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飲食如何影響地球

2022年11月02日20:16

參考消息網11月2日報導 美國《華盛頓郵報》網站10月24日刊登題為《一項具有里程碑意義的研究發現人們的飲食是如何影響地球的》的報導,記者是斯科特·丹斯。全文摘編如下:

講究飲食環保的人可能知道,杏仁是一種耗水量大的作物,養魚場汙染水源,而食用牛肉會導致森林砍伐。但10月下旬公佈的一項研究涉及的範圍更廣、程度更深,它為衡量農作物、牲畜和海產品的生態影響提供了一份新指南。

研究人員收集了有關糧食生產及其對地球影響的數據,包括對野生動物棲息地的干擾、用水和汙染情況,以及對地球變暖的影響。他們的發現揭示了什麼類型的糧食生產帶來的影響最大,以及在哪裡。

據該研究報告的第一作者、加州大學聖巴巴拉分校教授本·哈爾彭說,發表在《自然·可持續發展》雜誌上的這項研究提供了一種新的方法來評估吃什麼和如何養活這個世界。

擔任該分校國家生態分析與合成中心主任的哈爾彭說:“我們需要思考食品影響環境的多種方式。”

他說:“我們提出的研究結果顯示,人們可以利用更多有關這些多重壓力源以及糧食生產帶來的全球性後果的信息來影響個人選擇。”

研究人員把在宅院中和打獵時獲取的食物排除在外,此外還有咖啡、茶和菸草等非糧食作物。但他們評估的影響包括在生態系統中開闢農田、用捕魚設備破壞海底生物棲息地、農作物和牲畜的用水、化肥和排泄物給水道帶來的汙染,以及農業機械和船隻引擎產生的溫室氣體排放;還有化肥和農藥的生產,以及牲畜的胃腸氣和糞便等。

不出所料,豬肉和牛肉的排名遠遠領先於其他任何產品,牛對溫室氣體排放有很大影響,而豬對水質的影響巨大。但是,如果把豬的排泄物對水道的汙染計算在內,那麼豬肉的環境成本可能比牛肉還要高。

動物排泄物和化肥造成的營養物汙染導致水道中的藻類大量繁殖,最終可能造成水體中出現含氧量很少或沒有溶解氧的“死亡區”。

研究人員還考慮了用於生產牲畜和魚類飼料的植物或其他動物對環境的影響,它們增加了與這些食物相關的整體損害。

這項研究還提出了有關海鮮的可持續性問題,發現海鮮對陸地和海洋的影響都非常大。雖然水生系統提供了全球1.1%的食物,但在整個糧食系統的全球環境足跡中,它們占到了9.9%。

包括鱈魚、比目魚和大比目魚在內的魚類對環境的影響是其他魚類的4倍多,因為拖網捕撈它們會破壞海底的棲息地。研究報告指出,這種捕魚方式帶來的環境壓力是養羊吃肉帶來的環境壓力的3倍,儘管由此帶來的食物是養羊帶來的食物的4倍。

一位沒有參與這項研究的研究人員說,這種研究方法提供了“全面”的分析,遠遠超出了其他量化環境壓力的研究,其他大多數研究只是嚴格地考慮基於陸地或基於海洋的影響,而不是兩者兼而有之。

紐約大學環境研究助理教授馬修·哈耶克說:“作者們不得不就如何將Apple與橙子進行比較作出艱難的選擇,儘管他們的嚐試不是有關這個話題的最終結果,但它代表了一個重要的開端。”

水稻、小麥帶來的環境影響與生產包括牛奶和雞肉在內的動物產品造成的影響處於同一級別,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種植這些作物需要大量的水。同時,它們在全世界的種植量非常大,因此它們對自然棲息地和生態的擾亂也被放大了。

研究發現,用來製作食用油的農作物——包括棕櫚和芥花——也是植物類食品的環境影響堪比一些動物類產品的例子,因為這些作物的種植和使用非常廣泛。

另一方面,哈爾彭說,像木瓜這樣的作物尤其是資源密集型的,但其種植規模相對較小,所以影響也較低。

研究人員發現,這種損害不僅集中在少數國家,而且一些國家生產的同類型食品對環境的影響也比其他國家大。

例如,巴西的牛肉生產對環境的影響比美國的養牛產業的影響要大,儘管巴西的牛肉產量比美國少10%。

哈爾彭說,他希望這項研究能引導更多人和決策者思考如何減少食品選擇和監管對環境造成的影響。他說,儘管這項分析對不同類型的生態壓力給予同等的考慮,但未來使用的數據和研究方法可以在分析中更多地側重面臨的環境挑戰。

哈爾彭說:“減少食品生產的環境影響有這麼多可能的解決方案。我們已經為如何做到這一點提供了一個包含各種選擇的清單。”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