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前外長:世界新秩序應聚焦“共同利益”

2022年11月08日17:36

轉自:參考消息網

參考消息網11月8日報導 埃及《開羅全球事務評論》雜誌網站11月5日發表題為《建立當代世界秩序的迫切性》的文章,作者是埃及前外交部長納比勒·法赫米。文章編譯如下:

後二戰時代建立的全球秩序仍在大行其道。然而,今天的地緣政治範式與那時有著本質的不同,這本身就構成了挑戰,也是不和的原因。二戰後,以美國和蘇聯為首的兩個最重要的集團在它們之間建立了一種“均勢”,並非正式地劃定了對方不應跨越的“勢力範圍”。

“均勢”並非一成不變,哪怕是細微的變化也可能產生直接影響。蘇聯解體是這一現實的重要證據。這兩個大國隨後訴諸被動機會主義的戰術政策,根據自己對可用製衡力量的解讀改變策略,也並沒有迴避偶爾試探對方的勢力範圍。

在許多方面,最近的烏克蘭危機使冷戰及其概念再次引起注意。然而,在這一悲劇性事件發生之前,西方持續不負責任地侵占俄羅斯所認為的冷戰勢力範圍。我記得俄羅斯總統普京2014年2月曾對我說,西方以一種有失尊嚴的方式對待他,他發誓要重新贏得國際尊重。俄烏衝突似乎是他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失敗後對其所認為的美國孤立主義的回應,也是對歐洲明顯不和與缺乏決心的回應。

要向前發展,世界需要放棄“均勢”和“勢力範圍”的概念,轉而倡導“利益平衡”和“集體良知”的概念。這對於應對21世紀的全球和地區問題至關重要。我們必須進行範式轉變,即減少邊緣化和不平等的情況,轉而採取更加公平、包容和寬容的做法。當務之急是重新聚焦“共同利益”,重振“社會良知和集體視角”,這對於在不斷變化的全球和地區格局中建立秩序至關重要。

所有的公共秩序體系無一例外都在國內、地區和全球受到挑戰。我認為背後的原因是,公共部門中的掌權者已經變得精英化,忽視甚至不尊重他們社會中的很大一部分人,這部分人感覺自己越來越被邊緣化。而雙重標準以及不時的偽善之舉已經廣泛存在,幾乎令所有政府系統喪失了信譽。

在這種情況徹底侵蝕我們對世界秩序可行性的信心前,我們需要重新考慮並重新調整國家、地區和全球秩序,以應對這種局面。簡而言之,無論是自由主義還是非自由主義的公共秩序都喪失了“社會良知”,未能出於所有人的利益製定或管理全球和地區優先事項。我們的系統需要圍繞“共同點”的概念進行改造。

財富的集中引發了人們對“社會良知”的進一步質疑。例如,在美國最富有的1%的人獲得的財富多於底層90%的人。與此同時,2015年全球有10%的人口生活在日收入1.9美元的貧困線以下。即使在全球化使大量人口越過貧困線並將全球貧困率從1990年的36%降低到2020年的9.5%之後,這種情況依然存在。據估計,最近的疫情使4000萬至6000萬人跌回日收入1.9美元的貧困線以下。

在此背景下,需要強調的是,全球化是一個未經授權的融合和各選區間互動的過程。因此,它的一個主要特點是全球經濟、文化和人口的相互依存日益加深,往往受到越來越有限制性且絕對非排他性的國家控制。隨著各國認識到自己無法解決問題,它們製定了條約、公約並建立了國際組織。今天,我們必須接受一種日益體現“社會良知”和“集體視角”的國際文化,以最出色地應對全球化的機遇和挑戰。

值得注意的是,《聯合國憲章》在提出尊重主權和不幹涉別國內政的同時,還提到了“共同行動”。國際社會的“社會良知”正是過去70年來形成的製定國際慣例規範和標準的大部分立法的出發點。

毋庸諱言,主要(前)冷戰大國既不會主動提出、也不會熱情接受建立新世界秩序的新概念、新原則以及新信條。責任和倡議必須落在“全球南方國家”,尤其但不限於遠見卓識者和其中較年輕的國家。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