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Do鑽戒真愛營銷“失靈”:3次IPO未果、營收淨利腰斬、大批員工遭遇欠薪

2022年11月24日08:05

  主打真愛營銷的I Do鑽戒,今年再次迎來艱難時刻。

  今年上半年,I Do鑽戒母公司恒信璽利營收淨利雙雙大幅下降。而在新三板掛牌的恒信璽利,曾多次衝刺A股IPO,但均以失敗告終。

  經營困難之下,新浪科技發現,I Do鑽戒母公司正在大規模註銷各地分公司,不少員工聲稱遭遇了長達數月的欠薪,一些供應商的貨款也遲遲未付,向法院申請強製執行。

  這家由“鑽石王老五”、知名主持人李湘前夫李厚霖創辦的企業,究竟怎麼了?

  主打真愛營銷,被DR碾壓?

  2006年,I Do品牌在北京開設了首家珠寶精品店,截至目前已在全國開設超過700家門店,遍佈230餘座城市,擁有100多萬會員。2021年12月,I Do正式宣佈陳小春、應采兒夫婦為品牌全球代言人。

  對於I Do的品牌內涵,官網上介紹稱,“I Do”源自婚禮的誓言,代表著步入婚姻殿堂的愛侶對於愛情忠貞不渝的承諾,是最神聖的愛情宣言。一句“I Do”,婚戒滑入無名指,自此以愛為名,相守一生。

  這個品牌理念與另一家珠寶品牌DR十分相似。

  DR一直主打“一生只送一人”的理念,依靠“男士一生僅能定製一枚”的銷售規則,吸引了大量女性用戶的關注。I Do的名稱與理念與此相似。

  不過,與DR相比,I Do在收入規模、利潤等指標上差距較大。

  I Do母公司恒信璽利發佈的2021年財報顯示,報告期內營業收入同比上漲28.73%至22.61億元,歸屬於掛牌公司股東的淨利潤同比上漲6.13%至1.13億元。

  而DR母公司迪阿股份此前發佈的2021年年報,報告期內公司實現營業收入46.23億元,較上年同期增長87.57%;歸母淨利潤13.02億元,較上年同期增長131.09%。

  對比來看,DR母公司迪阿股份的營收是I Do母公司恒信璽利的2倍有餘,淨利潤更是超過10倍。

  而截至2021年,DR公司門店數量為461家,I Do則擁有終端門店數715家,也即是DR在門店數量不及I Do的情況下,實現了營收和淨利潤的碾壓。

  另外,與I Do的真愛營銷形成鮮明對比的是,I Do創始人、董事長李厚霖的早年感情生活卻頗具爭議,與娛樂圈的多位女星牽扯甚多。

  從2000年左右初識女歌手、演員周豔泓,到2003年與周豔泓分手追求演員秦海璐,再到2004年和主持人、演員李湘宣佈結婚2006年再離婚。短短六年的時間,李厚霖先後經曆了三段矚目的感情,更是被前女友秦海璐公開指責。

  陳小春“救不活”業績,營收淨利雙降

  在珠寶界,邀請明星代言吸引用戶購買是慣用的手段。

  不過在2021年底宣佈陳小春、應采兒夫婦為代言人後,I Do的業績卻並沒有因此而變好。今年上半年,恒信璽利實現營業收入6.28億元,同比下降41.99%;淨利潤704.44萬元,同比下降88.62%。

  不只是營收和利潤雙雙下滑,I Do同時關閉了大量門店。其2021年財報顯示,至報告期末公司開設總計715家線下門店,而到今年6月時卻只剩下630家,關閉了85家線下門店。

  恒信璽利在財報中表示,2022年上半年,國際形勢複雜嚴峻,全球經濟繼續低迷,國內疫情呈現點多、面廣、頻發的特點,對經濟運行的衝擊影響加大。受疫情影響,公司經營壓力有所增加。

  恒信璽利給出的對策是,推行“克拉戰略”,也即是通過以大克拉鑽石和彩寶定製為核心的“克拉定製”服務,切入高級珠寶市場。其半年報顯示,克拉等級以上的高級珠寶銷售佔比,已超過I Do品牌整體營收的20%。

  不過即使如此,還是沒能阻擋I Do業績的崩塌。

  多次衝刺IPO未果,大資本退出

  2015年,I Do母公司恒信璽利成功掛牌新三板,不過李厚霖的野心不只如此,他一直有個IPO夢。

  在登陸新三板的次年1月,恒信璽利就向北京證監局報送了上市輔導備案材料,開始IPO征程。但數月後公司又主動叫停了IPO進程。恒信璽利對外公告的原因是,根據經營發展需要,公司註冊地將由北京變更至西藏拉薩曲水縣。

  西藏拉薩曲水縣是證監會所劃定的貧困縣之一,當時證監會推出了IPO扶貧新政,李厚霖想借此讓恒信璽利走貧困縣的IPO綠色通道。

  但2017年、2018年和2019年,恒信璽利連續三次遞交IPO申請,均無疾而終。

  接連IPO失利之下,投資機構也扛不住退出壓力。2018年,恒信璽利的第三大股東紅杉資本清倉退出,最終另一家珠寶品牌周大生接盤了這16.6%的股份。

  今年11月,有投資者在投資者關係平台向周大生董秘提問:“投資的恒信璽利公允價值持續下降,請問公司對其打算如何處理?”周大生方面僅稱“目前恒信璽利是財務投資”。尷尬的是,周大生投資恒信璽利數年後,雙方卻鮮有業務合作和協同。

  陷入欠薪風波,超三成員工被裁

  業績下滑,IPO無果,I Do已經陷入了經營困難之中。

  多位I Do員工反饋,遭遇了長期欠薪、變相裁員不賠償等。一位員工表示,從去年底開始,I Do便大規模欠薪,普通員工普遍欠薪數月,總監級別甚至超過一年。今年4月和10月,I Do還進行了兩次大裁員,其中4月裁員中籤訂協議賠償金9月30日支付,但至今大部分人仍未收到,甚至欠薪也未結清。

  新浪科技從恒信璽利半年報中發現,今年上半年,恒信璽利員工數由1684人減少至1104人,半年減少了580人,超過三分之一。

  另一位華南大區員工則是在今年10月無故被裁,他稱目前工資欠款及賠償均未結清,員工的報銷拖了幾個月也沒有音訊。他透露,不只是員工,I Do還拖欠供應商貨款。

  “公司無腦營銷燒錢無度”,他說,即使在入不敷出進貨都沒錢的情況下,I Do依然在巨額燒錢搞營銷,卻並沒有帶來相應的收益。

  去年底以來,雖然經營困難,I Do確實一直在持續投入營銷,比如2021年12月簽約新代言人,2022年5月與健身教練劉畊宏夫婦的直播間合作,以及2022年5月與王者榮耀的IP合作等等。

  “企業文化:相信愛、感受愛、傳遞愛,現在員工們感受不到愛,也不相信愛,也傳遞不下去,有錢給明星卻沒錢發薪水?”他吐槽道。

  新浪科技發現,I Do母公司恒信璽利目前大量分支機構已經註銷。天眼查顯示,在其137家分支機構中,只有14家還處於存續和開業狀態,其餘全部被註銷。

  這也給員工維權製造了困難。一位在I Do工作3年的員工表示,在公司不開工資的情況下幹了4個月,結果被告知公司大區解散。“原來還相信公司,結果發現我手裡的勞動合同無效,公司把分公司註銷了,讓我投訴無門。”

  供應商們也在維權。

  近日,天眼查顯示,恒信璽利新增被執行人信息,執行標的超243萬元,執行法院為北京市平穀區人民法院。該案件為服務合同糾紛,原告為河北博嶽通信技術股份有限公司;11月,恒信璽利再新增了多條被法院強製執行的信息,涉及金額在幾十萬元到上百萬元不等。

  內憂外患的I Do,該如何自救?(文/張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