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強中國科幻文化國際軟實力論壇舉行 科幻不能缺“中國故事”

2022年11月30日17:40

11月29日,“增強中國科幻文化國際軟實力論壇暨年度科幻新作發佈研討”線上會議在京舉行。中國社會科學院博士聯合會理事長原平方、國資委研究中心副主任彭建國、中國作家出版社總編輯張亞麗等文化科技界嘉賓就如何增強中國科幻文化與科幻產業國際競爭力進行了充分研討。論壇還舉行了年度科幻作品《天幕征途》的首發儀式。

多位與會嘉賓認為,科幻不能缺席“中國故事”。發展科幻文化產業是體現科技創新硬實力與文化軟實力、提升國家科技創新發展能力與新時代文化影響力的重要載體,中國科幻作品極其延伸的文化產業仍有巨大的發展潛力等待挖掘。

科幻承載著科技創新與科學普及雙重任務

科幻是探索科學奧秘的源動力,是關於未來的想像和思考。中國作家出版社總編輯張亞麗表示:“當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新時代為我國文藝的發展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廣闊舞台,所以在拯救人類未來命運的科幻世界里,中國的科幻故事、科幻英雄不能缺席。”

核工業學院副校長朱向軍在主題演講中談到,科幻承載著科技創新與科學普及雙重任務,中國科幻就是要講好科技自立自強的中國故事。發展科幻文化產業是體現科技創新硬實力與文化軟實力、提升國家科技創新發展能力與新時代文化影響力的重要載體。面向未來,大力發展科幻文化,營造科幻產業生態,是當下全社會極為重要的課題。

“中華民族5000年文明源遠流長、博大精深,有深厚土壤、有根基,現在我們有更發達的科技,還有中國14億人口的市場,所以中國發展科幻文化還是有優勢、有潛力,也很有信心的。我希望央企能在這方面承擔起更多的社會責任。” 國資委研究中心副主任彭建國表示。

中國社會科學院博士聯合會理事長原平方認為,科幻創作者要突破從單一的地球視角看宇宙的自我局限性。

而在研討中,《天幕征途》作者,科幻作家朱宇清提出了“宇宙文明生態鏈”的概念。在他看來,科幻作品需要打破常規的二元對立結構,“比如在美國的某些科幻大片中,給觀眾的印象就是,好像整個宇宙中就只有兩個正在發生衝突的星球一樣;而且星球間除了戰爭就是戰爭。星際文明未必就是一個簡單的二元對立的體系,而應該是一個宇宙文明生態鏈。”

對此,原平方表示,周有光老先生曾提出要“從世界看中國”,《天幕征途》的寫作手法是從宇宙看世界、看地球的視角。

中國作家協會辦公廳信息處處長王誌祥認為,我國雖然出現了一些優秀科幻作品,但相比歐美科幻大國,科幻文學數量偏少,具有廣泛影響力的作品較為匱乏。歸根結底是我國科幻創作的原創力還不夠,需要更多科幻作家積極參與,讓科幻之火形成燎原之勢。“對於科幻文學,科幻產業來說,與教育的結合最緊密,科學教育要從孩子抓起,而科幻是普及科學知識最貼合的形式。”王誌祥說。

科幻粉絲多為年輕人 科幻應與“圈外”打造共融生態

在美國,科幻創意產業是僅次於航空工業的第二大創彙產業,特別是以荷李活科幻電影為先鋒,不僅成為美國文化輸出的重要載體,還佔據了全球科幻文化市場的絕大份額,被視為全球科幻文化發展的風向標。那麼,目前中國的科幻產業究竟處於怎樣的一種狀態呢?

“咱們國家科幻產業起步雖然晚,但是我們發展得非常快。”國創智庫理事長兼秘書長房呈軍表示,從2021年科幻產業總產值的數據來看,我們在科技創新、文化繁榮,以及科普發展的帶動下都具有豐富的內涵和勃勃生機。2019年中國科幻產業總產值達700億,同比增長超四成。即便是2020年,我國科幻產業總值也達到了551.09億元。當然,與美國相比,還存在巨大的差距。

據掌閱科技副總裁陳永倬分析:“中國科幻產業的內涵和外延在不斷拓展,從科幻小說到影視,遊戲,周邊,主題樂園,科幻演繹等原業態發展,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日益明顯。科幻的意義已經超越了文學範疇,也超越了產業範疇,成為一種文化現象,一種思維範式。”他認為,在未來,有望形成“科幻+”的產業生態。

快手副總裁周曉晗說:“根據我們平台的數據分析,喜愛科幻的年齡層更多的是年輕人,對於科幻創作者來說,需要根據人群,對科技時代發生的風起雲湧的變化有充分的感知力,並將對時代變化的思考反映到科幻作品中去。”她認為,科幻創作應該打破小圈子,積極跨界,打破科學、人文、藝術、教育之間的隔閡,與“圈外”融合,才能營造共融生態,產生更大動能。

增強科幻軟實力 需打造過硬科幻作品

“增強中國科幻文化軟實力,過硬的作品才是硬道理。”北京蔚領方舟科技總經理、導演王小伍表示。繼《三體》《流浪地球》之後,還能不能有更好的作品?這是科幻領域要作答的一張考卷。

保利文化黨委委員、常務副總經理李衛強認為,中國如何想像未來,中國人如何看待科技和人的關係,這些問題都將極大地影響未來世界的走向和格局,不論是小說《三體》還是電影《流浪地球》、《獨行月球》,都與中國的文化、中國的精神深刻結合,極好地體現了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思想,充分展現了中國人對未來的憂患意識與曆史擔當,這為科幻創作和海外推廣工作提供了寶貴的經驗。

“中國科幻作品極其延伸的文化產業仍有巨大的發展潛力等待挖掘。”中國科普作協科影融合專委會常務副主任林育智認為,我國目前誕生了許多前沿科技成果,如何將這些看似離大眾遙遠的內容通過科幻的想像融入國人的認知,讓科幻意識變為生動有趣的故事,從而影響更多人,是必須思考的問題。此外,林育智本身還曾擔任喜劇科幻電影《獨行月球》的科學顧問,他表示,過去提到登月大多數人腦海中浮現的往往是外國人的身影,而《獨行月球》讓中國人的面貌出現在了月球上,國人今後會更熟悉這一個認知。

據愛奇藝副總經理嶽建雄介紹,科幻作品也是愛奇藝重點發力的品類。愛奇藝自製了科幻電視劇《超時空玩家》;此外,《獨行月球》、《流浪地球》在愛奇藝平台的播出都取得巨大的成功。同時,愛奇藝在100多個地區和國家播出了中國的科幻作品。原創科幻作品《地球小站》正在影視和動漫的改編中,銀河獎得主潘海天目前在愛奇藝小說平台連載最新的科幻作品《前進的最遠距離》。

與會嘉賓一致認為,中國的科幻基因亙古通今,科幻的指南針始終沒有變更方向。科幻文化產業作為知識密集型產業和新興文娛消費的重點方向,逐漸成為全球範圍內頗具潛力的新經濟增長點之一。發展科幻產業是國家的戰略佈局,是承擔文化強國建設的重要著力點。站在新的曆史起點上,各界正在努力打造科幻產業新高地,中國科幻文化產業的星辰大海充滿無限遐想。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羅亦丹

編輯 徐超

校對 柳寶慶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