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申辦2031年女足世界盃,成功率有多大?

2022年11月25日16:10

  來源:中國經濟週刊  

  《中國經濟週刊》記者 王紅茹 | 北京報導

  四年一度的足壇盛宴正式開賽,全世界球迷熱情高漲。此前一個月,中國提出2031年申辦女足世界盃,更讓人們十分期待,寄希望中國女足能夠“搭乘”申辦世界盃的東風和契機,走上複興之路。

  早在1991年,中國曾舉辦過第一屆女足世界盃,若能成功申辦2031年女足世界盃,將在世界女足史上呈現美麗的“40年之約”。也因如此,當中國將申辦2031年女足世界盃作為目標時,人們如此期盼著這一時刻的到來。

  申辦2031年女足世界盃,女足實力添底氣

  著名足球評論員李戈至今對2月6日晚在印度舉辦的2022年女足亞洲盃決賽印象深刻。

  “中國女足對韓國的這場比賽,可謂是險象環生、驚心動魄,堪稱史詩級驚天大逆轉,最終時隔16年奪得了亞洲盃冠軍,非常不容易。”李戈接受《中國經濟週刊》記者採訪時表示,其實中國女足並沒有日本、韓國、朝鮮隊的實力強,但與韓國女足的決賽中,在幾次落後對手的情況下,以永不言棄、絕不服輸的拚搏精神和頑強的意誌力成功扳回比分,“她們是靠頑強的拚搏拿的冠軍,很了不起。”

  不只是今天,中國女足有著優良的傳統和輝煌的曆史,曾經多年逼近或處在世界女足的巔峰位置上。

  1986年,中國女足首次參加女足亞洲盃,就在決賽中2:0擊敗日本隊奪得冠軍,自此開創了中國女足在該項賽事上的輝煌曆史。從1986年到1999年共7屆亞洲盃,中國女足連奪7次冠軍。

  1999年女足世界盃決賽,至今令國人記憶猶新。中國女生們和美國女足頑強鏖戰120分鍾,最終在點球大戰中憾負對手拿到亞軍。那一場代表著當時世界女足足壇最高競技水準的決賽,在世界女足曆史上寫下了厚重的一頁。

  “不可否認的是,在過去一段較長的時間里,中國女足陷入了低穀,不僅在亞洲失去霸主地位,在東京奧運會上,也接連被歐洲後起球隊擊敗。好在東京奧運會以後,中國女足重整旗鼓,逐步走上了正軌。”李戈說。

  今年2月,中國女足拿下亞洲盃冠軍,給了中國重新申辦世界盃的信心和底氣。

  據國家體育總局網站10月24日消息,國家體育總局、教育部、財政部、中國足協近日聯合印發《中國女子足球改革發展方案(2022-2035年)》(以下簡稱“《方案》”)。《方案》按照2025年、2030年和2035年設置了三個階段的發展目標,其中,積極申辦2031年女足世界盃被列入《方案》的第三階段目標之一。

  是否只有拿到世界盃冠軍或者進入世界盃4強才有資格申辦世界盃?李戈的回答是否定的,“當然不是。但無論是男足還是女足,如果作為東道主申請舉辦世界盃,最起碼要具備一定的實力,這是硬件基礎。”

  在李戈看來,目前中國女足有相對於男足完全不可同日而語的實力,“這就給了我們底氣,再加上距離2031年還有9年時間,給中國女足留足了充分的準備時間和進步空間。”

  2031年女足世界盃的目標是奪前三

  把申辦女足世界盃作為目標,這是中國針對世界女足發展潮流、中國女足現狀所作出的客觀決定。從出台的《方案》看,分為“總體要求”“主要任務”和“組織保障”三個主要部分。

  《方案》要求,到2025年,改善女足發展的環境和氛圍,夯實女足發展基礎,體教融合的女足青訓體系初步形成;女足國家隊力爭獲得2023年女足世界盃、2024年奧運會前8名。到2030年,女足重返世界一流強隊行列,女足聯賽組織和競賽水平達到亞洲一流;女足青少年足球人口大幅增加,訓練水平和競技成績顯著提升;女足國家隊力爭獲得2027年女足世界盃、2028年奧運會前4名。到2035年,中國女足實現全面發展,女足參與人口和社會化程度大幅提升;女足聯賽組織和競賽水平達到世界一流;積極申辦2031年女足世界盃,力爭獲得2031年女足世界盃、2032年奧運會前3名。

  《方案》的主要任務包含“建立完善的組織管理體系”“加強女足國家隊的建設和管理”“完善女足競賽體系”“大力發展女足青訓”“改革推進校園女子足球發展”“加快女足教練員隊伍建設”“普及發展社會足球”七個板塊。

  其中,“完善女足競賽體系”板塊提出:實行中超俱樂部“男足帶女足”發展模式,探索把建立女足職業俱樂部作為中超俱樂部的準入條件之一,並納入中超俱樂部規範化建設綜合排名的重要評估指標,推動女足職業化進程;研究推動女足俱樂部股權多元化;製定女足俱樂部人才引進和薪酬管理規範,自2023年起實施女足俱樂部投入帽、工資帽等政策,實現俱樂部的財務收支平衡和健康可持續發展等。

  “多年來,國家層面對中國足球的支持一直沒有變,相繼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支持足球事業的發展。在男足條件不成熟的情況下,先從女足做起,通過完善女足競賽體系等方方面面,推動中國足球大踏步前進。”李戈向《中國經濟週刊》記者表示。

  申辦女足世界盃將為中國帶來什麼?

  申辦女足世界盃將為中國帶來什麼?這是很多國人關注的問題。回顧2008年在中國舉辦的夏季奧運會和2022年初舉辦的冬季奧運會,答案不言自明。

  2008年北京奧運會,堪稱中國從體育大國邁向體育強國的一個重要拐點。

  公開資料顯示,2008年北京奧運會投入使用的場館共31處,包括12個新建場館、11個改建場館和8個臨建場館。其中,作為北京奧運會中心的“鳥巢”體育館,用121000噸鋼建成,建築費用高達23億元。這個投資規模和建設規模直到今日都是曆屆奧運會中的“大手筆”。

  從總投資金額看,相關資料顯示,為準備北京奧運會,我國總投入是2800億元。這筆錢包括基礎設施建設、奧運會具體營運費用等。從奧運會具體營運方面看,奧組委公佈的數據顯示:預算投資120.675億元,收入121.875億元,收支相抵直接盈利1.2億元人民幣。這份預算收支,並沒有包括前期投資和後期營銷。

  從後奧運經濟看,2008年北京奧運會在為中國經濟發展提供穩定的社會環境方面起到了積極作用,推動中國進一步擴大開放,使中國經濟更好地適應經濟全球化進程。從數據看,自2008年以來,中國GDP從4.6萬億美元上升至2021年的18萬億美元。在過去的十多年里,中國與亞洲、歐洲、非洲和美洲國家的貿易聯繫不斷加強,與世界經濟的聯繫更加緊密。

  除了經濟效益,奧運遺產更具有穿透時光的價值。2018年,時任北京國資公司副總裁武曉南曾表示:“北京奧運會留下的遺產,首先是這些奧運場館,這是硬件。在這十多年的過程中,以鳥巢、水立方為代表的奧運場館的運營中,發生了很多精彩的故事,這是我們十年來更寶貴的財富。”

  如果說14年前的北京奧運會成就了奧運遺產利用的典範,那麼,2022年初舉辦的冬奧會,雖付之於冰雪,但又不止於冰雪。

  “北京冬奧會雖然落下帷幕,卻給人們留下了不可泯滅的美好回憶。無論是開幕式上的迎客鬆,還是閉幕式上的送別柳,以及‘冰立方’‘雪如意’這些具有中國式浪漫的冬奧場館,都是對中國精神和韻味的極致表達。這些冬奧遺產,不論是有形的還是無形的,都難以用物質來衡量。”李戈說。

  北京在向國際奧委會提交的申辦報告中提到,北京申辦冬奧會成功,可以帶動3億人參與冰雪運動。國際奧委會主席托馬斯·巴赫對此尤為欣賞,“北京為我們勾畫了將冰雪運動推廣至數億人的前景”。他表示,中國政府已經注意到體育的教育功能和社會作用,借助冬奧會促進冰雪運動普及,是國際奧委會最為讚賞之處。

  “讓3億人參與冰雪運動,我們已經做到了。一進入冬天,如果沒有疫情,冰場雪場都是人滿為患,老百姓現在有熱情、有消費能力參與冰雪項目。這也是冬奧會讓冬季項目在群眾中普及方面的巨大推動作用。”李戈說。

  讓李戈印象深刻的,還有龐大且充滿鋼鐵大片既視感的首鋼園。

  在大多數人的印象中,首鋼園的命運總跟奧運連接在一起。2004年,為舉辦2008年北京奧運會,作為北京最大鋼鐵企業的首都鋼鐵集團,在“還北京一片藍天”和“治理大城市病”的時代要求下,將一切涉鋼項目搬遷到了河北唐山;2022年,隨著北京冬奧會的舉辦,沉寂多時的首鋼園脫胎換骨,經過多年的更新改造後,又華麗轉身煥發出了新活力。尤其在冬奧會結束後,滑雪大跳台與冷卻塔成為遊客們圍觀打卡的熱門地點,人們在此感受著冬奧會的餘溫。

  “北京首鋼園,現在儼然成了北京西邊的‘798’,首鋼園搭建的滑雪大跳台與冷卻塔,也成了網紅之地,外國人看了以後都會伸出大拇指讚歎不止。這就是冬奧會留下的遺產,不是用金錢能夠衡量的。”李戈說。

  女足申辦2031年世界盃能否成功?李戈對此信心滿滿,“中國已經舉辦了兩屆無與倫比的奧運會,已經向世界交出了最好答卷。而且,這種舉國體制辦奧運的優勢不是其他國家能夠相比的,現在中國表明態度提出申辦2031年女足世界盃,成功概率很大”。

  設想一下,2031年如果女足申辦世界盃成功,又將給中國帶來什麼樣的變化?李戈向《中國經濟週刊》記者表示,國際奧委會的宗旨是,借舉辦一場體育賽事,推動一個國家、城市以及相鄰區域的現代化進程,推動一個國家、城市人民生活品質改善、觀念變化,增強跟外部世界的連接。“相信中國女足能夠成功申辦2031年世界盃,到時會給我們帶來更多意想不到的驚喜和變化。”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