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姍姍和關聯的30多家核酸檢測公司,是什麼樣的存在?

2022年12月01日07:50

  來源:中國慈善家雜誌

  疫情中無所不在的‘核子華曦’系,為何頻頻爆雷卻仍然一路高歌猛進?

2021年8月6日,江蘇揚州,核子華曦方艙。
2021年8月6日,江蘇揚州,核子華曦方艙。

  因為核酸檢測結果錄入異常,剛剛成立了3個多月的核酸檢測機構蘭州核子華曦實驗室的名字出現在蘭州市官方通報上。通報稱,該公司“將受到嚴肅處理”。

  隨著更多信息的披露,這家機構的實控人張核子、監事張姍姍,以及他們名下的30餘家核酸檢測公司引發民眾關注。大家發現,關聯的多家核酸檢測公司曾因核酸造假被處罰。與此同時,“核子華曦”系的核酸檢測公司仍在買馬圈地。

  11月25日,蘭州市衛健委通報稱,“核酸檢測機構蘭州核子華曦實驗室對工作人員管理不嚴格,審核把關不到位,其工作人員誤將個別核酸檢測異常人員名單信息錄入陰性人員信息包中上傳至工作系統,使個別待轉運人員健康碼顯示核酸檢測陰性,干擾群眾正常生產生活和疫情防控工作。”

  通報還稱,將依據相關法律法規,對蘭州核子華曦實驗室予以嚴肅處理。

  受這項通報的影響,遍佈全國的“核子華曦”系核酸公司隨即成為輿論焦點。其後,西寧市衛健委緊急澄清表示,經核實,該市開展核酸檢測工作以來,“西寧核子華曦醫學檢驗實驗室有限公司從未參與任何核酸檢測及相關工作”。而這是一家成立了僅十多天的公司。

  根據公開資料,深圳市核子基因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核子基因”)是蘭州核子華曦實驗室的唯一股東,實際控製人為張核子。天眼查上的數據顯示,張核子名下以“核子華曦”命名或實際控製的核酸檢測公司多達30餘家。僅在今年,核子基因至少註冊了16家以核酸檢測為主要業務的“核子華曦”實驗室。其中,10月份就在珠海、泉州、廈門、銀川、太原、青島、大連、海口突擊註冊了8家公司。

  這些公司有不同的法人,但監事均為“張姍姍”。

  《中國慈善家》通過天眼查瞭解到,張姍姍名下關聯企業有37家,存續狀態的有34家,多數為核子基因旗下的“核子華曦”在各地的實驗室公司。存續的34家企業中,張姍姍擔任32家企業監事職位,在2家合夥企業持有股份,這2家合夥企業執行事務合夥人均為巴穎,巴穎是核子基因的股東之一。

  實際上,這30多家公司的實際控製人並非張姍姍,而是核子基因創始人張核子。

  “個人在註冊公司時,必須要求有法人、股東和監事。監事並不是公司實控人,只是一個掛名的虛職,一般讓自己家人、朋友來擔任。在公司註冊過程中,只需要監事的身份證原件。”一位公司註冊代辦機構負責人告訴《中國慈善家》。

  民眾提出質疑:張姍姍關聯的公司成立只有幾個月,為什麼大部分都能順利拿下當地的核酸檢測業務?

  而針對頻繁爆出的核酸造假種種亂象,還有許多人嘲諷說,“哪裡有這個公司,哪裡就有疫情!”

核子基因創始人張核子。
核子基因創始人張核子。

  2018年,張核子曾在接受央視採訪時透露,他的父親是一位中學老師,家裡三個孩子,分別起名為核子、電子、原子,“他(父親)就想讓我們當科學家”。

  1990年,張核子考入中國醫科大學,專業是醫學和遺傳學。畢業後他被深圳市公安局以高新技術人才引進到該局工作,籌辦中國最早的DNA鑒定中心。之後他離開公安局自主創業,在深圳市紅石別墅裝飾公司(現名:深圳市紅石裝飾工程有限公司)撈到第一桶金後,2012年成立深圳市核子基因科技有限公司,致力於成為全國最大的基因檢測銷售平台。

  《中國慈善家》注意到,目前,張核子名下公司涉及的產業並不是只有基因檢測和核酸檢測。天眼查的數據顯示,張核子關聯企業達到30家,他擔任了其中22家公司的法人代表。這些公司涉及服飾、裝修、基因檢測、核酸檢測等領域。其任董事的深圳傑絲碧爾服飾有限公司目前處於“吊銷”狀態,該公司參股的深圳市紅石裝飾工程有限公司正是張核子的商業起點。目前,這家裝飾公司的法人張俊霞在核子基因公司也持有股份。

  根據核子基因官網信息,公司的主要業務項目有兒童天賦基因、耳聾基因、無創產前DNA檢測、地中海貧血、癌基因、新生兒基因身份證等。

  其中,“兒童天賦基因檢測”是一個備受爭議的項目。這個檢測項目包括藝術天賦、智商天賦、情商天賦、身體綜合素質、五大性格傾向共5大項25細項的檢測,並提供專家一對一解讀和定製化教養建議,售價98000元。

  “誇大基因檢測在人類‘天賦’上的判斷,是不科學的,也是不負責任的。”北京中醫藥大學法律系醫藥衛生法學副教授鄧勇亦指出,“關於兒童天賦基因檢測,國內目前還沒有相關法律法規對其進行規定和規範,市面上的這類檢測大多是商業炒作。”

  親子鑒定是核子基因的另一項重要業務。在核子基因京東官方旗艦店,單人DNA親子鑒定產品的售價為840元。《中國慈善家》以消費者的身份諮詢客服人員,對方稱公司出具的是隱私報告,僅供顧客自用,不做他用。

  如果沒有疫情背景下的核酸檢測,核子基因鮮有人知。

  在接受央視專訪時張核子談到,市場上只有兩類基因檢測公司,“3%是靠譜的,97%都是不靠譜的,我只做那個3%”。張核子所說的3%,指的是有國家頒發正規牌照、擁有自己科研隊伍、有獨立實驗室平台的“靠譜公司”。

  吸引投資者加盟是張核子開疆拓土的一個重要手段。“基因已來,核子邀您加盟基因行業”,在核子基因官網上,這樣的招商信息十分醒目。其公眾號上的信息如此廣而告之:“加盟基因檢測、‘錢’景無限”“無需加盟費、0基礎、國家重點扶持”。

  “基因小屋”是核子基因的重點項目,加盟一個基因小屋僅需10㎡店面和1至2名運營人員,由核子基因培訓之後,即可從事健康管理諮詢、DNA親子鑒定和基因檢測采樣與諮詢。張核子在接受央視採訪時曾談到“基因小屋”,說已經開了500多家,目標是要開到一萬家。

  核子基因在宣傳廣告中稱,基因檢測行業有著每年超過千億市場的巨大商機,選擇加盟核子基因,則可以“共享萬億蛋糕”。

  一位北京醫藥方面的投資者告訴《中國慈善家》,曾在2017前後原本打算加盟核子基因,彼時在核子基因位於北京大興亦莊的一間辦公室,負責人一見面就向這位投資者表示:“基因檢測的前景非常廣闊,能賺大錢……我們大老闆張核子手頭有5、6億的現金流,實力雄厚”。

  “合作的前提條件是需要買一個他們的‘基因小屋’,6萬元一個。”上述投資者說,最終決定放棄的原因是那次面談給他留下太浮誇的印象,“吹牛,像是做傳銷”。

  隨著新冠疫情的暴發,核子基因迎來了業務的巔峰。一些地方醫院均無法承擔巨大的核酸檢測壓力,在這樣的背景之下,2020年1月,國家衛健委發文,允許各省購買第三方機構的服務開展新冠病毒核酸檢測工作。

  核子基因抓住了這次機會,將公司的業務重點轉向核酸檢測,公司里原本負責招代理商的業務員也開始重點推廣這個業務。

  根據官方介紹,核子基因集團旗下的核子華曦醫學先後參與了武漢、北京、大連、新疆、石家莊、上海等18個暴發性疫情城市的核酸檢測工作,累計檢測人數突破7億人次。

  根據公開報導,2020年3月到9月,僅半年時間,核子基因的核酸檢測業務營業額達到4.5億元。

核子基因官網上的各種證書。
核子基因官網上的各種證書。

  《中國慈善家》注意到,核子華曦旗下的實驗室造假已不是孤例,近年來多次被罰。

  2020年4月14日,濟南華曦醫學檢驗有限公司因未將感染性醫療廢物置於專用包裝物內,被濟南市衛健委警告、罰款。濟南市衛健委責令該實驗室暫停新冠病毒核酸檢測業務。

  該公司成立於2016年11月,大股東為山東核子基因科技有限公司,持股比例100%。而山東核子基因科技有限公司,也是核子基因100%控股。

  2021年1月17日,濟南華曦再次公然造假。據河北省邢台市疫情防控發佈會通報,上述公司在承擔邢台市隆堯縣第二輪核酸檢測任務時涉嫌謊報檢測結果,給邢台疫情防控造成重大損失。隆堯縣公安機關已對濟南華曦醫學檢驗實驗室業務代表翟某某採取刑事強製措施,濟南華曦被勒令暫停營業。

  但讓人驚愕的是,這樣一個劣跡斑斑的公司,還成為山東大學核酸檢測的唯一服務機構,之後又數次中標山東大學的核酸檢測項目。

  2021年8月,山東大學招標採購管理中心官網顯示,濟南華曦中標了“山東大學教職工醫務員工、學生秋季開學核酸檢測項目”的標包二“興隆山校區、趵突泉校區、千佛山校區”,中標價為13.8萬元。2022年7月15日至8月31日,山東大學的核酸檢測項目中標者仍是濟南華曦,成交總價為43.2萬元。

  今年以來,深圳核子華曦醫學檢驗實驗室也多次捲入核酸造假風波。深圳市衛健委展開調查,發現該實驗室於2022年3月10日在寶安區一新冠核酸采樣點使用了非衛生技術人員唐某開展核酸采樣工作,隨後對該公司罰款5萬元。

  同年6月,深圳市衛健委再次前往深圳核子華曦醫學檢驗實驗室進行監督檢查,發現該機構將已簽署操作人姓名的空白實驗流程單複印後進行使用,實驗室操作人員審核部分核酸檢測報告的結果時未更改已登錄審核賬號,導致核酸檢測報告審核人與實際審核人不符。然而,隨之而來的罰單只有3500元。

  不過,放眼全國,涉嫌核酸違規的公司並非一家,還包括北京樸石醫學檢驗實驗室、北京金準醫學檢驗實驗室、北京中同藍博醫學檢驗實驗室、上海中科潤達精準醫學檢驗公司、石家莊和合醫學檢驗實驗室、鄭州金域臨床檢驗中心、合肥諾為爾醫學檢驗實驗室等。

  而這些,僅是官方通報的部分案例。

  近日,隨著疫情的發展,擴大核酸檢測範圍來狙擊疫情的方法受到越來越多的質疑,廣州、重慶等多地近日發佈的核酸檢測通告中,對檢測對象的範圍規定、語言表述發生了變化。

  根據《廣州市11月28日核酸檢測實施方案》要求,長期居家老人、每日網課學生、居家辦公者等無社會面活動人員,如果沒有外出需求,可以不參加全員核酸篩查;重慶明確“無疫小區”“無疫社區”不參加近期三輪全員核酸檢測;鄭州市也明確,不得擴大核酸檢測範圍。一般不按行政區域開展全員核酸檢測。

  “核酸生意已經是強弩之末,過度核酸也給人們的生活帶來了很多不便,現在很多地方政府也意識到這個問題,動不動就全員核酸的時代已經過去了。”一位不願意具名的流行病學專家告訴《中國慈善家》。

  而在另一方面,不斷髮展壯大的核酸檢測機構將目光轉向資本市場,紛紛摩拳擦掌,準備上市。

  《中國慈善家》在張核子母校中國醫科大學就業信息網上檢索到的一條招聘信息顯示,核子基因目前規模2000餘人,包括近200位博士、碩士、留學歸國人員在內300多人的尖端技術和管理員工隊伍。核子基因科技投資3億元,IPO上市計劃正式啟動。

  不過,記者在各大交易所官網上並未查到核子基因提交的招股說明書。

  曝出造假風波後,核子基因顯得格外謹慎,《中國慈善家》多次聯繫核子基因官方,電話一直處於無人接聽狀態,就連官方招商熱線也一直無人接聽。11月28日,當地多家媒體實地探訪位於深圳市的公司總部及旗下實驗室,公司仍然正常經營,但處於謝絕訪客狀態。有工作人員隔著玻璃告訴記者,“深圳核酸檢測工作仍在正常運轉,全國其他區域(的核酸檢測)不太清楚”。

  在該公司的宣傳欄上,醒目地寫著:“全國檢測人數累計超7億份,樣本檢測0差錯”。

  作者:溫如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