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長河》趙麒:“慫”是徐乾學的保護色丨角色

2022年11月28日17:06

正在熱播的曆史傳奇劇《天下長河》里,趙麒飾演的徐乾學是全劇最具喜劇色彩的角色。他考中探花後上演了一出“範進中舉”,初入仕途在各方勢力夾縫裡左支右絀,又慫又怕的模樣常常引人發笑。每次出場都有喜感配樂的襯托,被觀眾戲稱為“出場自帶BGM(背景音樂)的男人”。趙麒接受新京報記者專訪時透露,他沒想過演成喜劇,只是認真地根據劇本塑造角色,也沒想到觀眾看了會認為徐乾學是個喜劇人物,“這種化學反應還挺奇妙的”。在他看來,徐乾學早期的“慫”和後來的“內斂”都是一種保護色,也是他在仕途磨煉中形成的獨有的處世方式。

趙麒飾演的徐乾學自帶喜感。

先“慫”後“內斂”,都是徐乾學的保護色

《天下長河》講述了康熙年間的治河故事,劇中的徐乾學有真實的曆史人物原型,關於他的史料不少,比如學問很好,是個大藏書家,最後做了刑部尚書。他的兩個弟弟都是進士出身,合稱“崑山三徐”。趙麒拿到劇本的時候,就被宏大敘事里鮮活的人物刻畫吸引了。劇中,徐乾學雖然沒有直接參與治河,仕途上的每一步卻都跟治河有關,身上有著清晰的成長和變化軌跡。“這麼好的劇本擺在面前了,作為職業演員能做的就是把它呈現好,享受這個過程就行了。”《天下長河》的導演張挺選角會參照曆史人物的畫像,試裝那天,他一看到趙麒的扮相就說:“哎,跟畫像還挺像的。”趙麒聽了很高興,因為畫像上的徐乾學臉圓圓的,意味著他不用為角色減肥了。

劇中,徐乾學的“慫”經常讓觀眾覺得好笑,這正是劇本賦予角色的一個鮮明的性格特點。趙麒表示:“他既有初入仕途還不知道如何立足的‘慫’,也有在康熙、索額圖、明珠這些上級面前阿諛奉承的‘慫’。發展到後面,這個‘慫’也成為了徐乾學的一種保護色了。”此前張挺接受新京報專訪時透露過,徐乾學越往後會變得越內斂。在趙麒看來,“內斂”和“慫”一樣,都是徐乾學的保護色。“這個人在經過了那麼多的失敗,一點一點往上走,坐到了很高的位置之後,他肯定和初入仕途那會兒是有區別的。”

趙麒的表演細緻入微。

按照正劇在塑造角色,喜劇的化學反應很奇妙

《天下長河》里徐乾學幾乎每次出場都搭配了有趣的音樂,襯托得這個人物越發喜感十足,他也因此被觀眾取了個外號叫“出場自帶BGM(背景音樂)的男人”。趙麒表示,自己演的時候是根據劇本很認真地塑造角色,從沒有想過要演成喜劇。劇集播出後他看觀眾在彈幕上留言評價“這是個喜劇吧”也嚇了一跳:“我是按照正劇演的,基本上一句台詞都沒改。不知道怎麼大家都認為他是個喜劇人物了,這種化學反應也挺奇妙的。”至於喜感的背景音樂,拍攝時他自然是聽不到的,但張挺倒是跟他說過到時候哪裡會加一段音樂。比如第6集徐乾學投靠索額圖之後,從索額圖府里出來到了街上高興得手舞足蹈的戲,張挺還給他聽了打算放在這裏的配樂,讓他試著哼唱。“但太難了,我哼唱得也不好。後來就把這個變成角色的背景音樂了。”

劇中,徐乾學有一場當欽差辦砸了差事,灰溜溜牽著毛驢回京的戲。毛驢強在當地就是不肯走,此時響起了發源於徐乾學老家崑山的一段崑曲醜角唱腔,給劇情平添了幾分喜感。趙麒透露,這段戲拍攝時也有意外之喜。“劇本寫的是徐乾學說完台詞牽著毛驢就走了。但沒想到它(驢)太倔了,怎麼牽都不走,我只能就著它演了,它才是主角。我還現掛了一句‘你也欺負我!’”這段戲一共拍了好幾條,後來的幾頭毛驢都是一牽就走了,但導演最後還是把驢不肯走的這一條剪到成片里。趙麒笑著說:“我也挺喜歡這一條的,驢演得比我好。”

徐乾學奉旨查案,在河邊喝胡辣湯。

“科舉三子”像大學室友,演中舉的戲最累

《天下長河》里,徐乾學、高士奇和陳潢在進京趕考途中相識並結為兄弟,被觀眾稱為“科舉三子”。其中,年紀最長的徐乾學科考高中了探花,仕途卻不甚如意,落榜的高士奇和陳潢則各有際遇。後來三人因為治河再有交集時,各自代表了不同的朝堂力量,互相之間的關係也再難回到從前。趙麒眼中,他們三人的關係有點像大學的同學和室友,甚至是那種睡在上下鋪的兄弟。“一起挨餓、受凍,講義氣,好得跟一個人似得。”然而進入仕途之後,經曆了很多明爭暗鬥,再加上利益和政見有衝突,逐漸地變得越來越疏遠了。

導演張挺曾表示,徐乾學這個角色體現了這部劇對於整個封建官場“嬉笑怒罵”的態度,而徐乾學中探花高興瘋了的戲就是按照《儒林外史》的“範進中舉”來拍的。劇中,徐乾學得知自己中了探花,從會館一路跑到街上,在舞龍舞獅的擁擠人群裡一邊梗著脖子疾走,一邊開心地喊“中了”,直至被高士奇一耳光打倒在地,才結束了這一場“瘋狂”。趙麒回憶,演這場戲的感覺就一個字——“累”。這是一場需要一鏡拍到底的戲。雖然從會館出來只有100多米的路,但路上群眾演員眾多,需要調度配合的場景也多。當時拍了六七條才得到了各方面都配合默契的內容,他脖子上暴著青筋、渾身僵硬地疾走了六七次,“心裡挺愉悅的,但身體上是真的比較累。”

新京報記者 楊蓮潔

編輯 佟娜

校對 劉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