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血壓診斷標準未變 資本市場反應迅速 到底該控製在什麼範圍

2022年11月16日21:53

根據國家衛健委發佈的信息,成人高血壓的診斷標準為非同日3次血壓超過140/90mmHg,國家目前未對成人高血壓診斷標準進行調整。此前,多家機構聯合發佈《中國高血壓臨床實踐指南》,將中國成人高血壓診斷標準由≥140/90mmHg下調至≥130/80mmHg。

對此,有專家指出,新“納入”的高血壓患者不一定都要接受藥物治療。資本市場上,概念股企業的表現也隨之發生變化。

專家研究成果不作為診斷標準

11月13日,國家心血管病中心、中國醫師協會、中華醫學會心血管病學分會等機構共同製定的《中國高血壓臨床實踐指南》發佈,我國成人高血壓診斷標準由≥140/90mmHg下調至≥130/80mmHg。按照新《指南》診斷標準估算,我國高血壓患者數量將由2.45億增至近5億,1/3國人都將成為高血壓患者。

針對高血壓診斷標準下調一事,國家衛健委在11月15日發佈信息指出,2005年、2010年、2017年國家衛生行政部門發佈的宣傳教育要點、防治指南、臨床路徑等均明確:成人高血壓的診斷標準為非同日3次血壓超過140/90mmHg,國家目前未對成人高血壓診斷標準進行調整。

對於高血壓診斷標準下調的原因,新《指南》發起人及首席專家、國家心血管病中心/中國醫學科學院阜外醫院教授蔡軍向媒體透露,已有大量的隊列研究、隨訪觀察研究等循證醫學證據證明血壓升高是導致心血管死亡的重要危險因素,將血壓控製得再低一些,能夠帶來明確的心血管獲益。

國家衛健委同時指出,國家對於高血壓等疾病診斷標準的製發有規範程序要求。由專業機構、行業學協會、個人等自行發佈的指南、共識等為專家的研究成果,不作為國家疾病診斷標準。

血壓控製範圍需要“個體化”

11月16日,北京醫院心血管內科主任醫師汪芳在個人公眾號發文表示,藥物治療仍以140/90mmHg作為標杆。臨床上的患者多種多樣,病情往往很複雜,具體將血壓控製在哪個範圍需要“個體化”。舉例來說,對於合併房顫的高血壓患者,降壓的同時還需要抗凝,出於治療效益最大化的考量,仍建議沿用“140/90mmHg”的標準;尿蛋白≤300mg/d的慢性腎病(非透析)高血壓患者,以“140/90mmHg”為目標值,患者耐受再進一步降低至130mmHg;超過80歲的高齡高血壓患者,基本目標是將血壓調整至“140/90mmHg”,如果能耐受再繼續往下調;高血壓合併急性出血性卒中的患者,急性期需要將血壓控製在130-140mmHg,不可降得過低過快。

2015年9月,《紐約時報》報導稱,美國聯邦衛生部門表示,根據一項大型試驗結果,高血壓控製目標應該比現有指南標準更低,140mmHg不應該是高血壓控製目標,為減少中風和死亡,應將收縮壓控製在120mmHg之內。

彼時,有專家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評價該研究還要看入選患者的具體情況。對於高血壓合併冠心病的患者,血壓控製水平並非越低越好。通常來說,冠心病患者的舒張壓水平不適合降到60mmHg/以下,甚至個別患者在70mmHg/以下就可能會出現心絞痛。

抗高血壓藥物市場規模超千億

新《指南》發佈後的首個交易日,資本市場也有所反應,京新藥業、華海藥業等高血壓藥物板塊企業紛紛上漲。其中,華海藥業11月14日收於22.46元/股,上漲6.09%,這一股價創下華海藥業今年7月中旬以來的新高。另一家企業京新藥業當天也上漲8.26%,收於13.63元/股,同樣為近一個月內的新高。此外,魚躍醫療等器械類企業股價也隨之上漲。

不過,在國家衛健委發佈相關信息後,相關企業股價有所回落。華海藥業11月16日下跌3.96%,收於21.34元/股,京新藥業則下跌5.57%,魚躍醫療下跌8.57%。

即便診斷標準不做調整,高血壓藥物的相關市場仍不容小覷。當前,常用降壓藥物包括鈣通道阻滯劑(地平類)、血管緊張素轉化酶抑製劑(普利類)、血管緊張素Ⅱ受體拮抗劑(沙坦類)、利尿劑和β受體阻滯劑(洛爾類)以及由上述藥物組成的固定配比複方製劑。

數據顯示,2019年,我國抗高血壓藥物市場銷售規模達到885.1億元,同比增長12.6%;2020年達到約960億元,同比增長8.5%。另據沙利文研究院數據顯示,在140/90mmHg的診斷標準下,中國抗高血壓藥物市場預計在2022年將達到1149億元。

新京報記者 張秀蘭

校對 楊許麗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