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年1部到一週12部,音樂製作人魏小涵談國產動畫配樂

2022年11月02日18:29

相信很多二次元愛好者都有那麼幾段難以忘懷的旋律,當前奏響起,動畫里的畫面和情節一瞬間充斥腦海。比如和田光司的《Butterfly》之於《數碼寶貝》,和田薰《穿越時空的思念》之於《犬夜叉》。音樂是動畫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起到烘托氛圍、喚起情緒的作用,甚至有時候好的音樂可以拯救故事。比如當看到“澤野弘之”四個字,視頻彈幕往往會出現“穩了”這樣的字樣。中國的動畫音樂發展如何呢?新京報專訪到著名動漫音樂製作人魏小涵,聽他分享國產網絡動畫音樂的這些年。

動畫配樂這幾年變得越來越重要

在日常密集而緊張的審片工作間隙,我們與魏小涵開始了這次專訪。相比十多年前,如今國產網絡動畫的生產速度非常快,加之送審和周更的製作壓力,一個優秀的音頻製作團隊要保障生存持續,一週得同時應對多部動畫劇的製作與迭代,“一集片子,如這兩天要上線的動畫,臨近播映前數小時影片還在拚命修改與渲染,我們音頻製作包括音樂、音效、音編、後期混音等環節,都得伴隨影片分鏡調整和特效渲染來不斷修復迭代和優化。”在向記者表示抱歉後,他描述了忙碌的日常。

魏小涵在工作中。

很多人瞭解魏小涵是源起動畫《秦時明月》,2007年,在總導演沈樂平的邀請下,他從該系列第二部開始接手,“國內那個時候很難遇到這種走成人市場的3D武俠動畫劇,雖然當時的渲染級別和動畫製作程度無法和同時期的高端遊戲CG比擬,但那確實是我想做的動畫題材。”此前,國產動畫大量都是面向低幼群體的,很少有人做面向青少年、成人市場的作品。魏小涵的熱望文化(The One Studio)音樂團隊從那個時候就開啟了跟杭州玄機科技至今長達十五年的合作,這期間又一鼓作氣負責了北京若森數字《畫江湖》系列之《俠嵐》《不良人》《杯莫停》《靈主》等劇以及《天行九歌》《少年錦衣衛》《少年歌行》《雪鷹領主》《鬥破蒼穹》《絕代雙驕》《九州縹緲錄》等幾十部優秀國產動畫劇。

《秦時明月之夜盡天明》海報,魏小涵任這部作品的配樂監製。
《秦時明月之夜盡天明》海報,魏小涵任這部作品的配樂監製。

魏小涵的音樂團隊在ACG(指動漫、遊戲)音樂領域的探索是從2005年開始的。這一年,國內動漫市場還處在Flash動畫大行其道階段,很多動畫地產集團,做的更多是偏低幼向的用於政策補貼的長篇動畫。魏小涵及其團隊此時就開始在業內接活兒了,“我記得接的第一個音樂製作業務是端遊《仙侶奇緣2》的OST(原聲帶)製作。”

至於為什麼偏愛於動畫音樂,他說自己從小就喜歡看動畫片,雖然工作室接的第一個配樂項目是給端遊創作音樂,之後數年團隊也一直為海內外數百款遊戲打造音樂。但考慮到遊戲的特質:一方面玩家需要達到相應級別才能聽到對應音樂,另一方面一些遊戲上線時間有限,音樂很難留存。而視頻跟音頻結合起來,傳播力和記憶的駐留是深遠的。有了這樣的想法,魏小涵決心更多跟視頻打交道,跟有血有肉的故事打交道。

團隊在壓力中磨煉技藝

給《秦時明月》做音樂的頭幾年,平均每一部劇魏小涵的音樂團隊都會耗費一年左右的製作週期,“因為最開始是電視台播映,影片的前期準備和製作週期是非常長的。導演有充足的時間跟你討論戲份,甚至我們可以為了某一集的一段內容,提前數個月開始做準備,創作週期伴隨影片製作週期是非常長的。”這種情況只限於《秦時明月》起步的那幾年里。

“2017年是個分水嶺,在此之前,我們做‘秦時明月’系列、‘畫江湖’系列等,導演會給你提前講戲,說一下這個片子大概要講什麼故事,音樂是伴隨什麼戲份。”這種音樂先行的做法讓導演心中有數,也讓音樂團隊對作品有充足的打磨時間。“但是2017年以後,時間不允許了,國產網絡動畫市場的蓬勃發展,競爭中開始出現周更強度的影片。這種情況下,音頻方拿到片子的時間就沒有一週了,短的時候只有兩三天,最短的時候只有一天。”在魏小涵看來,這是很恐怖的創作要求,“以前團隊做《秦時明月》幾個月的週期,大家慢慢倒騰就可以,現在就變成一兩個晚上就得出來同等質量的音樂,而且必須一遍過,播映後得讓觀眾認可,更沒有推翻重做的時間餘地,這種創作壓力一下就上來了,整個音樂團隊為生存也得與時俱進。”

《秦時明月之諸子百家》海報,魏小涵任這部作品的音樂總監。
《秦時明月之諸子百家》海報,魏小涵任這部作品的音樂總監。

近年來,很多動畫劇的音頻打造中,他已經沒有多少能與導演長時間接觸的機會了。“現在很多網絡動畫承製公司在製作流程上,從之前的導演製轉換為分組製片人的機制,有好處也有弊端。因為動畫劇本來就有導演非常強烈而個性的風格化的烙印,以前各個動畫公司的老闆、創始人、董事長,大量都是導演出身,你跟他們溝通,哪怕臨時有個想法,大家都可以圍繞劇情或人物刻畫去溝通,甚至不惜成本去修正劇情內容,但現在基本遇不到這種情況了。很多時候片子都是製片人分發製作進度,音樂方能與導演直接溝通的機會減少了,導演的話語權在流程化的動畫劇製作中也減弱了許多。”

對此,魏小涵和團隊的應對措施是提前充分準備,一部分基於多年積累的製作經驗來預判音樂類型,另一部分完全卡著鏡頭切換和情緒起伏去創作製作。“那個時候你就開始意識到一個動畫劇項目,尤其是在這種時間特別緊的情況下,因為影片的分鏡、內容會隨時調整更新,如果音頻我們不全流程製作,是不能充分把握好一部劇的,這開始有一點類似於電影製作工業的處理方式了。我們必須去分解和優化各個音頻製作環節,包括歌曲、背景音樂、音效製作與後期混音等不同環節的流程控製,否則難以應對臨時塞過來立馬要上線的劇集”。

基於多年大量動畫劇音樂的創作實踐,以及多年與業內各播映平台方、各家動畫製作公司的緊密配合和積極溝通,魏小涵的音樂團隊在拿到任何一部新劇後,基本上無需片方投入多少溝通成本,就能很快把握住整部劇集的音樂風格體系和IP符號要素,人物性格的塑造和劇情節奏拿捏,也能做到快、精、準。他們也會不斷總結規律。“例如一部武俠劇音樂,它的三分之一是功能性音樂,如預謀、敘事、懸疑、詼諧等。另外三分之一是那種卡點音樂,就是它的鏡頭特別酷炫或碎片,你得像電影那樣卡著分鏡創作製作,還有三分之一的音樂是給這個片子的IP核心賦能的,去想辦法深化它的主題,詮釋IP精神內核。”他表示,一部作品的音樂基本上都有這三個重要組成部分,加起來一部劇按13到16集為一季來算,會有四十至六十分鍾音樂的預算。

《鬥破蒼穹》第一部海報,魏小涵任該作音樂導演。
《鬥破蒼穹》第一部海報,魏小涵任該作音樂導演。

如今魏小涵的公司每天大概能完成七八個音樂項目,每週能完成8到12部動畫劇的周更音頻製作。這樣的生產效率背後一方面源於各平台作品的時間進度流程不同,另一方面也源於團隊內部對流程的把控增強。他們也會在保障動畫音樂有序推進的同時,努力接洽優秀的遊戲項目音樂製作工作或一些大型和重要的落地的配樂項目,例如杜拜世博會中國館宣傳片的音樂、北京冬奧會場館光影秀的音樂等,讓音樂團隊能多維度地去發展壯大。

期盼動畫配樂能有真人劇一樣的投入

在魏小涵看來,動畫音樂的重要性在這十多年里有了很大提升,乃至現在已經變成為IP賦能的核心手段之一,“最開始2000年到2007年對於很多遊戲客戶來說,遊戲音樂、音效、後期混音這些他們認為隨便弄弄就行,古風武俠類的遊戲,大部分遊戲不會給預算實錄器樂,只要裡面的BGM是有笛子、古箏、琵琶這些MIDI元素,只要聽著還算耳順,不管音樂配器是否特別精良,遊戲公司會以一個非常低的費用採購,因為他知道玩家不會在意。當他們打遊戲時,把遊戲音樂一關,放著流行歌曲就繼續玩下去了,所以以前整個ACG行業不太重視音樂,客戶不願花太多的錢在音樂製作上,他們認為沒有為他的產品產出太多增量價值。到了2008年手遊時代開啟,有了一定的後台數據,可以看到增加某個功能,或者更改按鈕技能音效,替換一些NPC配音,優化一個登錄曲,迭代一首PVE或PVP音樂後,對收益數據有多大影響,因而越來越多的商家開始注重聲音體驗。”

不過,雖然更加重視了,但動畫行業對音樂的投入在這些年變化並不大。魏小涵表示,近兩年平台S級的作品會更加重視一些,但這些年整個動畫行業的音樂製作預算都是偏低的,“正常的一個劇(真人影視劇)的音頻預算可能能占到一個片子百分之一到百分之十,近兩年國漫優秀的動畫劇,動畫的整個成本投入基本都在8萬到10萬元每分鍾;優秀的個別動畫劇,甚至是10萬到14萬元每分鍾,一集十幾分鍾到半小時的動畫投入已經上百萬。但是音樂的預算,加上音效製作、音頻後期混音等,少的一共也就幾萬元、十幾萬元,多的可能也就20萬至40萬元。所以相對於投資動輒兩三千萬、四五千萬的動畫劇製作成本而言,其中音樂的製作預算相比國內真人劇、海外動畫劇的占比來說低了太多,這也導致很多優秀的音樂團隊難以單單通過動畫配樂業務持續和生存下來。

《少年歌行》海報,魏小涵任音樂導演。
《少年歌行》海報,魏小涵任音樂導演。

如今的平台自製動畫模式加劇了這種問題。魏小涵介紹,如今90%的國產網絡動畫劇都是平台自製劇,動畫公司是承製方,版權資源歸平台所有,“那動畫承製公司憑啥要花更多的預算砸在劇本環節,砸在音樂、音效這些他們認為不太明顯區分製作程度的環節上面?承製方情願多集中一些預算砸在視覺特效上。”這也解釋了為什麼影視行當的優秀音樂人很少選擇去做網絡動畫,“影視行業優秀的音樂同行有影視圈那個土壤、資曆,有那麼好的渠道和業務量,其實也就沒有必要去接較之影視劇數分之一預算的動畫音樂,而客戶對配樂質量和分鏡匹配要求可能又往往比影視劇還高。”

當然動畫電影另說,因為行業內大都把動畫電影納入電影行業的範疇,它只是和真人實拍表達方式形式不同,“動畫電影是由發行方、出品方決斷的,它就屬於電影圈子,更多屬於那一撥做影視音樂較多的音樂人的蛋糕了,和ACG音樂人其實關聯不大。”

經費少的情況下,以往的動漫音樂人往往選擇“用愛發電”,一些優秀的獨立動畫人更是在預算上捉襟見肘。每每遇到這種情況,只要片子做得誠懇,魏小涵團隊也是儘量助力。因此合作出了多部口碑和獎項雙豐收的獨立短篇動畫,如《入學考試》《啟示錄》《落凡塵》《呀!小鬼》等。魏小涵描繪了自己的心路:“那時候我覺得,既然好不容易碰到一部好作品,動畫團隊幾十、上百號動畫師都那麼堅守,那大家好好一起配合。往往動畫公司因為預算有限,對音樂的滿足度只是需要你做到個六七十分,合格了就可以,但是觀眾的審美可能在七八十分,你希望自己團隊廠牌的音樂做到九十分以上,就是熬不過心裡那個坎兒,你覺得做到這個地步,你得對得起這個片子,對得起觀眾,也對得起這麼一段時光。”

動畫短片《落凡塵》海報。
動畫短片《落凡塵》海報。

魏小涵對國產動畫一直懷有濃鬱的情結和骨子裡的敬畏,談及喜歡的國產動畫音樂,他提到了上海美術電影製片廠的動畫《山水情》,“那個古琴的意境如此深邃,那個時候你就深深感受到原來注入中國魂韻的音樂是多麼直擊靈魂,音樂能跟影片的文化和精神屬性相得益彰是多幸福的一件事。”另一部讓他印象比較深的是1997年香港回歸祖國後,徐克編劇和監製的動畫電影《小倩》,“國產動畫電影能做到這個尺度,那個時候是為之一震的,當時《小倩》的音樂和歌曲,也讓我眼前一亮”,還有《寶蓮燈》《天書奇譚》《邋遢大王》等等優秀的國產動畫,都有讓人不能忘懷的音樂符號。

在疫情影響下,影視行業多有波及,但把互聯網作為傳播媒介的網絡動畫受到的影響較小,甚至這兩年行業還在大步發展。魏小涵對行業的未來態度是積極的,“如今動畫行業的預算適當在提高,製作的題材類型越來越豐富,武俠玄幻、歐式魔幻、末世科幻、新時代現實題材等等百花齊放。大家也越來越重視配音、歌曲、音樂、音效、後期混音這些環節,這自然會吸引到優秀的海內外音樂人,優秀的音效擬音師、混音師。前幾年動畫劇音頻製作環節很少擬音,現在你能看到諸如《凡人修仙傳》《霧山五行》這樣的優秀作品里已經大量通過擬音製作音效了。以前經費可能也就夠一個小錄音棚做混音,現在已經有預算給到終混棚,甚至給到杜比全景聲棚去細緻地製作後期混音這類環節。”談起這十多年間的變化,魏小涵相當樂觀,作為一個在中國發展時間不長的行業,面對越來越廣的受眾和不斷崛起的優秀故事IP,在新工作模式和思路的帶領下,網絡動畫行業必定會克服困難,一直向前。

編輯 吳龍珍

校對 陳荻雁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