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地震被救少年14年後救火犧牲,曾說過“逆行是我的責任”

2022年10月27日15:16

10月26日下午,在湖南永州新田縣森林火災中犧牲的消防員蔡茂強的骨灰回到了家鄉四川汶川。當地在汶川縣城為蔡茂強烈士舉辦了追悼會。

“撤啊!快!”10月21日9時42分左右,湖南新田撲火工作正在進行中,一塊被燃燒過的林地出現複燃,火苗迅速向上燃燒,發現情況後蔡茂強大喊著並快速撤離,但十幾秒後現場突發爆燃,他沒能撤出來。爆燃的山火導致多名消防隊員受傷,兩人犧牲。

10月24日,應急管理部、湖南省人民政府分別批準,消防員蔡茂強、懷化救援隊隊員肖建強為烈士;應急管理部森林消防局為蔡茂強追記個人一等功,追認蔡茂強為中國共產黨黨員。

四川省森林消防總隊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支隊汶川縣大隊汶川縣中隊消防員蔡茂強。四川森林消防總隊供圖
四川省森林消防總隊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支隊汶川縣大隊汶川縣中隊消防員蔡茂強。四川森林消防總隊供圖

山火複燃致兩人犧牲

10月17日下午,湖南永州新田縣門樓發生山火。由於久無大雨山中枯葉乾燥,山火發生後僅一個晚上就把附近的民房吞噬了,大量居民被迫撤離,山火向整個山脈蔓延。由於火勢兇猛無法控製,湖南長沙、衡陽、懷化以及四川的消防隊伍紛紛前來支援。

蔡茂強所在的四川省森林消防總隊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支隊汶川縣大隊汶川縣中隊也是前來支援的隊伍之一。在各方消防力量的支持下,燃燒了四天的山火,終於被逐漸控製了下來。然而還沒等消防員鬆口氣,此前已經熄滅的山火在風吹下又一次複燃了,火苗直接撲向消防隊員。燃爆的山火導致多名消防隊員受傷,兩人犧牲。

新京報記者從四川省森林消防總隊獲悉,犧牲的消防員蔡茂強今年23歲,生前曾先後參與森林草原滅火任務14次、綜合救援任務6次。

蔡茂強的戰友告訴記者,在收拾蔡茂強的遺物時發現,他的理論學習筆記本中記錄著這樣一段心得體會:有信仰才能有幹事創業的擔當,才能在面對困難和挑戰時不被困難壓垮。時刻把人民的利益放在心中,這是我們這支隊伍的價值所在。“他是這麼想的,也是這麼做的。”戰友說。

“逆行是我的責任”

時間回溯到2008年汶川地震,當時蔡茂強所在的汶川縣威州鎮月裡村受災嚴重,他家的房屋被震塌,父母也受了傷。年僅9歲的蔡茂強在地動山搖的恐懼中,被武警從廢墟中解救出來。此後,他一直懷著一顆要回饋社會的心。中專畢業,恰逢森林消防隊伍在當地招錄消防員,蔡茂強第一時間報了名。

剛入隊時由於體能素質不過關,蔡茂強常常給自己加練,上肢力量不足就練單雙杠、俯臥撐;戰友跑5公里,他就跑10公里。經過不懈努力,他的訓練成績突飛猛進,最終成為同批新消防員中第一名水泵操作手。

2022年,蔡茂強(右)在廣安市前鋒區滅火作戰。四川森林消防總隊供圖
2022年,蔡茂強(右)在廣安市前鋒區滅火作戰。四川森林消防總隊供圖

在森林消防隊伍的兩年多時間里,蔡茂強先後參與森林草原滅火任務14次、綜合救援任務6次。重慶市大足區滅火作戰任務中,他擔任水泵突擊手始終站在最前面,手握水泵槍頭,在撲滅明火、清理餘火中從不退縮一步,和戰友連續奮戰7個晝夜;今年年初以來,涼山冕寧縣、廣安前鋒區等地連續發生森林火災,蔡茂強一直跟隨隊伍奮戰在一線。

在火災易發的節假日,蔡茂強還帶領防火宣傳巡護小分隊,每天在汶川縣周邊景區徒步近20公里,清理清查火源隱患。執勤時每經過一處他都會仔細查看,對於執勤區每條巷子他都瞭然於心,經常對當地居民進行防火知識普及。

他經常跟戰友說,“‘逆行’是我的責任,地震時我曾被救過,想要救更多的人,把這份愛傳遞下去。”

回家了

10月26日下午,蔡茂強的骨灰被送回了家鄉汶川。

隊友餘厚良沒想到,蔡茂強會以這樣的方式回來。在他心中,蔡茂強一直是個細心周到的大男孩,“一年冬天,午休時我發現他竟然裹著大衣蜷縮在學習室的地面上睡。我瞭解到,蔡茂強清楚自己睡覺總是打呼嚕,那天正好上午剛執行了防火執勤任務,大家都很累,為了讓隊友們能好好休息,他就拿著大衣出了門。”

同批戰友李闖也記得蔡茂強的細心和溫暖。他回憶,一次負重五公里訓練時,自己腳部抽筋蹲在地上直冒冷汗,落在了隊伍後面,“是蔡茂強第一時間發現了我,他將我身上的背囊接了過去背在自己身上,又蹲下來替我脫鞋按腳。”

蔡茂強的右眉上方有一道淺淺的疤痕,是一次訓練時因為保護隊友留下的。隊友曠宏說,在一次器械訓練時,自己使用的單杠突然發生斷裂,是處於保護位置的蔡茂強上前接住了自己。“我因為有了保護沒有受到一點傷,他的頭卻被掉落的單杠砸到流血。”

蔡茂強珍藏的《授予消防救援銜命令》證書。四川森林消防總隊供圖
蔡茂強珍藏的《授予消防救援銜命令》證書。四川森林消防總隊供圖

哪有什麼鐵甲奇俠,只是一群年輕人穿了一身鎧甲,脫下消防服的蔡茂強也不過是個熱愛生活的青年。

他的床頭櫃裡面擺放著一張寫著“平安喜樂”的卡片;整理箱里收藏著三張戰友結婚時送的邀請喜帖。曾經的班長熊齊智說,蔡茂強在入隊前就談了一個女朋友,兩人感情很好,在一起已經很多年,“他應該一直在心裡憧憬著自己與心愛的女生手牽手步入禮堂的那一天。”

幫忙整理時,餘厚良還發現了一本“阻鼾器”的說明書。“我知道他是個心特別細的人。今天才知道他竟然還悄悄買了阻鼾器。”餘厚良有些哽咽。

回家了。10月26日下午,隊友們終於將他接回。蔡茂強一直守護著的故土上的人們也手捧鮮花,迎接著他。脫帽、敬禮的瞬間餘厚良想起,蔡茂強曾說過,“我是一個川西高原的孩子,我深愛著這裏的大山和森林,作為一名森林消防員,我就是這片故土上森林草原的哨兵。”

新京報記者 吳夢真

編輯 劉倩 校對 王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