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佩克+”減產之火燒到美國中期選舉

2022年10月20日05:27

距離2024年美國總統大選還有兩年多的時間,福克斯新聞最新的民意調查顯示,如果選民現在去投票,只有33%的受訪選民願意投票給拜登,54%的選民準備投票給別人。圖為當地時間10月17日,拜登在華盛頓艾森豪威爾大樓就學生債務減免問題發表講話。視覺中國供圖

美國彭博社10月18日援引消息人士的話報導稱,拜登政府計劃從戰略儲備中再釋放1000萬至1500萬桶石油,以平衡市場並防止全球油價進一步大幅上漲。此前一天白宮宣佈,拜登在下個月舉行的二十國集團(G20)峰會上將不會與沙特阿拉伯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會面。

這兩件看似不相幹的事,背後的原因其實是同一個——沙特稍早前宣佈的原油“減產”決定。

11月8日,美國總統拜登將迎來國會中期選舉的“期中考”。他原本指望“鐵杆盟友”沙特能豪氣地送自己一份選舉大禮,宣佈原油增產以解美國通脹高燒之困,不成想,沙特卻給了美國當頭一棒。更令拜登惱羞成怒的是,這場原油減產之火正在引發美國中期選舉選民的怒火。

拜登將再釋放上千萬桶石油儲備

從拜登政府內部傳出的新一輪1000萬至1500萬桶石油儲備釋放計劃,只是其最新“自救”計劃的一部分。

今年3月,拜登下令從戰略石油儲備中釋放史無前例的1.8億桶石油,以遏製飛漲的石油和天然氣價格。9月12日美國能源部公佈的數據顯示,美國戰略石油儲備庫存已減少至4.341億桶,為1984年10月以來的最低水平。這引發了共和黨和輿論的強烈批評。美國能源部長珍妮弗·格蘭霍姆隨即表態說,將在10月底評估是否需要繼續釋放計劃中的石油儲備。10月5日,白宮方面也聲稱,美國未計劃從戰略儲備中釋放新數量的石油。

但人算不如天算。10月5日,以沙特為首的石油輸出國組織(歐佩克)成員國與俄羅斯等非歐佩克產油國組成的“歐佩克+”機制,決定自今年11月起大幅減產原油,在8月產量基礎上把月度產量日均下調200萬桶。這一決定引發美國不滿。出於“自救”的考慮,拜登10月6日改口,下令能源部在11月從儲備中再釋放1000萬桶石油,以補充3月批準出售的1.8億桶石油。

儘管美國能源部副部長大衛·圖爾克堅稱美國有能力從儲備中額外釋放石油,但包括前總統特朗普在內的共和黨人紛紛指責說,民主黨政府為了在11月國會中期選舉前給自己加分,不惜一再動用原本預備用於應對自然災害或戰爭的石油儲備。拜登政府則將其行動歸因於對“歐佩克+”減產決定的反應,並將怒火引向“在背後捅刀”的沙特,對其開啟“懲罰模式”。

10月16日,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傑克·沙利文罕見地提前一個月宣佈,拜登不打算在11月15日至16日舉行的G20峰會期間會見沙特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幾天前沙利文還威脅說,“美方正在重新評估與沙特的關係”。

拜登之所以如此惱怒,是因為“海灣國家已不再聽命於華盛頓”。據沙特外交部10月13日發佈的聲明,拜登政府曾向其施壓,要求沙特等主要產油國將減產石油的計劃推遲一個月,即美國國會中期選舉之後。不過,美國的“建議”遭到了沙特方面直截了當的拒絕。之後拜登再出一招,給沙特貼“政治標籤”,要求沙特方面改變主意。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發言人約翰·柯比指責說,沙特明知減產石油“可能增加俄羅斯的收入並影響(對俄)製裁效果”,卻仍支持大幅減產,相當於為俄方提供“精神和軍事支持”。然而,沙特外交部再次正面回應美國,堅稱減產決定“純粹出於經濟考慮”,並得到了多個“歐佩克+”成員的公開支持。

長期以來,奉行利益至上原則的美國一直是個非常傲慢的國家,在與其他國家的交往中,並不會將對方視為平等的合作夥伴,動輒發號施令、威逼利誘。此次對沙特也是故技重演,不料卻遭沙特“打臉”。不止沙特官方不聽美國的“命令”行事,據美國福克斯新聞10月17日報導,在美沙關係空前緊張之際,沙特王子沙蘭(Saud al-Shaalan)在發佈的一則警告“任何挑戰這個國家存在的人”視頻中說,“我們所有人都是‘聖戰和殉道者’。這就是我想對那些自以為可以威脅到我們的人傳達的信息。”福克斯新聞報導分析說,在美沙衝突背景下,沙蘭王子的矛頭指向的似乎是美國總統拜登。

美國40年來最嚴重的通脹短期內脫困無望

曾經的“鐵杆盟友”沙特如此不幫忙,讓拜登政府怒火中燒。但美國發怒的原因,不只是沙特的忤逆或俄羅斯可能受益,更是因為“歐佩克+”不增產原油反而大幅減產,讓拜登幾乎沒有可能在11月中期選舉之前緩解美國40年來最嚴重的通脹。

自俄烏衝突爆發以來,歐洲多國因為製裁俄羅斯而陷入能源危機。受此影響,國際油價近幾個月來持續飆升,進一步推高了歐美的通脹水平。根據美國勞工部10月13日發佈的數據,今年9月美國消費者價格指數(CPI)同比增長8.2%。其中,剔除燃料和食品等不穩定因素,核心價格指數同比增長6.6%,創1982年8月以來40年的新高。相關數據還顯示,美國通脹“根深蒂固、動能強勁”,短期內難有改觀。

為了緩解油價高企的困境,拜登今年7月曾親赴沙特與沙特王儲會面,希望說服沙特支持“歐佩克+”增產原油,以抑製燃料和能源價格上漲,進而遏製影響西方經濟的高通脹。但是,這些美好願望都隨著“歐佩克+”的減產決定化為泡影。

不僅高通脹脫困無望,經濟衰退的預期更令拜登的中期選舉前景雪上加霜。10月17日,彭博社援引彭博首席經濟學家安娜·黃與伊麗莎·溫格建立的“經濟衰退概率模型”預測報導稱,美國經濟未來一年內發生衰退的可能性是100%。該媒體對42位經濟學家的獨立調查結果也顯示,未來12個月內美國發生經濟衰退的幾率,從一個月前的50%上升到了60%。

面對愈發危險的經濟前景,華爾街各大銀行已開始做最壞的打算。10月14日至10月17日,摩根大通、富國、花旗、美國銀行披露的最新財報顯示,由於擔心美國經濟衰退將對貸款造成衝擊,各大銀行正在加強對貸款損失準備金的儲備。這無疑是拜登最擔心的問題。一項民意調查顯示,經濟是美國選民關注的首要問題。眼下距離中期選舉還有不到三週時間,一旦經濟前景惡化,將直接影響到美國選民的決定。

民主黨可能失去參眾兩院控製權

拜登所在的民主黨目前控製著美國國會參眾兩院。今年11月8日,435個眾議院席位和參議院100個席位中的34個席位將改選,拜登和民主黨人眼下正試圖保住參眾兩院的多數席位。拜登一直以美國就業增長為自己邀功,然而,通脹高燒不退、經濟衰退預期增強,已開始拖累民主黨的選情。

根據YouGov的最新民調結果,美國選民更願意看到共和黨人在11月的中期選舉後控製眾議院。其中65%的選民認為美國經濟正在變得更糟糕,63%的選民對汽油價格表示擔憂,48%的選民認為民主黨的政策損害了美國經濟——對民主黨來說,這都是失分的重要趨勢。市場研究公司益普索和媒體10月18日聯合發佈的最新民調結果顯示,當前僅40%的美國人認可拜登的工作表現,接近他擔任總統以來的最低水平。另據選戰跟蹤指標Battleground Tracker估計,在眾議院改選後,民主黨大概率將失去眾議院的控製權。另一項民調結果顯示,民主黨人雖然努力在賓夕法尼亞州和威斯康星州發動競選攻勢以獲得在參議院的多數席位,但預測參議院的民主共和兩黨很有可能陷入50∶50的狀態——這也意味著民主黨將失去參議院的控製權。

有分析人士指出,今年的美國國會中期選舉,可謂拜登的“生死存亡”之戰。如果民主黨能夠穩住參眾兩院,拜登將有機會繼續推動有利於其自身和民主黨的政策,為2024年的總統大選積蓄力量。若民主黨在中期選舉中失去眾議院的控製權,在接下來的兩年時間里,拜登將成為“跛腳鴨”總統,其立法議程將備受共和黨掣肘,恐難有作為;若民主黨連在參議院的優勢也沒能保住,民主黨可能就需要為下一次總統大選準備新的、合適的候選人,拜登的政治生涯恐怕將就此結束。

本報北京10月19日電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陳小茹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2年10月20日 09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