竇賢康卸任武漢大學校長,數百名武大學子自髮夾道歡送

2022年11月16日07:16

“這麼多人!”11月14日中午12點20分,竇賢康走出武漢大學行政樓,數百名等候在樓前的學生開始歡呼和鼓掌,他們自發前來,為這位剛卸任的校長送行。

學生代表為竇賢康送上花束。受訪者供圖
學生代表為竇賢康送上花束。受訪者供圖

公開資料顯示,竇賢康於2016年12月6日就任武漢大學校長,2022年11月11日,履新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黨組書記。

“我們本以為校長已經走了,當得知他那天還在學校時,大家就想去送別”。武漢大學信息管理學院研一學生張帥是參與送行的學生之一,他告訴新京報記者,11月14日上午11點半左右,就已經有同學來到現場;中午12點時,前來送行的學生越來越多,從行政樓前方排到了階梯下的大道。

學生唱歌、獻花、送圖冊,校長兩次鞠躬致謝

迎著學生們的目光,竇賢康踏出行政樓的大門,深深鞠了一躬。

竇賢康向前來送行的學生鞠躬。受訪者供圖
竇賢康向前來送行的學生鞠躬。受訪者供圖

“我怕我沒有機會,跟你說一聲再見,因為也許就再也見不到你……”此時,一曲《再見》唱響,竇賢康的眼眶和鼻尖瞬間泛紅。在歌聲中,兩名女生代表同學們,分別為他送上一束鮮花和一本紀念圖冊,據瞭解,該圖冊收錄了竇賢康在任期間參加學生活動的各類照片。花束中插著一張卡片,上面寫著:天涯海角有盡處,唯有師恩無窮期。珞珈一程,三生有幸。祝竇校身體健康,萬事勝意。

去年6月,在武漢大學的畢業典禮上,竇賢康也用這首《再見》送別畢業生們。致辭中,他說:“雖然我五音不全,我還是試著給你們唱一句。‘明天我要離開,熟悉的地方和你。’我會珍惜離別的思念,這些日子在我心中永遠都不會抹去。”

接過禮物,竇賢康流著淚望向在場學生,再次鞠躬致謝。隨後,他揮了揮手,走下台階,全程被學生環繞,大家的送行曲目變更為武漢大學校歌《合照》。他一邊走,一邊與學生握手道別。“校長再見!校長越來越好!校長健健康康!”學生們高喊著,在道路兩旁目送竇賢康離開學校。

學生們揮手目送竇賢康乘車離校。視頻截圖
學生們揮手目送竇賢康乘車離校。視頻截圖

“校長很謙卑,我沒想到他會連續鞠兩次躬,還都是超過90度那種。我看他哭得挺厲害的,我特別感動,我想他也捨不得武大,捨不得這裏的學生、老師和每一個地方。”張帥說。

永遠的“super i竇”

14日晚,“武大學子齊唱再見送別校長”的詞條登上短視頻平台熱榜,該校學生及學生家長紛紛在相關視頻下留言。有人表示:竇校是個非常好的校長,他的“一切為了學生”理念,使我們深受感動。

參加送行的小旻同學是武大經濟與管理學院大一學生,她談到,今年軍訓期間天氣炎熱,學校為大家準備了足量的綠豆湯和西瓜,竇校長自掏腰包為每名新生買了2箱礦泉水。並且,同學們軍訓的地方大都選在陰涼處,“哪裡沒有太陽,就換去哪裡,我們還開玩笑說準備的防曬霜都沒用上。”

“感觸最深的應該還是開學第一課和開學典禮。”小旻記得,不論是新生們對現有住宿條件的不滿,還是對人生方向的疑惑,竇校長如“老父親”般,耐心真誠地給予了寬慰、解釋、叮囑和寄託。有同學提出宿舍樓早上開門時間過晚,竇賢康當場進行了調整和解決。“很感謝校長溫暖了大一新生的這三個月。”

小旻回憶道,送行當天,在場許多學生都眼淚嘩嘩,“他給我的印像是親和沒有架子、衣著樸素、人格魅力強,真的很捨不得。我現在跟你說這些都又想哭了。”她和張帥都提到,改善食堂口味和環境、防疫期間增設外賣櫃方便學生取餐、新修或擴建教學科研樓宇、要求教授上講台給本科生授課等舉措,是老生們口口相傳的實事。

竇賢康曾給學校食堂提意見。受訪者供圖
竇賢康曾給學校食堂提意見。受訪者供圖

竇賢康也被叫做“i竇”“永遠的super i竇”,這是學生們對他的愛稱。在張帥心中,關愛學生、具有大局觀的竇賢康是他的偶像,“2020年疫情緩解後,竇校長邀請醫護人員進校賞櫻,這件事特別觸動我,也讓我認識了竇校長。”後來,他在網上刷到一則視頻,視頻里竇賢康說:武大培養的學生,從來不只是為了個人的溫飽,而是要以實現國家富強、推動社會進步、謀求人類福祉為己任。“去年,我就下定決心報考武大,也用這句話來激勵自己。”

沒能等到一個和竇校長面對面交流的機會,張帥覺得很遺憾,“竇賢康一直都會是我心中的校長,希望校長工作順利,常回家看看。”

新京報記者 羅豔

編輯 繆晨霞

校對 付春愔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