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昕哲飾演《天下長河》靳治豫:最難忘洪災過後救人的戲

2022年11月30日14:06

正在熱播的曆史傳奇劇《天下長河》里,靳輔的兒子靳治豫(李昕哲飾)的角色貫穿始終,他的人生也始終與治河聯繫在一起,跌宕起伏——他一出場就要冒死炸堤,而後跟隨父親在河道效力。處理青條石案時他因年輕衝動失手殺人被發配邊疆,回來之後決心一生治河,成為了靳輔和陳潢的“接班人”。

李昕哲接受新京報記者專訪時表示,靳治豫是個熱血、純粹、孝順的年輕人,非常渴望父親的認同。為了演好這個常年在河道奔波的“精瘦”的年輕人,他提前一個月每天跑步十公里減脂減重,刻意曬太陽把皮膚曬黑。拍攝過程中他最難忘的是洪災過後劃著皮筏子救人的戲:“那個洪災的場面太真實太震撼了,我完全融入了進去,忍不住要哭出來。”

李昕哲飾演“熱血青年”靳治豫。

角色:靳治豫是單純的熱血青年,他的成長與治河連在一起

李昕哲眼中的靳治豫是一個有擔當的年輕人。“比如剛出場時他就主動請纓冒死去炸堤,其實當時他是沒有想太多的,更不會想做這件事會立功還是怎樣。他只是覺得如果沒有人去炸堤,很多百姓就會被洪水淹死。如果自己帶頭,能夠帶動一批人一起去炸堤,這樣災難就不會發生。”後來炸堤泄洪之後他活了下來,父親靳輔卻被洪水衝走,他劃著羊皮筏子一路救人一路尋找父親。“這時他的想法也特別簡單,就是要把父親找到,活要見人死要見屍,找不到就一直找。”

靳治豫洪水中救人。

劇中的另一個角色陳潢也很純粹,但李昕哲認為靳治豫和陳潢的純粹是有區別的。陳潢是很有情懷的人,很早就立誌畢生治河;靳治豫一開始並沒有特別遠大的理想和抱負,只是想著腳踏實地做好父親交代的每一件事,得到父親的認可。他雖然管陳潢叫“二叔”,實際上兩人年齡相差不多,關係更像兄弟。靳輔罵靳治豫的時候,陳潢經常會出來替他說項。“陳潢是更懂靳治豫這樣的年輕人的。這個劇里沒有演出來的地方,我覺得像靳治豫平時受了什麼委屈可能不會跟他父親說,但一定會找陳潢說。”

靳治豫的人生經曆和成長轉變都跟治河聯繫在一起。“炸堤之前,他屬於單純地聽父親的指令,靳輔讓他幹啥就幹啥。經曆了父親被洪水衝走,看見那麼多人死於洪水,他內心是有觸動的,只是那時候還沒有很明確人生的方向。失手殺人被發配到烏里雅蘇台服苦役之後,他想明白了自己也要畢生治河。”靳治豫因失手殺人險些被“斬立決”,臨去刑場前說了不少戳靳輔心窩子的話:“阿瑪,我給您丟人了,讓您絕後了……”在李昕哲看來,這是靳治豫在用很幼稚的方式刺痛父親,那時他以為父親為了保全烏紗帽不救自己。等到後來被發配告別的時候,他才開始逐漸理解父親。

靳治豫臨刑前,靳輔(左)來給兒子送行。

表演:跑步曬太陽讓身材“精瘦”,最難忘洪災過後救人的戲

《天下長河》的台詞里交代,靳治豫從12歲開始跟著靳輔東奔西走,後來又在河道上效力。因此他不可能是個養尊處優的公子哥兒身形。李昕哲之前體重70公斤,屬於肌肉塊比較明顯的身材。看過劇本之後,他覺得靳治豫每天在黃河工地上風吹日曬,吃飯時間不定,營養也不會很好,“精瘦”才是更符合角色的狀態。於是開拍前一個月他開始每天跑步10公里減脂減重,還刻意曬太陽把皮膚曬黑。拍攝期間,他曾在休息時錄過一段別的戲的試戲視頻,團隊看到後嚇了一跳:“怎麼瘦得連腮都陷下去?!”

靳治豫炸堤前,聽父親的囑託。

導演張挺曾說過,《天下長河》的“水戲”讓演員們拍得非常辛苦。靳治豫一出場就是演半裸著上身帶隊去炸堤的“水戲”。李昕哲回憶拍這場戲正好趕上了橫店的冬天,十一二月的氣溫只有2度左右。劇組是在一條人工挖掘的河道里注水兩三米深作為黃河來拍攝的,他最刻骨的印象就是冷。“這場戲我要一直裸著上半身,記得當時凍得連說話都在打顫了。還聽到導演在對講機里跟攝影師說:‘快點拍,你看演員都冷得肌肉在抖了。’我只想著要好好演完,雖然拍完冷得刺痛,但這都是身為演員應該做的工作。”

靳治豫一生治河。

他印象最深的是炸堤之後靳治豫劃著皮筏子在一片澤國裡一邊救人一邊找父親的戲。那個場景佈置得非常逼真,群眾演員又演得特別真摯,他一看到就融入到那個情景里了。尤其看到有個小孩子在塌了房的屋頂上哭的時候,他也忍不住情緒崩潰,很想哭出來。“關於災難,以前也就是在電視上、在新聞里看見過。當你真正融入到那個情景的時候,感受是完全不一樣的。”

李昕哲在劇中跟黃誌忠(飾靳輔)和尹昉(飾陳潢)對手戲最多。他形容黃誌忠不管在戲里還是戲外都像一個“老父親”,經常會跟他提出一些專業上的指導和建議,比如哪裡怎麼處理可能效果會更好等。他跟尹昉也處得跟戲里一樣,如同同齡的哥們。劇中溯源黃河的戲是在內蒙古冰封的黃河大峽穀實拍的,他和尹昉等一幫演員在一起演得盡興,也玩得開心。

新京報記者 楊蓮潔

編輯 佟娜

校對 陳荻雁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