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縣級足球隊踢贏北京國安:背後的業餘俱樂部為何來自廣西

2022年12月04日15:31

  2022年11月17日,山東日照,2022足協杯第2輪,北京國安VS涇川文彙。涇川文彙隊員點球獲勝後慶祝。東方IC 資料圖

  涇川文彙俱樂部戰勝中超豪門北京國安背後,隱藏著更多的“秘密”。

  網上盛傳,這支球隊是由文具店老闆、體育老師、外賣小哥組成。但也有專業人士注意到,涇川文彙參加足協杯比賽時,球衣上的“極馳”二字代表了廣西一家足球俱樂部。

  涇川文彙隊領隊、北海極馳俱樂部負責人姚軍告訴澎湃新聞,參加中冠聯賽總決賽和足協杯比賽的涇川文彙俱樂部教練員、一線隊員,由廣西北海極馳俱樂部(簡稱“北海極馳”)的教練員和隊員組成。涇川縣足協主席王臻也表示,涇川文彙俱樂部一線隊員主要以北海極馳隊原來的球員為班底。同時涇川文彙和北海極馳簽訂了為期3年的合作協議,內容除中冠比賽外,還涉及青少年培訓事宜。

  之所以“取道”甘肅,借涇川文彙的“殼”參加中冠聯賽,是因為北海極馳在廣西桂超聯賽中失利,失去了當年代表廣西參加中冠聯賽的資格。在姚軍看來,球隊要想成長一定要多打比賽,而他們俱樂部要多打中冠比賽,最終目標是打進中乙聯賽,成為一家職業足球俱樂部。

  點殺北京國安後不久,涇川文彙的一線隊員回到廣西,又參加了首屆廣西聯盟杯比賽。這支隊伍11月17日淘汰北京國安,12月1日贏得首屆廣西聯盟杯冠軍,12月2日又馬不停蹄趕往廣東。姚軍要帶著這支隊伍,繼續複製和涇川文彙俱樂部的合作模式,與廣東一家足球俱樂部合作參加廣東省足球超級聯賽。

  同一支隊伍、同一批人馬,使用不同的俱樂部名稱在全國各地參加比賽,積累經驗。姚軍的足球夢想,或許正在通過他這套多打比賽的曲線出圈戰術,而一點點實現。

  涇川文彙背後的廣西業餘俱樂部

  11月17日,在2022中國足協杯的第二輪比賽中,中冠隊伍涇川文彙通過點球大戰淘汰了老牌豪門北京國安,挺進足協杯第三輪比賽。

  驚歎比賽結果之餘,網友們更好奇涇川文彙是一支怎樣的隊伍。

  中國足球協會官網介紹,涇川文彙俱樂部正式掛牌成立僅1年零3個月。其前身是一家由業餘體校發起組建並領導的業餘足球俱樂部——涇川744300足球俱樂部。

  2021年時,涇川文彙俱樂部和北海極馳俱樂部簽訂了為期三年的協議,合作內容涉及中冠聯賽比賽和青少年培訓事宜。

  姚軍解釋,和涇川文彙合作的起因是北海極馳非常想參加中冠聯賽。2021年舉辦的廣西足球俱樂部超級聯賽(簡稱“桂超聯賽”)中,北海極馳比賽成績不佳,因此失去了代表廣西參加中冠聯賽大區賽的資格。

  許多球迷或許已經十分熟悉,我國足球賽事有四級聯賽,分別是中超、中甲、中乙和中國足球協會會員協會冠軍聯賽(簡稱“中冠聯賽”)。中超、中甲、中乙都是職業足球比賽,排在第四級的中冠聯賽,是我國業餘足球水平最高的比賽。中冠聯賽前四名的隊伍,經審核可獲得中乙聯賽參賽資格,成為職業足球俱樂部。

  中冠聯賽分為預賽和決賽兩個階段,其中預賽階段為會員協會省市聯賽。如廣西壯族自治區一般是通過桂超聯賽的比賽成績,決定誰來參加第二年的中冠聯賽大區賽。

  在廣西已喪失機會的北海極馳,開始尋找一家合適的、有資格參加中冠比賽的足球俱樂部。姚軍告訴澎湃新聞:“我們研究過很多家,在全國各地找(俱樂部),但是很難找。就是我們自己出錢、出人去打比賽,都會被拒絕,因為他們會覺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幸運的是,當年姚軍找到了甘肅的涇川文彙俱樂部。“雙方簽署了為期3年的合作協議,約定由北海極馳代表涇川文彙隊參加中冠聯賽。”姚軍說。

  涇川縣足協主席王臻日前也向澎湃新聞表示,涇川文彙和北海極馳雙方簽署的協議中,有關於比賽的協議,還有青少年培訓的協議。此前王臻接受甘肅省奔流新聞採訪時,曾介紹涇川文彙俱樂部一線隊員主要以北海極馳隊原來的球員為班底。此外,涇川文彙俱樂部和北海極馳俱樂部簽訂了一個為期三年的合作協議,主要是搞青訓,培養涇川的青少年球員,並爭取發展為職業足球俱樂部。

  在涇川文彙戰勝北京國安後,涇川文彙足球俱樂部董事長呂斌武接受媒體採訪時也曾提到,涇川文彙的球員工資由領隊姚軍的極馳體育公司發放。

  2021年8月,涇川文彙足球俱樂部獲得平涼市業餘足球聯賽冠軍,甘肅省足協由此推選涇川文彙代表甘肅省參加2021年中冠聯賽。

  2021年,涇川文彙隊在中冠聯賽大區賽銀川賽區中,以小組第二名的成績打入中冠聯賽總決賽。今年,涇川文彙隊在中冠聯賽大區賽比賽中,再次從銀川賽區以第二名的成績打入中冠聯賽總決賽。

  姚軍說,連續兩次打入中冠聯賽總決賽,涇川文彙也因此獲得了中國足球協會杯賽(簡稱“足協杯”)的參賽資格。(足協杯始創於1956年,是新中國曆史最悠久的足球賽事。參加足協杯賽的球隊分別來自中超聯賽、中甲聯賽、中乙聯賽和中冠聯賽的球隊。——編者注)

  只是姚軍沒想到抽籤抽到了北京國安這支老牌中超豪門球隊。“我們也很想抽到國安,不一定能贏,但也不能讓國安輕而易舉把我們淘汰。”姚軍說。

  北京國安輸球後,網上有很多討論,其中就提到北京國安並沒有重視這場比賽,上場比賽的都是年輕球員。而對於最終的比賽結果,姚軍分析國安更多是輕敵,“想很快把比賽拿下來,沒那麼有耐心”。

  和北京國安比賽前夕,姚軍聽到基地一位服務人員講,國安11月19日要飛到福建去。聽到這個消息姚軍認為機會來了。“19號打比賽,17號上的人一定不會上特別的主力、很強的人。”姚軍回憶,“但比賽開始前看到國安的出場名單還是出乎意料,不完全是後備,好多主力、國青隊員上了。”

  “涇川文彙隊也有好幾個主力沒有上場,有傷病是一個原因,還有一個原因是打這場比賽之前的中冠總決賽我們名次不是很好,隊員心態各方面的問題。因此這次比賽之前隊內做過選拔,只要心態好我們就帶走。這次帶了20名隊員過去,都是來自中甲、中乙,以及青訓的隊員。”姚軍解釋,心態好,就是態度更加積極,更願意打這場比賽。

  賽後,中國足協官網在題為《足協杯“全民足球”戰況激烈 甘肅“黑馬”一戰成名》的文章中,點評涇川文彙隊球員的表現,稱涇川文彙隊面對中超勁旅北京國安率先進球、掌握控球優勢、又在90分鍾內頑強追平比分,他們的勝利令人信服,更給人以驚喜。

  姚軍的足球強隊理論:多打比賽、關愛足球青少年

  52歲的姚軍曾效力於甲A聯賽,也曾是一名職業足球運動員,這些年一直都在足球行業工作,對如何培養足球人才形成了一套自己的理論。這套理論在心裡已經醞釀多年,只是在之前工作的那些俱樂部里,“我說不了不算。”姚軍說。

  在姚軍看來,球隊要想練出來一定要多打比賽,“從技術角度講,中國球員互相都差不多。而現在中國職業球員比賽都很少,要多打比賽,在比賽中才會成長更快,能把心態練到更成熟、抗壓能力更強、更從容。”

  除此之外,更為關鍵的是要對球員有更多關心和嗬護,不能只看眼前利益,沒有錢賺就淘汰隊員。

  “一些小孩8歲開始踢球,有些出類拔萃,有些沒踢出來。沒踢出來有很多種原因,有一批人是不自律,有的是遭遇運動生涯瓶頸期,沒有能力上更高平台就被淘汰了,但是淘汰了之後這些孩子去哪?”姚軍告訴澎湃新聞,他的俱樂部想給這些18歲以上,在職業足球俱樂部踢球遇到瓶頸期而被淘汰的球員一個機會,看這些踢球的孩子能否經過訓練,重新再走進職業比賽的賽場。

  “因為一個孩子用8年到10年的時間一直在從事足球運動,這個很難很難。但到一定時候俱樂部就很冷酷把他淘汰了,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講這不公平,也是一個隱患。他淘汰了之後不能踢足球,幹什麼呢?”姚軍解釋,“所以可以去做這個環節,一是幫助更多隊員重新上個平台,就算上不了一個平台,也可以在足球相關產業里去培養他,這樣的話8年到10年的付出,最後還能得到回報。”

  姚軍認為,這些踢足球的小孩需要澆灌、需要撫育,最後才會有成長,才會有收穫,而不是一開始就要收穫。

  涇川文彙火了之後,很多人勸姚軍趕緊註冊賬號做主播賺錢。“他們說你這樣過一段時間就不熱了,就沒機會了。我覺得我們如果還是這樣老老實實訓練,可能再過個一兩年又會有一個機會出來,所以還是堅持把自己核心東西做好。”姚軍說。

  成立兩年的北海極馳,去年參加了包括中冠聯賽、桂超聯賽、北海當地比賽等四五十場比賽。今年預計要打上百場比賽。姚軍說:“我們的目標是中乙,打進職業聯賽,做一個足球運動員的兵工廠。沒有那麼大的聲音說能改變中國足球,但可以做一個中間環節。”

  在12月1日舉行的首屆廣西聯盟杯比賽決賽中,北海極馳以總比分4:2的成績戰勝廣西駿菱飛速,獲得了冠軍。 經過兩年上百場比賽的實戰訓練,姚軍說,球隊拿到了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冠軍。

  12月2日,剛獲得首屆廣西聯盟杯冠軍的北海極馳又出發前往廣東,還是通過和廣東一傢俱樂部合作的形式,參加2022年廣東省足球超級聯賽。

  值得一提的是,2022年的桂超聯賽中,北海極馳獲得並列亞軍的成績,提前鎖定了2023年中冠聯賽大區賽廣西的參賽資格。而廣東省足球超級聯賽也是廣東省的中冠聯賽預賽,獲得該比賽前四名的球隊,可獲得中冠聯賽大區賽廣東省的參賽資格。

  姚軍的目標是打入前四名,至於頂著哪傢俱樂部的名字出線,或許並不重要。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