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館里的搖滾青年:讓傳統文化流行

2022年12月01日06:26

http://vod.cyol.com/vod/data/video/202212/01/bedef32d-9ec9-47dc-cd3f-1ef5d9ecc22a/transcode_aa9e6217-a0ac-73f7-c6ba-009bfc46.mp4/av-g.m3u8

在北京前門,聚集著大大小小的會館。這些肇始於明代初期,由當時同籍貫、同行業之人在京城設立的為同鄉、同行提供集會、寄寓的房舍,曾讓商賈文化、飲食文化、梨園文化等各類地域文化交織融合。如今,會館重新煥發生機,“好戲”接連在會館上演。張子豪的工作也圍繞著會館和好戲展開。

張子豪是北京民族樂團的演出運營部項目主管,也是“走進顏料會館”文藝演出的執行導演。2021年開始,北京市大力推進文藝院團進會館,拉開“會館有戲”的序幕,“小而美、小而精、小而雅”演出節目在不同會館上演。北京民族樂團的青年音樂家們也跟隨“會館有戲”走進會館,讓民族音樂和老戲台互相碰撞煥發新的生機。

不同會館有著不同的曆史,張子豪介紹,為了讓觀眾感受到曆史文化的差異,每個會館的演出都是量身定製。“比如顏料會館是由山西的顏料、桐油商人建造,為了突出山西文化,我們選擇了有山西特色的節目,開場是山西絳州鼓樂,中間還穿插山西民歌、山西大調等節目。”張子豪說,“會館場地有限,團隊將‘小’變成優勢,給觀眾帶來沉浸式的觀看體驗。”

但在會館演出並不是件容易的事。首先,局限的場地給演員帶來了演出壓力。相比起劇院的專業舞台,會館對收音、燈光、音響都有更高的要求。張子豪說:“在老建築里沒有現成的燈光音響設備,每一場演出都要精心佈置,同時還要儘可能減少對建築本體的損壞,要進行好多次調節才能達到最佳效果。”

觀眾是提升會館演出難度的另一個因素。張子豪介紹,一部分觀眾是第一次走進會館觀看文藝演出,因此節目不能過於深奧,要通俗易懂,把觀眾留下來。此外,在觀眾席中間進行表演也要求演員的表演技藝更高,“我們有一個專業話術叫‘對面審賊’,就是在近距離表演的時候,演員的動作會被觀眾無限放大,因此我們的演員都是行業內頂尖的,像梅派傳人、北京京劇院青年團青衣演員鄭瀟等知名演員都參與到‘會館有戲’的節目中。”

張子豪在團里被稱為“會館一哥”,與會館相關的演出都由他來負責。而實際上,張子豪是搖滾音樂出身,他曾是搖滾樂隊主唱,他以為自己會一直在搖滾樂上走下去,直到7年前,他參與到“星火工程”文藝演出,到留守兒童學校等地進行慰問表演時接觸到了民族音樂,並且加入北京民族樂團,從此成為一名為民族音樂發聲的青年。

伴隨著對民族音樂的瞭解,張子豪越來越感受到“民族的就是世界的”這句話的深意。2019年,他帶領著北京民族樂團的“玖牧打擊樂團”參加了電視選秀節目《國樂大典》並獲得亞軍。在節目中,他們將民族鼓樂進行創新,添加了多器樂和聲部配合,讓民樂煥發新的魅力。“民族的東西是不斷髮展的,我們保留了精華的部分,用創新的方式演繹出來,讓更多人愛上民族音樂。”張子豪說,這些年,團隊不斷進行創新,吸引了大批粉絲,也同樣帶動了民族音樂更好地發展。

張子豪說,當下越來越多95後、00後投身到民族音樂中,將自己的愛好和潮流相結合。2020年,北京民族樂團開辦“國潮”“國風”兩場音樂會,將傳統民樂改編為觀眾喜聞樂見的歌曲。團隊還和動漫集團合作,舉辦了動漫主題的音樂會。今年,北京民族樂團再次創新,舉辦了三場以國樂為主題的直播,其中第二期“Z時代的我們”全部由95後完成,演出以電子音樂為主,當《小刀會序曲》的前奏響起,嗩呐吹出中國音樂力量時,網友紛紛在彈幕留言“渾身起雞皮疙瘩”。3場直播吸引了30多萬人在線觀看,張子豪說:“這樣的創新對推動民族文化是有意義的,這是我們的嚐試,將來會在這條路上繼續探索下去。”

張子豪對音樂有強烈的熱愛,每當談到音樂都會兩眼放光,他說,當年來到北京懷揣著對音樂熱愛,直到現在他仍在追究夢想的道路上。他每5年就會給自己定一個小目標,今年他希望能夠順利入黨,完成自己的職稱評定。張子豪說:“對工作一定要有熱愛,至少要擁有熱情,這樣才能把工作做下去,即使在辛苦的時候也能有堅持下去的動力。不論你喜不喜歡你的工作,都要拿出百分之百的熱情去面對它。年輕人只要多看多做,慢慢地就能收穫你想收穫的,自然而言的也就開花結果。”

楊陽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張敏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2年12月01日 04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