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加註投資開發自家硬件:因Apple蠶食Android手機市場份額

2022年10月19日08:44

  10月19日消息,據報導,Google目前可能正在經曆該公司最糟糕的噩夢,Apple的iPhone正在從運行GoogleAndroid系統的Samsung手機手中搶奪市場份額。與此同時,美國反壟斷監管機構也正在審查Google與Apple的搜索交易,這使得Google的搜索引擎可能失去其在iPhone Safari瀏覽器中的有利地位。

  這些不利因素正在威脅Google移動廣告業務的發展,導致這家科技巨頭開始了一場豪賭。根據一份Google公司內部文件,該公司正在加註自己的硬件開發投資,包括Pixel系列手機。此外,該公司還正在將從事非硬件的產品開發和軟件工程人員轉移到硬件設備部門工作。

  Google並沒有減少對包括Samsung在內的頂級合作夥伴生產的Android設備的支援,但該公司更多地是在進行對賭,認為這家韓國電子製造商的業務有可能進一步下滑。知情人士透露,Google的一位高級搜索主管西西·蕭(Sissie Hsiao)最近對一些同事表示,Google首席執行官桑達爾·皮查伊(Sundar Pichai)認為,Google應該製造自己的設備,因為這樣做“最有利於保護公司免受更廣泛的移動市場的影響”。蕭還告訴同事,Google擔心Samsung的客戶會被Apple搶走。

  Google決定將工程和開發人員轉移到Google品牌的硬件部門中,此舉反映出了數字廣告市場急劇放緩給該公司帶來的經濟壓力。皮查伊上個月曾公開和私下表示,他希望公司的效率能提高20%,他還暗示招聘和預算削減即將到來。自那時起,Google已經削減了一些被認為對其現有業務不太重要的部門的預算,比如公司內部的一個創業孵化器,而這樣做的結果有喜有憂。

  這份文件顯示,Google決定減少對汽車和非Google製造的設備(包括電視、耳機、智能家居揚聲器、智能眼鏡和使用GoogleWear OS軟件的智能手錶)開發Google助手語音輔助搜索的投資。這樣的做法反應出了該公司的態度。

  負責Assistant(類似於Apple的Siri語音助手)的副總裁蕭對公司內部的一些同事表示,包括沃爾沃和寶馬在內的汽車製造商所使用的Android汽車(Android Auto)操作系統,很快將能為Google帶來每年約10億美元的收入,該系統能夠為車輛的信息娛樂系統提供動力。然而蕭表示,這一數額太小了,無法對該公司的業務產生實質性影響(Google去年的營收為2,576億美元),因此,她考慮將一些人員從這項工作中分流出來。蕭負責管理超過2000名員工。

  Google所提供的Android Auto軟件可以與汽車相連,Android用戶可以將手機插入汽車,將其設備內容投射到汽車顯示屏上,類似於Apple的CarPlay軟件,而且沒有跡象表明Google將放緩其在該功能上的開發。

  一位瞭解討論情況的消息人士透露,Google高管們還討論了另一個方案:將一些為電視機開發Google電視軟件的產品經理調到一個可穿戴設備Wear OS開發軟件的團隊,以及一個開發平板電腦的團隊,該團隊目前仍處於保密狀態。

  對於與Google有業務往來的一系列硬件製造商和汽車製造商來說,這些變化可能是個壞消息。Google已經把Samsung和中國品牌OnePlus和小米作為優質的Android手機合作夥伴,應該為其開發最好的Google服務。然而,對於其他大量Android系統手機製造商來說,他們可能無法得到Google助理團隊等團體的同等關注。

  戰略調整

  廣告業務放緩引發的成本削減與Google高管的一些決定都是出於戰略原因而製定的,他們需要更加關注自己的硬件,而不是繼續為其他企業生產的硬件提供支援。

  在消費類設備方面,Google長期以來一直被拉向兩個方向。該公司在互聯網軟件領域的根基使它處於開發Android系統的首要位置,它在十多年前超越了微軟的移動操作系統,已經成為了全球使用率最廣泛的移動操作系統。Google正在繼續開發該軟件,並與包括Samsung在內的數十家生產基於Android系統設備的消費品牌合作。然而,Google已經逐漸開始將其重點放在開發自己的硬件上。從2015年開始,該公司開始製造Google品牌的Pixel智能手機,一年後將其交由里克·奧斯特羅(Rick Osterloh)領導,他曾在2012年至2014年期間經營Google旗下的手機製造商Motorola移動。

  然而截至目前,Google還沒有生產出一款大賣的手機。研究公司Canalys發佈的數據顯示,2021年Pixel手機的銷量為450萬部,而Apple的iPhone出貨量為2.3億部,Samsung的出貨量為2.75億部。但Google並沒有退縮,他們已經加緊生產最新的Pixel 7設備,並於上週開始銷售,基本版的起售價為599美元,Pro版起售價為899美元,價格都低於最新的基本版和Pro版iPhone。Google還一直在努力使Pixel的代工製造商多樣化,以便能夠在中國以外的地方生產該設備。近年來,Google還以20億美元收購了健身追蹤器製造商Fitbit。去年,它為移動設備推出了第一款芯片組,類似於Apple為iPhone所做的長期努力,這樣Google的機器學習算法可以在其設備上運行得更快。

  Google加大對Pixel的投資的另一個原因是Samsung的市場份額正在被Apple奪走。例如,Counterpoint Research估計,6月份,iPhone在美國智能手機市場上的佔比首次超過了50%。Samsung是Google的重要合作夥伴,該公司根據GoogleAndroid移動操作系統的授權協議,在其設備中裝載了大量能夠創造收入的Google應用程式。

  統治力

  就像Samsung的衰落對Google不利一樣,iPhone的日益強大對Google也是一個不可忽視問題。雖然Google搜索是AppleSafari網絡瀏覽器的預設搜索引擎,但該交易從廣告銷售中產生的利潤率遠遠低於Google從Android設備中獲得的利潤,因為Google需要向Apple支付巨額的收入分成。此外,美國反壟斷監管機構正試圖打破Google與Apple的預設搜索協議,作為他們努力控制Google在搜索市場中的權力的一部分。如果監管機構取得成功,Google可能會失去很大一部分搜索業務,被微軟的必應等競爭對手所取代。必應已經開始為一些源自iPhone上Siri語音查詢的搜索提供支援。

  正在開發基於區塊鏈的無線網絡的科特·麥克馬斯特(Kirt McMaster)表示,過去,Google的消費者硬件業務一直受到零散戰略的影響,因為它在手機(Pixel)、筆記本電腦(Chromebook)和智能家居設備(Nest)上使用了不同的品牌。麥克馬斯特之前經營著Cyanogen公司,該公司是一家手機製造商,使用的系統是修改後的Android。他表示,Google面臨著不進則退的境地,因為即使是在美國和日本等如此成熟的市場上,Apple也在繼續擴大著自己的市場份額。

  麥克馬斯特說道:“Google能及時做到這一點嗎?他們很有可能做不到。Apple現在已經掌握了控制力,如果現在不製定一個開發有凝聚力的硬件戰略,Google就會把權力拱手讓給Apple。”

  而Google的權衡或許意味著該公司會減少對部分硬件設備的投資。例如,蕭此前就曾表示,她會在一些不太重要的設備中取消Assistant,比如運行非GoogleOS的Fitbit設備,以及運行Chrome OS系統的筆記本電腦等。

  目前,Google發言人拒絕對此發表評論。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