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納克的藥方能挽救英國經濟嗎?

2022年11月26日19:50

#參考封面秀#【#蘇納克的藥方能挽救英國經濟嗎#?】英國《旁觀者》週刊11月19日刊登題為《緊縮:痛苦還要持續多久?》的文章,作者是凱特·安德魯斯。全文摘編如下: 里希·蘇納克已經開啟了一個緊縮的新時代,不僅有奧斯本時代的那種削減開支,還包括增稅。他的財政大臣傑里米·亨特說,這個計劃不僅僅是為了平衡賬面,也是為了控製通貨膨脹,因此這將是蘇納克時代的主題:2.0版的緊縮。 發達國家中表現最差 在競選黨魁的整個過程中,蘇納克一再爭辯說,不能再把居高不下的赤字當做一個選項了。他說,艱難的決定還在後頭,所有與之相悖的說法都是“妄語”。批評他的人說,這是一種安全至上的“財政部的觀點”,英國有足夠的空間去借更多的錢。但蘇納克確信,疫情期間累積的債務——不僅是英國,還有世界各國——肯定會在某個時候敲響警鍾。這記警鍾在莉茲·特拉斯和誇西·克沃滕試圖繼續推行“借錢花”計劃的時候敲響了。現在,蘇納克和亨特正試圖作出回應。 他們提出的解決方案絕非美妙。英國似乎正進入一個稅收將繼續慢慢增加、直至經濟增長的勢頭改善的階段。這根本不是什麼解決辦法,因為增加稅收極少能帶來經濟增長。增長將從何而來?苦難的盡頭是不是就在眼前呢? 儘管蘇納克迫切需要馬上著手去做,但他尚未找到這拚圖中的缺失部分。亨特“秋季預算案”的出台正趕上有消息傳出,通脹率在截至10月的一年中達到11.1%,再次超過預測值。英格蘭銀行預測,英國經濟將到2025年才能開始增長,預計屆時英國將成為唯一經濟尚未恢復到疫情前水平的大國。這不僅僅在二十國集團或歐洲算得上最糟糕的增長率,也是發達國家最糟糕的增長率。 特拉斯把她的執政議程定義為“增長、增長、增長”,而蘇納克的陣營似乎奉行的是“收稅、整肅、等待”。 但這個等待期將是痛苦的。收入最高的人將繼續貢獻最大的份額,上繳的養老金和稅“吸走”了他們47%的收入。但一些收入少得多的工人處境會更糟糕。一名年收入5.1萬英鎊、有未償還學生貸款的應屆畢業生,將支付高達51%的邊際稅率。 試圖避免轉向大政府 稅收帶來的痛苦在很大程度上是由“財政拖累”(財政拖累是指由於稅收起點的上調與通貨膨脹水平不符,導致稅務收入上升,人民實際收入減少——本網注)造成的。在“財政拖累”下,工人們在沒有扣除通貨膨脹因素的情況下就被納入到更高的稅率檔次。預計未來3年還會有150萬人(包括一些教師、護士和警察)被納入到40%(或更高)的稅率檔次。 在許多情況下,工人們一邊將繳納更多的稅款,一邊同時經曆實際的減薪:由於工資漲幅落後於通脹,普通工人的工資將下降3%。由於個人免稅額不變,另有100萬兼職者——即年收入12500英鎊——將被納入到繳納所得稅的行列。清潔工、保安、做兼職餬口的父母也會受到影響。一些鼓勵工作的獎勵將使原本領取通用福利的員工每多賺一英鎊只能留下45便士。 這就讓人很鬱悶了,因為這些“奮鬥者”本應是保守黨的核心選民,但收入最高的1%只能提供那麼多稅款:他們賺走了總薪水的13%,貢獻了所得稅的28%。如果國家開支激增,就將由普通勞動者為此埋單。 早在蘇納克擔任財政大臣的時候,他會問一個問題:英國在脫歐後希望成為一個什麼樣的國家?是一個低稅收、低開支的國家,還是歐洲式的社會民主國家,稅負與法國和德國一樣高?他偏愛前者,但在鮑里斯·約翰遜的領導下,英國正在不假思索地、不可逆轉地走向大政府模式,如果保守黨繼續作出巨額開支的承諾,那麼隨之而來不可避免的就是加稅。他認為,英國必然成為歐洲那種大政府、大手大腳花錢的國家。 為了避免向這個方向轉變,蘇納克經常試圖把自己變成一個障礙,阻擋批準花更多錢的申請。一位大臣說:“根據我的經驗,他一直是那個要求減少開支的人。我尊重這一點,但我的很多同事不這樣看。”這是蘇納克現在最大的政治難題之一,既要過議員同行這一關,也要過公眾這一關。拒絕花更多的錢在政治上並不討好,尤其是英國已經長期深陷不用多大代價就可隨意花錢了。 在一些圈子裡,蘇納克被稱為夏季黨魁競選活動上的“送葬人”,因為他在競選活動中露面時經常發佈一些有關公共財政狀況和英國經濟狀況的可怕消息。他的診斷結果是許多人都不願意聽到的,不管是在保守黨內還是在保守黨外。他是英國少數為可能出現的通貨膨脹做準備的政客之一。他對特拉斯經濟計劃發出的警告也很快得到證實。 小步慢走能否來得及 但現在的任務不僅僅是糾正特拉斯時代的錯誤。如果是這樣的話,蘇納克和財政大臣肩上的擔子就輕鬆了:他們抵達唐寧街不久就使英國的借貸成本回落到“迷你預算”前的水平。然而,特拉斯的44天任期證明了一件事,英國將成為第一個被債券市場另眼相看的主要國家,要為疫情發生前和疫情期間許下的那些承受不起的花錢承諾付出代價。 當他不情願地支持一次次實施封鎖措施時,他懷疑這些措施會造成長期的經濟損失。私下裡,他承認他沒有預見到有那麼多人,尤其是50歲以上的人,不會重返工作崗位。雖然提前退休是疫情後的全球趨勢,但英國是唯一經濟不活躍度(例如人們不工作,也不找工作)越來越高的發達經濟體,即便在封鎖措施結束後也一直呈上升趨勢。 雖然現在可能還沒有正式宣佈,但英國很可能已經陷入衰退——由於100萬人離開了勞動力大軍,衰退愈發糟糕。 本週早些時候,新的福利人口數字公佈,不過不是通過新聞媒體發佈,而是通過一個受到密碼保護的政府網站。結果是福利申領者的總人數為520萬。英國許多城市的問題非常嚴重:在布萊克浦、米德爾斯堡和利物浦,處於勞動年齡的成年人失業率分別為24%、22%和20%。其中一些人確實有長期的健康問題,但並非所有人都是這樣。考慮到全國的就業崗位空缺正處於接近創紀錄的高位——超過120萬個,這次衰退可能會與以前的收縮大不相同。不是人們找不到工作,而是一個有缺陷的福利制度正在鼓勵很多人待在家裡。 這些數字通常被雪藏在威斯敏斯特,即使更新也有6個月的滯後期。然而,蘇納克的內閣中有越來越多的人承認,本屆政府必須解決如何讓那些身體健康、處於勞動年齡的福利申領者——白廳估計其中一些人每年要花納稅人1.5萬英鎊——變成納稅人。 作為首相,蘇納克有權啟動自己的改革議程,可以想像,這個議程可以開始扭轉稅收越來越高、公眾越來越痛苦的趨勢。但是,在距離下屆大選還有18個月的時候,關鍵問題是他是否有時間——或者政治資本。 一名政府知情人士說:“過去幾個月得出的教訓是一定要小步慢走。從政治角度說,你不能一邊提高稅收,一邊整肅公共財政,一邊搞其他重大改革。即使保守黨還能執政好幾年也不行。”換句話說,經濟問題是表象的——但政治是棘手的。 一名前大臣說:“藥方會不會比疾病本身更糟糕?這將決定蘇納克的遺產。”這是蘇納克和亨特已經決定參加的一場賭局:如果能最終解決所有成本的上升,保守黨將在中期得到回報。但是,這種假設目前看來有些牽強:在如此苛刻的秋季預算案公佈後,保守黨能堅持到迎來中期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