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急於下注新一代核反應堆遭質疑

2022年11月16日22:29

轉自:參考消息網

參考消息網11月16日報導(文/頤和)

福島核事故11年後,日本政府改弦易轍,重新走上大力發展核能之路,但仍需回應諸多質疑。

圖為2019年2月在日本福島第一核電站附近拍攝的汙染土中期存放設施內的一個大型汙染土填埋場。(新華社)
圖為2019年2月在日本福島第一核電站附近拍攝的汙染土中期存放設施內的一個大型汙染土填埋場。(新華社)

據《產經新聞》近日報導,日本開始研發新一代核反應堆,重點聚焦創新型輕水堆和簡稱SMR的小型模塊化核反應堆。其中,三菱重工業與其他幾家電力公司聯合研製的創新型輕水堆設計輸出功率與現有120萬千瓦級大型核反應堆相當,採取了將建築物地基嵌入岩層以提高抗震性能的舉措,可加強抵禦自然災害和恐怖襲擊的能力,還將使用在物理上只能單向傳輸數據的通信系統,以防範網絡攻擊。

SMR核反應堆可以在工廠內完成大部分設備的生產,由於是在核電站選址地點現場組裝,具有工期短、成本低、更易冷卻等優點。雖然商業化前景尚不明朗,但日美兩國政府已宣佈將在SMR新型核反應堆出口等方面展開合作。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曾在兩年前著書強調“應將可再生能源作為主力能源,降低對核能的依賴”,如今核能政策為何來了個180度轉向?

首先,日方說這是為了應對全球能源危機。伴隨俄烏衝突引髮油價和大宗商品價格飛漲,日本國內重新掀起有關核電政策的討論。這也是日方調整核電政策的主要原因。

其次,福島記憶淡化、民意有所轉變。德國《法蘭克福彙報》網站注意到,福島事故發生後,大多數日本人拒絕使用核電。但鑒於當前國際地緣政治和能源市場的新形勢,日本民眾的想法似乎也在改變。根據日本廣播協會(NHK)9月進行的民意調查,圍繞開發建設新一代核反應堆,48%民眾讚成,32%反對。

時間永遠向前,但教訓不應被遺忘。日本真的充分吸取福島核事故的教訓了嗎?還是好了傷疤忘了疼?日本環境能源政策研究所所長飯田哲也一針見血地指出,“經濟產業省忘記了福島事故時自己的無能為力。”

何出此言?

原來,此次日本核能政策轉向的另一大支柱是為核電站延壽,日方正著手探討新規以使核電站運行突破現在的最長60年壽命。飯田說:“截至2022年7月,全球共廢棄204座核電站,平均壽命27年。日方效仿美國核電站一用就是80年的做法過於莽撞和不負責任。”

而對於建設新型核反應堆,《讀賣新聞》記者船越翔認為,日本依然面臨高門檻:相關安全審查的標準、指導方針尚未確立;核廢料處理也是一大難題。

對此,日本非營利法人“核能資料情報室”事務局長鬆久保肇也深表擔憂。他在接受《週刊朝日》雜誌採訪時說,“和大型輕水反應堆輸出功率120萬千瓦相比,SMR的功率只有幾萬到30萬千瓦。但根據美國最近發表的論文,SMR單位輸出核廢料量卻比目前的核電站多2到30倍。”

提到核廢料,就不得不讓人想到日本的核汙染廢水排放計劃。日本政府2021年4月正式決定,將福島核電站內上百萬噸核汙染水過濾並稀釋後排入大海,並計劃從2023年春季起長期向太平洋排放所謂“放射性物質達標”的核汙染水。日本政府的這一單方面決定,遭到國際社會、特別是利益攸關方的廣泛質疑和反對,在日本國內也引發強烈擔憂。

日本《東京新聞》的文章說,“日本政府以烏克蘭危機導致電力供應緊缺為由,轉向積極利用核電。但是,如何確保核電設施的安全並讓民眾放心,仍存在巨大疑問。”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