這個書名是自己提議取的,《窗外》是林青霞的第一部電影,也指她的內心;“窗外”則代表“外面的世界”。

  有讀者評價林青霞的文章“字淺情真”。在她的視角下,香港電影的“黃金時期”被分解成一個個片段,讓讀者窺得港台影視業高速發展背後,每一個從業者的艱辛與收穫,低穀與高光。

  而這一切始於2004年,香港知名作詞人黃霑去世,林青霞寫了一篇《滄海一聲笑》懷念這位才子。她回憶道,1977年在香港拍《紅樓夢》時去導演李翰祥家吃飯,席間黃霑說起“林美人”,林青霞以為是指自己,後來才知說的是席上另一位林小姐——黃霑當時的女友、香港才女林燕妮。

  文章公開發表後大獲好評,林青霞自此開始了寫作生涯。金聖華成了她的引路人,帶著她拜訪季羨林、餘光中、楊絳、白先勇、倪匡等名家。

  白先勇對林青霞的投入和勤奮印象深刻,比如林青霞每寫完一篇文章便傳給金聖華看,“林青霞寫作往往通宵達旦,一定要等到她的‘良師’講評一番,讚許幾句,她才能安心入睡”。

  林青霞信任金聖華,因為覺得這位良師益友懂得自己。她在微博上推薦《談心》時寫道,“自己看不見自己,因為沒有距離,太遠了更看不清林青霞。十八年來金聖華與我肩並肩、面對面。她以最溫柔的慧眼,最溫暖的心,寫出了最真實的林青霞”。

  (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