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將引爆“髒彈”?

2022年10月26日07:00

  圍繞“髒彈”的指控,俄烏局勢相關方再次激烈交鋒,各執一詞。

  究竟是烏克蘭,還是俄羅斯,可能將引爆“髒彈”?

  近日,圍繞“髒彈”的指控,各方再次激烈交鋒。一如仍未有定論的“布恰事件”、幾度升溫的紮波羅熱核電站核危機,俄烏局勢相關方各執一詞,局勢再陷“羅生門”。

  而這背後,究竟是又一輪“輿論戰”,還是暗示著烏克蘭危機正在進入更危險的階段?

  誰會用“髒彈”

  “基輔可能很快就會部署一枚‘髒彈’。”

  10月23日,俄國防部長紹伊古在同美國、英國、法國、土耳其國防部長通電話時,明確警告說。

  按照俄方的說法,在西方指揮下,基輔已經開始實施“髒彈”挑釁計劃。俄羅斯衛星通訊社稱,位於第聶伯羅彼得羅夫斯克州若爾特耶沃德市的東部採礦和選礦廠以及基輔核研究所的領導人被要求製造“髒彈”,這項工作已進入最後階段。

  與此同時,俄外長拉夫羅夫表示,俄方掌握關於烏方擁有製造“髒彈”技術的相關科學機構的具體信息,已通過各種相關渠道反複核查,這不是一種憑空懷疑。

  對於俄方指控,烏克蘭及美西方一以貫之地表示否認。

  烏外交部長庫列巴發文說,基輔未準備獲取“髒彈”,“烏克蘭是忠實遵守《不擴散核武器條約》義務的成員國:我們沒有‘髒彈’並且我們沒有打算獲取它們。”

  英美等國無視俄方指控的同時,還反過來警告俄羅斯。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普賴斯聲稱,若俄羅斯使用“髒彈”或者任何其他核武器,將面臨“性質嚴重的後果”。

  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也表達了類似的態度,稱北約盟國拒絕俄方的說法,並稱“俄羅斯不可以利用這個作為局勢升級的藉口”。

  “髒彈”威力幾何

  成為俄烏局勢新熱點的“髒彈”究竟是什麼?危險性到底如何?

  據法新社介紹,“髒彈”是一種帶有放射性、生物或化學物質的傳統炸藥。其破壞力比原子彈或氫彈等核裝置小,往往會汙染某特定區域,通過直接輻射、吸入或攝入被汙染的物質等方式使人們受到影響。

  目前,還沒有人引爆過“髒彈”。使用“髒彈”的主要目的很可能是為了在人群中製造恐慌和焦慮。因為靠近爆炸地點的人才可能會暴露在足以使其罹患嚴重疾病的輻射水平中。在更大半徑內,受汙染的水、灰塵或食物等將對健康造成風險。

  值得注意的是,生產“髒彈”需要鈾濃縮能力,而這超出多數國家的能力範圍。那麼,俄烏是否具備製造“髒彈”的能力?

  據此前報導,烏克蘭有4座核電站,共計15座核反應堆。今年3月,俄媒曾援引俄政府消息人士稱,烏克蘭過去二十多年一直在切爾諾貝利核電站內偷偷研製核武,並從乏燃料中秘密提取鈈。消息人士還稱,烏方可能在幾個月內用這些鈈製造“髒彈”。

  而烏克蘭則把矛頭指向了俄羅斯。烏總統澤連斯基稱,“只有一個源頭會在歐洲地區使用核武器。如果俄羅斯說烏克蘭正在準備做些什麼,這意味著一件事:俄羅斯自己已經準備好做這一切。”

  烏克蘭危機再升級?

  自3月以來,圍繞“髒彈”的交鋒再次升溫。對此,有分析稱,這可被視為一個信號——烏克蘭危機恐再次升級。

  烏克蘭總統辦公室主任顧問波多利亞克表示,俄羅斯的 “髒彈”指控,顯然與烏軍在赫爾鬆的攻勢有關。

  赫爾鬆被視為“通往克里米亞的大門”。隨著烏軍反攻持續,俄羅斯面臨的壓力越來越大。數萬民眾被敦促“立即”離開,當地一座大型水電站大壩也面臨被炸燬的威脅。

  美國戰爭研究所的分析人士稱,俄羅斯試圖減緩或阻止西方對烏克蘭的軍事援助,因為俄羅斯面臨著持續的軍事壓力和年底前可能失去赫爾鬆的危險。而紹伊古的表態很可能是再次試圖恐嚇幫助烏克蘭的國家,存在加劇北約內部分歧的企圖。

  但俄方予以否認並聲稱,是烏克蘭在試圖發起類似“布恰事件”的“輿論戰”。俄羅斯衛星通訊社稱,烏克蘭“髒彈”挑釁的目的,是為了指責俄羅斯在烏克蘭使用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從而在世界上發起一場旨在破壞對俄信任的強大“反俄運動”。

  政治學家和曆史學家彼得羅夫還稱,在西方國家的無條件支持下,基輔能夠組織和實施任何挑釁,不僅可能引爆“髒彈”,還可能像炸燬克里米亞大橋一樣,破壞赫爾鬆當地水電站大壩。在他看來,為了防止災難性後果,俄羅斯必須採取更加果斷的行動。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