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打吡不敵皇馬 沙維巴塞前景還樂觀?

2022年10月17日12:18

  「我覺得我自己本身就是一個樂觀的人,天生如此吧,我相信我的球隊,而且我覺得我們的球隊在過去一年進步了很多。」

  對陣皇馬的國家打吡之前,沙維Xavi在賽前記者會上試圖呈現出一種積極的氣氛,他希望球隊能夠走出周中戰平國際米蘭的陰霾,記得自己依然是聯賽榜首,表現很好,從而更有信心地面對這個最熟悉的強勁對手。

  然而比賽結束之後,他們的聯賽榜首已經旁落。

  這場比賽,皇馬再度展現了他們老道的一面。

  數據上,他們在控球率、射門數、射正數等關鍵環節全部落後於對手,但安察洛堤Carlo Ancelotti的皇馬從來不會在乎這些並不直接決定比賽結果的數據。

  他們從容不迫地防守,從容不迫地攔截、解圍,然後從容不迫地發動反擊,從容不迫地收穫入球:

  如果不是賓施馬稍稍越位,巴塞隆拿在第51分鐘就將以0-3的比數在作客落後:

  如若事情沿著那條軌道發展下去,沒有人知道沙維的球隊將會面對一個什麼樣的結果。

  萬幸的是,巴塞隆拿通過換人,在第82分鐘讓自己沒有在班拿貝空手而歸,也在一定程度上挽救了很可能將面臨一場大敗的沙維:

  只不過,即便出現失球的皇家馬德里依然從容不迫,最終在傷停補時階段攻入第三球,讓巴塞隆拿在作客剛剛看到的扳平希望,就此破滅:

  就像沙維在賽後所說的,「皇馬更加成熟,知道如何競爭。他們知道自己在每個時刻需要做什麼,現在他們是一個比我們更成熟的團隊。皇馬能最小化他們的失誤,最大化他們的優點,這就是為什麼這支球隊多年來一直贏波。」

  想必在這個時候,他很可能會後悔自己在半個月前說出的那番引發爭議的話:「美斯自己也說過,並不是最好的球隊贏得歐聯,對此我非常同意。」

  作為歐聯冠軍,安察洛堤的皇馬能用最為老道的方式教給沙維很多東西,但後者作為一位從拉馬西亞出身的教練,是否能被教會,就很難說了。

  當然了,半個月前的沙維有資格感到驕傲。

  那個時候的巴塞隆拿,是聯賽榜首,是歐聯出線熱門。雖然在拜仁慕尼黑身上復仇失敗,但大家賽後批評的焦點都是球隊把握機會不力,這是教練最無能為力的環節,所以怪不到沙維的頭上。

  然而短短的半個月裡,巴塞隆拿在國際米蘭身上僅僅收穫一平一負,歐聯小組出線只剩下了理論上的可能性,而這場國家打吡,直接對話輸成1-3,沙維最自豪的聯賽榜首也拱手相讓,再想奪回來,就註定沒那麼簡單了。

  因為巴塞隆拿此前保持不敗,他們身後的皇馬其實也是如此穩定。

  這個時候,沙維或許在回味著上季他們4-0大勝皇馬的時候,同樣是作客,但沙維的球隊表現得非常不錯。

  那個時候的他們並非兵強馬壯,鋒線上還在使用奧巴美揚(Aubameyang)和費蘭-托利斯Ferran Torres,阿羅祖Ronald Araujo打到右閘之後,中堅組合便只能使用比基Gerard Pique和埃里克-加西亞Eric Garcia

  理論上來說,那樣一支巴塞可以在國家打吡作客收穫大勝,那麼經過一個夏天的補強,擁有了利雲度夫斯基、拉芬拿、高迪等人的巴塞隆拿本該表現得更加出色才對,但事情的發展顯然沒有這麼簡單。

  國家隊比賽日期間,巴塞隆拿的確遭受了FIFA病毒的侵襲,阿羅祖、高迪Jules Kounde、基斯甸臣Andreas Christensen都受傷了。

  然而他們的對手,日子也沒有多麼好過。兩回合對陣國際米蘭,後者夏窗引進的盧卡古Romelu Lukaku始終無法登場,波索域Marcelo Brozovic也高掛免戰牌,尤其是在第二回合,連祖亞昆-科雷亞Joaquin Correa這樣的鋒線後備都不在小恩沙基的考慮範圍之內,這讓意大利人在最後幾分鐘只能打出541這樣的陣型。

  今場比賽的皇馬,其實也有人員、狀態上捉襟見肘的問題,主力門將高圖爾斯Thibaut Courtois就因傷缺席,賓施馬也只是傷癒了僅僅半個月的時間,此前四場比賽沒有入球,也說明其狀態並不在最佳。

  這是主教練需要面對的常態,也是最為考驗主教練能力的時候。

  沙維恰恰是在這個時候,暴露了自己的缺陷。

  後場大將集體缺失,巴塞隆拿就必須通過進攻端解決問題,最大限度提高自己的進攻能力,從而讓後場可能會出現的失誤不至於成為比賽的勝負手。

  然而對陣國際米蘭的兩回合比賽,丹比利Ousmane Dembele和拉芬拿Raphinha Belloli相繼在右路迷失了自我。首回合打在右路的丹比利,單場比賽丟失球權38次,次回合打在右路的拉芬拿打出4腳射門,無一中靶:

  傳中也是不知所雲

  相較之下,他還是更為欣賞右路的拉芬拿,所以哪怕在一場糟糕的比賽之後,國家打吡這樣的關鍵場合,拉芬拿繼續正選。

  在文迪(Ferland Mendy)的「悉心照顧」之下,拉芬拿幾乎毫無作用,60分鐘後就被沙維換下,文迪反而奉上了一腳助攻。

  作為巴塞隆拿今夏的重磅收購之一,拉芬拿在12場比賽裡僅有1球1助的貢獻,但憑藉這一點,他就可以成為巴塞隆拿的主力球員,還可以將丹比利這樣的優秀球員擠到他不適應的左邊路。

  從這一點就可以看出,沙維的識人水平尚待提高。

  而對於比賽形勢的觀察,沙維也正在傾向於落入窠臼。

  對陣拜仁和國米的比賽,利雲度夫斯基的表現都不盡如人意,儘管他在次回合的兩粒入球,讓巴塞隆拿從小組中出線的希望依舊艱難地維持著,但對於這名波蘭前鋒,巴塞隆拿球迷更能看到的是他在強強對話時把握機會的低效。

  這並不是利雲度夫斯基Robert Lewandowski的能力有了多麼明顯的下滑,因為僅僅在幾個月之前,他還是46場各項比賽攻入50球的高效前鋒,但從拜仁慕尼黑到巴塞隆拿,他的發揮環境有了很大的變化。

  在拜仁,他的身邊從來不會缺少幫手,梅拿就是一個顯著的例子。

  但在沙維的手下,利雲度夫斯基經常需要獨自在前場拚搏,丹比利、拉芬拿都在遙遠的邊路,以為用一腳傳球就能給自己刷上一腳助攻。

  對陣國米的次回合,沙維將柏迪Pedri推到利雲度夫斯基的身邊,但身高僅有174cm的柏迪,顯然無法承擔如此關鍵的職責。

  利雲度夫斯基需要支援,這是再不能清晰的事情了,然而能分擔其壓力的迪比、基斯爾,都得不到沙維的重用。相較於此,沙維更喜歡強調巴塞隆拿人總愛提起的433陣型、傳控打法、「又要贏又要贏得漂亮」的美麗足球。

  哪怕在最需要重視結果的國家打吡賽前,沙維也不願展現相對務實的姿態,哪怕只是嘴上說說都不願意。

  當然了,今年只有42歲的沙維還是一位年輕教練,巴塞隆拿也是他教練生涯登陸歐洲的第一站,他需要更多的時間來讓自己變得更好。

  但是,球隊和球會不見得有那麼多時間。

  作為球隊目前最強的兩名球員,利雲度夫斯基今年已經34歲,沒有人知道他的能力還能保持多長時間;布斯基斯賽季結束後有可能會選擇離開球隊,屆時陣中就沒有可靠的節奏大師了。

  縱使沙維能堅持到那個時候,那個時候的巴塞隆拿會變成什麼樣子?

  除此之外,球會的肩上也有沉重的壓力。

  前段時間的新聞記者會上,巴塞副主席愛德華-羅美奧公開宣佈,球會今季的預期收入建立在球隊進入歐聯八強、奪得聯賽冠軍的基礎之上。

  然而這兩項條件,沙維的巴塞隆拿都在離它們而去。

  一旦成績無法達標,收入就會下降,那麼在今年夏天已經抵押了球會多項資產的巴塞隆拿,要麼繼續透支未來,要麼開始出售隊內球員,比如受到多家豪門關注的弗朗基-迪莊。

  可迪莊若走,防守中場誰打?

  所以,沙維的時間有很多,但他在巴塞隆拿的時間或許沒有很多了。

  這個賽季的巴塞隆拿很可能是未來幾個賽季最強的巴塞隆拿,因為只有他們的收入提高,才能緩解財政上的壓力,才有可能回到正向循環的現金流上,從而搭建出更強的巴塞隆拿。

  一旦無法達到,巴塞隆拿就有可能需要賣出他們的優秀球員,從而填補收支上的窟窿。

  所以這個賽季是一個不能輸的賭局,贏了才有更多生機,輸了便是惡性循環,然而決定這個賭局勝負的人,是年輕的沙維。

  這份沉重的壓力,或許來得太早了。

  (牧子)

  

聲明:新浪網獨家稿件,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