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榮枝案二審維持死刑判決,受害人家屬們已等待這份判決書20多年

2022年11月30日10:45

  11月30日,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依法對被告人勞榮枝故意殺人、搶劫、綁架案進行二審宣判,決定維持一審原死刑判決。以被告人勞榮枝犯故意殺人罪、搶劫罪、綁架罪,數罪並罰,決定執行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作為一起涉及4起案件7條人命的跨世紀複雜大案,勞榮枝案一審、二審審理過程曆時2年多。這一份終審判決書,從一家三口被滅門算起,南昌案熊某的家屬已足足等待了26年;從失去丈夫、失去父親算起,合肥案家屬朱大紅一家,則已經等待了23年。

  背負7條人命逃亡20年,數個家庭無辜破碎

  “20多年的等待,我們是在傷痛和煎熬中度過的。”對於合肥小木匠案被害人一家而言,勞榮枝像是“惡魔”般的存在。

  1999年6月,勞榮枝化名“沈淩秋”在合肥市歌舞廳做陪侍小姐物色作案對象。勞榮枝男友法子英以“關狗”為名,提前定製了一隻鋼筋籠。同年7月22日上午,勞榮枝將被害人殷某誘騙至租住處,殷某被捆綁關進鋼筋籠。為逼迫殷某盡快交付財物,法子英外出將正在找活幹的木匠陸某,騙至租住處殘忍殺害,展示給殷某,並將陸某的屍體放入冰櫃。之後法子英來到殷某家,向殷某妻子索要錢財,殷某妻子外出報警,法子英被公安機關抓獲,勞榮枝則逃走從此失去蹤影20年。同年7月28日,殷某和陸某的屍體在法子英和勞榮枝的租住處被公安機關發現。

  小木匠陸某被殺害時,家中有3個孩子,其中最小的女兒只有3歲。陸某的無辜慘死,讓家中瞬間失去頂樑柱。此後,陸某的妻子朱大紅獨自撐起整個家,將三個孩子辛苦養大。

  檢察機關一審指控,在1996年至1999年期間,勞榮枝和法子英共同謀劃在南昌、溫州、常州、合肥犯下4起綁架、搶劫、故意殺人案件共致7人死亡,其中勞榮枝參與殺害5人,並搶劫大量錢財。

  指控的數字背後,是數個家庭的無端破碎。

  檢察機關指控勞榮枝最早的一起犯罪,是1996年發生在南昌的一起滅門案。

  1996年6月,勞榮枝與法子英來到江西省南昌市租住。勞榮枝化名“陳佳”在南昌市某夜總會做陪侍小姐,並與法子英共同確定了被害人熊某為作案對象。同年7月28日中午,勞榮枝打電話將熊某誘騙至其租住處。勞榮枝和法子英從熊某身上搶走金項鏈、手錶及家房門鑰匙等財物後,威逼熊某說出家庭住址。期間,法子英將熊某殺害。當日晚上,法子英又帶著勞榮枝前往熊某家,用此前拿到的鑰匙打開了家門,先後將熊某妻子、女兒殺害,並搶走財物。

  1997年9月,時隔一年多後,勞榮枝與法子英再次到浙江省溫州市作案。勞榮枝在KTV做陪侍小姐物色作案對象,並確定同為“坐台女”的梁某為目標。同年10月10日,勞榮枝與法子英以租房為名來到梁某住處實施搶劫,並逼迫梁某打電話騙另一被害人劉某清(KTV領班)過來。得手後,法子英將梁某、劉某清殺害。勞榮枝與法子英事後到約定地點一起逃離。

  1998年夏發生在常州的搶劫案,則是唯一一起被害人倖存的案件。

  1998年夏天,勞榮枝和法子英來到常州市租住。勞榮枝在娛樂場所做陪侍小姐物色作案對象。某晚,勞榮枝誘騙被害人劉某至其租住地,事先躲藏在室內的法子英持刀威脅劉某,並刺破劉某胸口。兩人逼迫劉某打電話給其妻子索要財物,並索得人民幣7萬元。取得財物後,勞榮枝和法子英將劉某妻子捆綁,二人先後離開現場。

  庭審中“選擇性失憶”,一二審均否認殺人指控

  2020年12月21日,勞榮枝案在南昌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公開開庭審理。逃亡20年之久的勞榮枝坐在被告席上,卻從頭至尾扮演著受害者的角色。

  南昌市檢察院公訴意見書認為,被告人勞榮枝與法子英屬於共同犯罪,為系列犯罪主犯,犯罪手段極其殘忍,犯罪後果極其嚴重,社會危害性極大,其主觀惡性極深,應當承擔故意殺人罪、綁架罪、搶劫罪相應刑事責任。

  開庭伊始,公訴人宣讀完起訴書後,勞榮枝立即表示對指控罪名“不認可”,稱自己也是受害者,參與作案是遭到法子英的脅迫,並將許多事情推到已經被處決的法子英頭上。

  “旁邊有座橋,我每天上班要走過,應該是往里左手邊第一棟。”庭審中,時隔20多年,勞榮枝仍能清晰地記起當年和法子英共同在常州租住的房屋位置,但對於發生在南昌、合肥、溫州三地的案件關鍵細節,她卻“不記得”了。

  除了常州案,勞榮枝當庭對其餘三起案件的供述,都不同程度地推翻了此前在偵查機關所作的筆錄。但在2019年12月她剛落網後所做的訊問筆錄中,她曾詳細供述了如何與法子英分工,以坐台物色有錢人實施搶劫等犯罪事實。

  公訴人在庭審中指出,在案件的偵查和審查階段,勞榮枝共作出48份訊問筆錄,其中大部分的有罪供述是在歸案初期所做。檢察機關正是依據這些口供及在案的其他證據,認為對幾名被害人的死亡勞榮枝均是積極主動作為,構成共同犯罪證據充分。

  勞榮枝的一審辯護人則認為,對檢方指控的搶劫和綁架罪名無異議,但部分事實存在證據瑕疵,尤其是對勞榮枝故意殺人的指控,事實不清,證據不足。

  需要注意的是,在同案犯法子英已被正法、證據因年代久遠存在瑕疵的情況下,對於整個案件的審判而言,勞榮枝本人的供述至關重要。

  勞榮枝本人的供述,也成為案件二審的一大爭議焦點。

  2022年8月18日至20日,在長達3天的二審公開開庭審理中,勞榮枝幾乎全盤推翻此前供述,對涉及故意殺人的指控全面否認,主要理由是她被法子英恐嚇,從精神上、身體上被法子英控製。勞榮枝還稱,此前審訊環節中對自己不利的供述,多是在審訊機關誘供、疲勞審訊的情況下作出。

  勞榮枝的說法遭到檢方反駁,檢方認為,法子英和勞榮枝兩人的口供相互印證,包括現場的在案證據跟勞榮枝的供述也是相吻合的,她的翻供言辭存在大量的自我矛盾。例如,勞榮枝一邊辯稱被法子英強姦並曾墮胎,自己也是受害人,一邊卻又與法子英處處以情侶相稱、以夫妻相處,甚至在庭審中還稱其為“家人”,而真正的受害者,卻被她稱之為“猴子”“路人甲”;勞榮枝一邊極力否認自己和法子英有預謀,一邊又說從南昌開始就確定了“仙人跳”方案,而案件中,兩人總能不約而同地出現,被害人則一個接一個在出租屋中被綁或者被殺;同時,勞榮枝一邊稱自己被法子英毆打、威脅、精神控製,一邊又承認兩人先後到韶山、寧波、杭州等地遊覽“祖國大好河山”。

  出庭檢察員總結認為,勞榮枝在二審中的當庭供述矛盾重重、漏洞百出、違背常理。根據刑訴法司法解釋相關規定,被告人庭審中翻供,但不能合理說明翻供理由的,或者其辯解與證據矛盾的,而庭前供述與其他證據相印證的,可以採信。勞榮枝的當庭翻供,沒有事實和依據,與在案證據相矛盾,應不予採信。

  案件審理曆時兩年多,一份判決書等了二十六年

  勞榮枝案是一起跨世紀的大案。勞榮枝的系列犯罪行為,發生在1996年至1999年的上個世紀末,而歸案則是在時隔20年後的2019年。

  2019年11月28日,逃亡整整20年後,勞榮枝在福建廈門湖里區東百蔡塘廣場手錶專櫃被廈門警方抓獲。同年12月5日,南昌市公安局派員押解勞榮枝返回南昌;同年12月12日,南昌市人民檢察院於對該案提前介入偵查;同年12月17日,江西省南昌市人民檢察院依法對犯罪嫌疑人勞榮枝批準逮捕。

  因年代久遠不少證據未得到保留,且另一名同案人法子英已被處決“死無對證”,勞榮枝案的審理過程註定漫長。

  2020年8月31日,歸案9個月後,江西省南昌市人民檢察院依法對勞榮枝涉嫌故意殺人、綁架、搶劫罪一案向南昌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同年9月1日,南昌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受理勞榮枝案;同年12月21日、22日,南昌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公開開庭審理。

  2021年9月9日,南昌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公開宣判,勞榮枝被判故意殺人、搶劫、綁架罪,決定執行死刑。

  一審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勞榮枝夥同他人故意非法剝奪被害人生命,其行為已構成故意殺人罪;以非法占有為目的,採取暴力、威脅手段搶劫被害人財物,其行為已構成搶劫罪;以勒索財物為目的綁架被害人,其行為已構成綁架罪。勞榮枝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應當按照其所參與的全部犯罪處罰。勞榮枝歸案後,如實供述自己常州綁架的事實,系坦白。勞榮枝故意殺人致五人死亡;搶劫致一人死亡,搶劫數額巨大,並具有入戶搶劫情節;綁架致一人死亡,勒索贖金7萬餘元,犯罪情節特別惡劣,手段特別殘忍,主觀惡性極深,人身危險性和社會危害性極大,後果和罪行極其嚴重,應依法懲處。雖有坦白情節,但不足以從輕處罰。勞榮枝犯數罪,應依法予以並罰。遂作出上述判決。

  一審宣判後,被告人勞榮枝當庭表示上訴。

  今年8月18日,前期因為疫情原因案件中止審理後,案件終於迎來二審開庭。庭審十分激烈,一共耗時3天,上訴人勞榮枝、辯護人和出庭檢察員圍繞勞榮枝是否構成故意殺人罪、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和作用、一審量刑是否過重、一審程序是否違法等問題充分發表了意見。

  11月30日,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依法對被告人勞榮枝故意殺人、搶劫、綁架案進行二審宣判,決定維持原一審死刑判決。

  從2020年9月法院受理勞榮枝案,到2022年11月二審終審宣判,案件整個審理過程曆時2年多。

  這一份終審判決書,從一家三口被滅門算起,南昌案熊某的家屬已足足等待了26年;從失去丈夫、失去父親算起,合肥案家屬朱大紅一家,則已經等待了23年。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