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期選舉,美億萬富豪紛紛押注,捐款總額可能突破10億美元!

2022年11月09日06:38

  【環球時報駐美國特約記者 李準 環球時報特約記者 甄翔】美國2022年中期選舉於當地時間8日展開,而背後的吸金燒錢大戰其實早就打得熱火朝天了。在超級富豪的大力推動之下,中期選舉的政治獻金再度打破紀錄。美國消費者新聞與商業頻道(CNBC)近日統計顯示,美國超級富豪在今年中期選舉期間的捐款總額達到創紀錄的8.8億美元,比2018年增長44%。有分析認為,整個中期選舉期間超級富豪的捐款總額很可能突破10億美元。

  超級富豪“很大方”

  《紐約時報》援引數據稱,今年中期選舉政治捐款總額的15.4%來自超級富豪,而2020年這一比例為11.9%,2018年為15.3%。美國《國會山報》統計顯示,金融巨鱷喬治·索羅斯以近1.3億美元的捐款額排在今年中期選舉捐款榜首位,在其統計的榜單上,排在第十名的甲骨文公司創始人拉里·埃利森的捐款額也超過了3000萬美元。

喬治·索羅斯 圖源 視覺中國
喬治·索羅斯 圖源 視覺中國

  CNBC稱,今年中期選舉期間,超級富豪捐給民主黨和共和黨的資金額之比約為2比3。從《國會山報》給出的超級富豪捐款十強榜來看,共和黨支持者共有7人。非營利組織“公開秘密”表示,這些富豪的捐款分別占共和黨和民主黨獲得捐款總額的20%和14.5%。

  巨額捐款背後有“貓膩”

  美國CNBC稱,美國超級富豪政治捐款的巨大影響力,讓人們越來越感到擔憂。相關社會活動人士指出,民主制度要讓所有人都受益,超級富豪花錢影響政治的狀況必須得到抑製。

  其實,美國法律對政治捐款一直有若干限制,舉例而言,根據美國聯邦選舉活動法,2021至2022選舉年度個人單次選舉捐給單一候選人的資金不得超過2900美元。但實際情況是,法律給大額政治捐款“留有後門”。例如,美國法律允許設立所謂“政治行動委員會”(PAC),這種機構可接收各方政治捐款。儘管PAC接收的政治捐款通常有金額等限制,但美國法律允許設立所謂“超級PAC”,可不受限地接收個人、企業、工會和其他方面的捐款,只是“超級PAC”的錢不能直接打給某個具體候選人或政黨。

  顯然,只要能搞到錢,自然就有辦法把錢花出去、把事情給辦了。《福布斯》雜誌近期刊文介紹了美國前總統特朗普的政治運作,連帶著把“超級PAC”背後的貓膩也說得明明白白。特朗普在輸掉2020年美國總統選舉後成立了一個名叫“拯救美國”的機構,該機構性質即為“超級PAC”。

  數據顯示,特朗普2020年後籌集到的政治捐款總額超過1億美元,這筆錢絕大部分都留在自己的“超級PAC”賬上。今年中期選舉前,特朗普給若干共和黨政客背書,為他們花錢提振選情。當然,特朗普不是把“超級PAC”賬上的錢直接打給有關政客,而是通過花錢買廣告的方式支持選戰。特朗普的發言人近期披露說,過去兩年來“拯救美國”已出資為250多名候選人提供支持。不過也有人吐槽說,特朗普好歹也是房地產富商出身,應該不差錢,當別的富豪都為中期選舉砸進真金白銀之際,特朗普卻通過運作“超級PAC”的方式自己不出一分錢,花著別人的錢,辦了自己的事。

  “金錢操縱民主”

  《紐約時報》披露出美國政治捐款的更多亂象。該報直指,其實各種政治捐款統計可能都是不完整的,很可能低估了實際捐款總額。由於不少捐款從一家機構轉到另一家,最終很難跟蹤源頭資金,也弄不清誰到底出了多少錢。甚至有一些政治運作資金流向了定義為從事“社會福利”事業的免稅公益機構,這些機構本身不應介入選舉事務,而且也無須公開自己的捐款人信息。分析人士還指出,不少政治運作資金被用來製作有高度針對性的網絡競選廣告,而這些網絡廣告的監管力度遠弱於電視廣告,許多網絡廣告均呈現出更激進、更具分裂性和對抗性的傾向,而用來製作這些廣告的資金也是一筆糊塗賬。

  《紐約時報》稱,美國競選財務系統越來越多地反映著美國社會的現實,成千上萬的小額捐贈者試圖跟上那些億萬富豪捐贈者的步伐。不過,超級富豪在政治支出方面似乎非常靈活,像是無底洞一般。而隨著通脹高企,小額捐贈者的資金能力受到擠壓,因此,大額捐贈者的影響力正變得越來越突出。美國稅收公平組織執行董事弗蘭克·克萊門特說,“如果要建立一個為所有人服務的民主制度,我們就需要極大地遏製億萬富豪的金錢對我們政治的影響。”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