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一醫生被指急診室猥褻患者,警方:已採取刑事強製措施

2022年11月27日19:01

  來源:九派新聞

  鄭虞美(化名),哭出聲來。

  她說,做夢都不會想到,這樣的事竟然會發生在自己身上:去醫院就診,卻遭醫生猥褻。

  事發11月21日淩晨,地點為桂林市婦幼保健院(桂林市婦女兒童醫院),涉案醫生為急診科主任程某英。

  這家醫院,其官方宣傳提到是:百年醫院,三級甲等。

  對此,桂林當地公安機關認為:有犯罪事實發生,需要追究刑事責任,現已立案偵查。

  目前,犯罪嫌疑人已被採取刑事強製措施。

  [1]半夜的噩夢

  鄭虞美,來自湖北,是一名獨自在桂林旅遊的遊客。

  19日起,她持續腹瀉、嘔吐,吃藥未見好轉。次日下午,她感覺脫水了,在酒店裡甚至沒有力氣下床倒熱水,便讓男友幫忙叫救護車。

  鄭虞美稱,下午兩點半左右,她被救護車送到桂林市婦幼保健院。被疑是細菌感染導致的上吐下瀉,在留觀室打點滴。

  晚上8點左右,點滴打完,她肚子卻劇痛,痛到站不起來。見此,護士把當晚值班的急診科主任程某英叫過來。

  鄭虞美回憶,自己躺在程的辦公室里接受檢查,被令衣服掀開,用聽診器聽腹部和心跳,“聽了很多次心跳,按了七八次腹部,想要確定我是否是闌尾炎,然後說不是。”

  後來,她被安排了葡萄糖和止痛藥,這時將近晚上10點。

  鄭虞美繼續回留觀室打點滴,程某英不時進來給她倒熱水、衝藥。這讓在異鄉的她有些感動。

  她記得,留觀室共有四個床位,自己一直在3床打點滴。後來,病人們逐漸離開,零點過後,輸液大廳和留觀室里就只剩下自己一人。

  程某英每隔一會兒就進來,說要聽聽心跳,還以諮詢用藥情況為由,加了她的微信。

  鄭虞美說,直到淩晨1點40分左右,程某英把聽診器伸進自己衣服,右手伸進去伸進去觸摸隱私部位。

  她稱,頓時腦子一片空白。“我整個人都是懵的。”那幾天脫水嚴重,不管是意識還是身體都無法反抗,反應能力也不如往常。

  鄭虞美說,他還說了幾句話,但自己被嚇懵了。這之後程就離開了,還把留觀室的燈關了。

  在黑暗裡,她非常害怕,感覺醫院已不是一個能保證她安全的地方了,而且外邊只有程某英一個值班醫生。

  她躺著,每聽到有人走過的聲音都提心吊膽,於是,硬撐著身體,穿上外套,打車迅速逃離醫院。

  [2]醫生稱“你特別像我前女友”

  鄭虞美奔回酒店。

  她一開始的心態是自我懷疑,“是不是我想多了”,她強迫自己假裝無事發生,想要趕緊翻篇。

  可閉上眼睛,腦子裡全是程某英的手伸進她衣服里的畫面。

  早上8點多,鄭虞美被程某英打來的電話吵醒,程說想到酒店來看望她。“電話裡,他說我長得非常像他前女友,他對我有感情,昨天是他對不起我。”

  這讓鄭虞美意識到,對方就是故意猥褻,並不是自己想多了。

  在電話通話中,程某英承認了整個過程。

  但據桂林市婦幼保健院紀委書記孫輝介紹,程某英被找來瞭解情況時,自稱操作規範。

  他承認有把聽診器放在患者胸部,“他說沒想到對方沒戴胸圍,當時碰到以後(手)馬上拿出來了。拿出來後手放在(衣服)外面聽完診。”

  關於沒穿胸圍一事,鄭虞美解釋,病了兩天衣服和文胸被汗濕,加上病情緊張,出門時太過慌張,就穿了一個圓領衛衣,匆忙出門。

  但對於程某英說受害者像自己前女友,以及向受害者道歉等信息,孫輝表示:醫院不知情。

  至於程此前是否收到過類似投訴,孫表示,以前沒收到過,“他平時看著很老實的。”

  [3]警方認為有犯罪事實發生,已立案

  鄭虞美感慨,當地警方出警及時,也很有溫度,安排兩個女警察來做筆錄,“整個處理,警方這邊很負責。”

  女性警務人員在做完筆錄後,稱讚她勇敢,“正是個人站出來維護自己權益的每一小步,才促成我們婦女兒童權益保護進步的一大步。”

  疊彩派出所教導員李柳林稱,當日接到報警後,因涉及女生隱私問題,特地協調了女警來做筆錄,瞭解事情經過。

  同時將涉事醫生程某英口頭傳喚至派出所,對案件進行調查。

  目前,犯罪嫌疑人程某英已被警方採取刑事強製措施。

  公安機關出具的立案告知書顯示,“鄭虞美被強製猥褻一案,我局(桂林市公安局疊彩分局)認為有犯罪事實發生,需要追究刑事責任,且屬於管轄範圍,現立案偵查。”

  鄭虞美稱,自己經過自我懷疑的階段,但她選擇報警後才明白,真正讓自己不受傷害的方式,是不壓抑自己的感受,勇敢維護自己的權益。

  [4]院方拒及時道歉和整改,稱涉案醫生已停職

  鄭虞美後面再去醫院時發現,程某英的工作名牌,仍懸掛於桂林市婦幼保健院急診科。

  在醫院推文里,他被描述為急診科學科帶頭人,1997 年畢業於廣西醫科大學,副主任醫師,現任急診科主任。

  鄭虞美說,醫院以診治婦女和兒童為對象,應該更重視此類事件的防範。她不排除還有其他受害人。

  23日,桂林市婦幼保健院黨委書記秦初明、院長盧浩華回應稱,程某英已被停職,並安排院內紀委負責人處理此事。

  當被問到此事發生後,醫院是否及時開展自查自糾和整改,上述兩人長時間的沉默。

  至於受害人方面要求的道歉,院長仍稱需等待相關結果,然後,沉默,雙手一直後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