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製造十年進化論|東莞:“世界工廠”如何完成科創轉身

2022年11月18日07:11

  東莞製造,傳奇正在繼續。

  2021年,東莞GDP邁過“萬億大關”,成為全國第15個萬億GDP、千萬人口的“雙萬”城市。而1978年,東莞GDP為6.1億元,彼時,東莞還是四季飄香的農業縣。

  從中國第一家“三來一補”企業——太平手袋廠蹣跚起步,“借船出海”實現農村工業化,到“東莞塞車,全球缺貨”,東莞白手起家,起步於製造業,揚名於製造業,創造了無數經濟奇蹟。

  近年來,突圍國際金融危機後的“世界工廠”東莞,從勞動密集型走向數字化、智能化,曆經“騰籠換鳥”“機器換人”,聚焦於“科技創新和先進製造”。

  東莞經濟的傳奇,除了“北接廣州南鄰深圳”的優勢地理方位外,還有其他原因嗎?作為廣東“四小虎”之一的東莞,掀起的千帆競逐的製造大潮,在近十年,又帶來怎樣的驚喜?當前複雜的國際環境下,這座城市又如何應對重重挑戰?10月下旬,澎湃新聞記者走進東莞,探尋這座“製造名城”的張力。

  傳統製造,華麗轉身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東莞農村地區以“三來一補”企業為突破口,基本實現了農村工業化。1985年工業產值首次超過農業產值,城市化率達到21%,並設立縣級市。

  1988年東莞升格為地級市。1994年的東莞,提出了“第二次工業革命”的發展戰略,以IT產業為代表的現代製造業和高新技術產業迅猛發展,民營經濟在與外資企業的協作配套中逐步成長,形成了以加工貿易為主的工業體系。“東莞製造”享譽全球。

  而在電子信息產業之外,東莞的新材料、食品飲料、紡織服裝鞋帽等傳統產業也是其經濟的重要支柱,目前均已是千億級規模。

  近十年,以東莞徐記食品有限公司(下稱徐福記)為代表的傳統產業正在加速“進化”。

  走進徐福記的生產車間,僅有少數人員在進行數據監測或產品的包裝檢查。沙琪瑪工廠中飄蕩著甜蜜香氣,大型機械設備運行有條不紊,基本所有流程已經實現自動化。

徐福記的自動化打蛋車間。受訪者供圖
徐福記的自動化打蛋車間。受訪者供圖

  上世紀70年代,台灣徐氏四兄弟走街串巷叫賣糖果。1992年,四兄弟前往東莞建廠,從事糖果貼牌加工,1994年創建徐福記品牌。徐福記早年間貼著“勞動密集型”的標籤,十年前最旺季的時候,工廠人數超過1萬。

  2013年,內部成本的壓力倒逼徐福記開啟自動化、數字化、信息化升級之路的探索。

  從機器換人,到定製化的全流程自動化,徐福記用了近10年的時間。

  製造總部總經理鮑喜濤告訴記者,2020年,徐福記的車間實現無紙化操作,車間的關鍵工藝通過傳感器採集數據,物聯網將過去的手工記錄本換成Pad、數字化看板。

  “自動化對徐福記來說,意味著從勞動密集型向智能製造的華麗轉身。起初考慮的是節約成本,後來對品質穩定性、食品安全都有極大的好處。”鮑喜濤說。

  2014年,東莞“機器換人”大幕開啟,以高端裝備和智能製造為抓手,在重點行業、重點領域、重點環節率先實施機器人智能製造應用示範。

  在這一背景下,很多企業,開啟了現代化的精益管理。傢俱製造企業作為東莞傳統支柱產業的組成細胞,能更容易吸收到這一輪智造變革的養分,實現換新賽道超車。

  走進位於厚街鎮的慕思健康睡眠股份有限公司(慕思股份,001323.SZ,下稱慕思)的工廠,巨大的立庫(自動化立體倉庫)充滿現代工業氣息,物料與產品跨車間、跨樓層自動化配送,系統看板報表實時監控和分析數據。

慕思床墊二部立體倉庫。受訪者供圖
慕思床墊二部立體倉庫。受訪者供圖

  慕思創立之初,軟體傢俱行業基本純手工生產。2014年前後,慕思發現,質量標準上的管理存在困難,會因為人的主觀理解不同質量標準出現偏差。慕思開始尋求變革,實施“機器換人”,並引入全球先進的自動、智能化設備和工業流程。

慕思的自動生產線。受訪者供圖
慕思的自動生產線。受訪者供圖

  數字化轉型為慕思帶來產能的大幅增長,近三年,慕思主要產品產能提升30%-60%,單品人工成本下降9%-59%。慕思股份董事、副總裁盛豔為記者舉了一個例子,“床墊的自動包裝從過去的六七道工序精簡為一道工序。”

  傳統製造,已經不傳統。

  中山大學先進製造學院副院長吳嘉寧告訴記者,從曆史沿革看,在早年間,東莞的傳統製造就已經佈局深厚,湧現出眾多民營企業,且形成產業集群,這些企業擁有設備、相關上下遊及穩定訂單,進行迭代和改造會更有基礎條件。

  “在工業4.0階段,早期的積累有助於迅速佔據軟硬件條件的優勢,實現產業的轉型和升級。”吳嘉寧說。

  電子信息、高端裝備,迅猛發展

  “全國每生產5部手機,就有1部產自東莞。”邁入新世紀的東莞,逐漸形成了以電子信息產業為主導,門類齊全的工業體系。全球95%的IT產品可在東莞配齊,一批技術密集型高附加值行業加速發展成為龍頭產業。

  2021年,東莞電子信息產業集群營收超萬億規模,手機產量達2.45億台,是2012年(6729萬台)的3.6倍。

  在新能源方面,東莞消費電池產值規模約占全國的15%,產業鏈上下遊企業1300多家,擁有東莞新能源(ATL)、振華新能源、創明電池、鋰威能源等眾多電池生產廠家。

  與此同時,工業檢測裝備行業也迎來增長。廣東正業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正業科技,300410.SZ)作為工業檢測智能裝備提供商,深耕鋰電、PCB(印刷電路板)、平板顯示行業多年,並進軍半導體領域。自主研發包括適用於鋰電、半導體及電子製造行業的X射線智能檢測設備,PCB行業用智能檢測及自動化設備,平板顯示行業用綁定、貼合、背光組裝等中後段模組全自動化生產線等產品。

正業科技的鋰電池X-RAY智能檢測設備。受訪者供圖
正業科技的鋰電池X-RAY智能檢測設備。受訪者供圖

  正業科技走出了單機離線檢測-自動化在線檢測-集成化解決方案-工業檢測智能產線的技術、產品發展之路,涵蓋了光、機、電、軟和圖像處理等核心技術,可根據工藝及特殊需求進行定製化開發。

  電氣機械及設備作為東莞繼電子信息之後的支柱產業,近年保持著較快的增長勢頭,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由2012年的278.1億元提升至2021年的1081.3億元。東莞參與創建的“廣深佛莞”智能裝備集群入選第二批國家先進製造業集群。

  東莞市凱格精機股份有限公司(凱格精機,301338.SZ)研發生產的錫膏印刷機也是電子製造產業鏈中的重要設備。

  長期以來,電子工業自動化精密裝備高度依賴進口,以錫膏印刷設備為例,因SMT(表面貼裝技術,將電子元器件貼裝至線路板表面並銲接的工藝)生產線中大部分品質缺陷是由於錫膏印刷不良引起的,過去很長一段時間內,美國MPM、德國EKRA、日本鬆下等品牌設備曾是下遊電子工業客戶採購的首選對象。

凱格精機工藝人員對運行設備進行調試。受訪者供圖
凱格精機工藝人員對運行設備進行調試。受訪者供圖

  “做設備不是一蹴而就的,最初做出來可能只有60分。”凱格精機總經理劉小寧告訴澎湃新聞記者。

  起初,凱格精機集幾家國外品牌之所長結合自己對設備工藝的理解,在2006年推出首款錫膏印刷設備。為打開最初的市場,將30台設備送給客戶,“你們免費用,只有一個要求,要反饋意見,提需求,幫助我們改進。”中國企業和海外品牌競爭,往往通過這個路徑,從基礎的、低端的開始做起,“干中學,邊干邊總結經驗提升技術,一級級台階往上走。”

  隨著電子裝聯的工藝需求向小型化、複雜化發展,電子元器件的尺寸越來越小、IC集成度越來越高,對錫膏印刷機的精度、穩定性和印刷工藝要求就更高。2014年,凱格精機首次使用了01005元器件,是全球首家完美印刷01005的公司,目前能印刷的最小尺寸是55x75μm。

  凱格精機不斷優化設備性能及工藝方案,成為中國SMT領域最大的設備製造及服務商之一,遠銷海外50多個國家和地區,全自動錫膏印刷機性能及市場占有率處於全球領先地位。

  “目前我們設備的定位精度、印刷精度等關鍵技術指標已處於全球行業領先水平。一年銷量約四五千台,相當於市場增加了四五千條生產線。”劉小寧說。

  2011年,東莞確立了“五大支柱、四個特色”的產業發展結構,“五大支柱”即電子信息、電氣機械及設備、紡織服裝鞋帽、食品飲料加工、造紙及紙製品;“四個特色”即玩具及文體用品、傢俱、化工、包裝印刷。

  近年來,在“五支四特”的產業基礎上,培育湧現了一批新產業、新動能。

  2021年,東莞提出選取新一代電子信息、高端裝備製造、紡織服裝鞋帽、食品飲料作為戰略性支柱產業集群,選取軟件與信息服務、新材料、新能源、生物醫藥及高端醫療器械、半導體及集成電路作為戰略性新興產業集群,構建“4+5”產業集群培育體系,目前已形成了“萬、千、百”億級的產業集群發展梯隊。

  從代工到自主品牌,從手工加工到高新技術

  在中國經濟發展版圖中,東莞是極其重要的觀察窗口。多年“打拚”,這裏醞釀出了完善的產業鏈配套,並且擁有強大的成果轉化能力。

  然而,一路走來,東莞從未輕鬆過。

  與其他外向型經濟特徵明顯的城市類似,東莞對國際市場形勢敏感。

  2008年金融危機呼嘯而來,外貿企業遭遇寒冬。

  2015年,世界經濟疲軟,我國經濟換擋提速,傳統企業轉型升級加速。2019年以來,疫情、中美經貿摩擦、國內外經濟下行,對全球製造業供應鏈產生衝擊,不少企業面臨物流、原材料、人工、資金等不同的困難。

  壓力,倒逼著東莞突圍。

  十年間,東莞共有8份市政府“一號文”與製造業發展相關。2014-2016年,連續三年,“一號文”加碼,掀起了智能製造的熱潮。自2017年起,東莞創新開展了“企業規模與效益倍增計劃”,引領全市製造業企業轉型升級。

  截至2021年底,倍增計劃試點企業中,共計擁有16292項發明專利、23項國家馳名商標,共計納入38家上市企業和91家專精特企業(25家工信部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66家省級專精特新企業)。

  目前已佔據華南地區最大市場份額的“倍增企業”東莞怡合達自動化股份有限公司,是傳統製造業通過產業鏈整合發展壯大的典型案例:通過設立工業自動化零部件採購B2B電商平台,去掉中間商和零售商環節,實現零部件廠商與終端設備廠商直接交易的產業鏈縱向整合。

  隨著國內自動化機器人設備不斷成熟、價格走低,東莞的傳統代工製造企業也走上了求變發展之路。部分企業逐步脫離代工發展模式,尋求自主品牌發展和轉型升級。

  數據記錄著這些變化。東莞原始設計製造商(ODM)+代工廠經營自有品牌(OBM)比重由2015年的73.5%提升至2020年的77%,提高3.5個百分點。以“三來一補”起家的東莞,慢慢撕掉“代工”城市的標籤。

  廣東生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生益科技,600183.SH),實現了從成立之初依靠來料加工、引進美國配方到如今完全自主創新的跨越,寫就覆銅板領域龍頭企業的成長之路;擁有國家級單項冠軍產品“液態金屬”的東莞宜安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宜安科技,300328.SZ)從創辦之初的手工加工廠轉型升級為高新技術企業,成為“東莞製造”到“東莞智造”的例證。

  東莞的製造企業,越來越多主動變革,順勢而為。

  而東莞“直筒子”的市-鎮二級管理結構也為各鎮街(園區)的特色產業奠定行政基礎,虎門的服裝和線纜、長安的電子信息和五金模具、大朗的毛紡織、厚街的傢俱製造和批發零售業……隨著出口放緩,發展內銷成了今年企業轉型的共同關鍵詞。內銷之外,科技創新、產業升級的不斷推進,也使得很多製造業重鎮實現了二次飛躍,不斷迭代。

  此外,科創資源也加速在東莞雲集。

  近年來,除了華為,東莞還吸引了不少深圳企業的目光。2016年,考慮到東莞完善的電子產業生態,藍思科技成立子公司藍思東莞,落地鬆山湖,生產顯示屏視窗玻璃、觸控模組等產品。這些企業的進軍,為東莞的高新技術產業發展增添了信心。

  10年間,鬆山湖的電子信息、生物醫藥、智能裝備製造、新材料等產業蓬勃發展。華為終端、華貝電子、歌爾智能、紅珊瑚藥業、菲鵬生物、眾生藥業、彙川科技、拓斯達等一批頗具行業影響力的企業在這裏發展壯大;香港科技大學李澤湘教授領銜打造的鬆山湖國際機器人產業基地,走出了李群自動化、雲鯨智能、逸動科技等一大批新銳科技企業。

  東莞也蘊藏了珠三角最強的科研能力,散裂中子源、南方光源、鬆山湖材料實驗室等重大平台的聚集,推動鬆山湖形成全球難得一見的科研製高點。

  東莞傳奇,未完待續

  東莞,河湖縱橫、山巒疊嶂,“半城山色半城水,一脈三江莞邑香”,這座嶺南風味濃厚的千年古城,從銷煙之地、世界工廠,發展成為如今的“智造之城”“科創高地”。

  這座城市,總是處於“創業”的狀態。

  除了改變粗放型模式,從勞動密集型走向技術密集型,東莞還大力發展內源型經濟,推動經濟結構戰略性調整。2012年,東莞外向依存度為175.6%,到2021年,這一數據降為140.5%。

  這十年,東莞的工業市場主體數量倍增。截至2022年8月,東莞的工業企業達20.4萬家,是2012年的3.5倍;規上工業企業達1.28萬家,是2012年的3倍,數量位居全國地級市第一。

  東莞,也在充分利用大灣區各項政策優勢和地理環境優勢。

  大灣區是國內最大的半導體應用市場,在與外部環境的互動反饋中,東莞初步形成了以封裝測試、設計為核心,以設備、原材料及應用產業為支撐的產業佈局,安世半導體、中镓半導體、天域半導體等企業在東莞紮根發展。

  2020年7月,鬆山湖科學城正式納入大灣區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先行啟動區建設,標誌著鬆山湖科學城建設正式上升為國家戰略,成為國家參與全球競爭與合作的重要力量。2021年4月,香港城市大學(東莞)校區在東莞鬆山湖正式奠基,定位為推動“東莞製造+香港科創”。

  大科學裝置、大平台、大學府、大企業,優質創新資源彙聚,為灣區時代的東莞開啟新篇章。

  東莞,續寫傳奇。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