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公衛專家馮子健:防疫新形勢下,抗原自檢或是替代方案

2022年12月05日08:50

  11月30日,國務院副總理孫春蘭在國家衛生健康委召開座談會,聽取有關方面專家對優化完善防控措施的意見建議。

  據新華社報導,孫春蘭指出,隨著奧密克戎病毒致病性的減弱、疫苗接種的普及、防控經驗的積累,我國疫情防控面臨新形勢新任務,要持續優化防控政策,走小步不停步。

  中華預防醫學會常務副會長兼秘書長馮子健是當天參與座談會的八位專家之一,他也是2020年初疫情暴發時去到武漢的國家級專家組成員。

  12月3日,馮子健接受澎湃新聞專訪時提到,未來一個時期公眾感染的風險會大大增加,建議未完成基礎免疫和加強免疫接種的人員要盡快接種疫苗,尤其是老年人、慢性病患者等重點人群要盡快接種。在疫情上升階段,防重症也可以緩解醫療資源緊張。

  他認為,如果疫情規模進一步發展,難免會經曆疾病傳播高峰,從而對醫療系統形成明顯壓力,對輕症和無症狀感染者進行居家隔離是必要的,要通過減少人員流動和聚集性活動等方式來延緩疫情的快速發展,減輕醫療系統的壓力。

  疫苗接種禁忌範圍縮小,要加強老年人等重點人群接種

  澎湃新聞:在進一步優化疫情防控工作的二十條措施中,老年人免疫接種被作為重點,為什麼強調老年人疫苗接種?

  馮子健:老年人感染新冠後發生嚴重疾病的風險是比較高的,所以疫苗的保護對預防老年人發生重症更重要。

  高齡和慢性病是感染新冠後,發生嚴重疾病甚至死亡的兩個獨立危險因素,大多數老人往往都具備這兩個獨立的危險因素,所以更需要疫苗預防和額外防護,預防重症,並儘量避免在疫情高峰階段感染。

  澎湃新聞:高齡老人指多少歲?

  馮子健:現在各個國家的患者感染新冠後發生嚴重疾病甚至死亡的平均年齡中位數,都是在 80 歲以上。年齡越大,發生嚴重疾病的風險越高。所以排序是 80 歲以上,接下來是 75歲以上, 70 歲以上,再往後是 65 歲以上。

2022年12月1日,廣東東莞,醫護人員為老人接種新冠疫苗。視覺中國 圖
2022年12月1日,廣東東莞,醫護人員為老人接種新冠疫苗。視覺中國 圖

  澎湃新聞:現在老年人的疫苗接種率如何,是否做好了“小步”放開的準備?

  馮子健:接種率都公佈過。越是年齡大的人,他的基礎免疫接種率和加強接種率都相對低,特別是80歲以上老人接種率最低。恰恰是那些最需要疫苗保護的還有比較嚴重慢性疾病的老年人,反而未接種疫苗,這對他們是很危險的。

  澎湃新聞:孩子如何防護,應當接種幾針疫苗?

  馮子健:我國已經為3到17歲的兒童提供接種了,只不過還沒有推薦加強針的接種,還沒有方案出台。也許隨後會有針對他們的加強針疫苗接種指導意見出來,目前就是基礎免疫。

  澎湃新聞:不少人對接種疫苗後,仍會感染新冠病毒的情況比較擔憂,對此你有什麼看法?新冠疫苗接種後保護力能持續多久,體現在什麼方面?加強針接種的效力如何?

  馮子健:新冠疫苗確實存在這個問題。接種之後的短時間內,保護效果相對比較強,但是一般來說,三個月以後它的預防感染作用就會顯著減弱,疫苗誘導的抗體會衰退,它預防感染的效果就變差了。

  但是,新冠疫苗一個更重要的作用就是,它對於預防重症發生的作用是比較好的,而且這種保護效果持久性也比較好。預防重症主要靠疫苗所誘導的細胞免疫。現在有很多觀察,打了加強針以後,持續 12 個月,它仍然有很好的預防重症和死亡的保護效果,而且這種防重症保護的廣譜性也比較好,就是對不同的變異株都可以有比較好的保護效果。

  加強針主要是在基礎免疫上,進一步鞏固免疫效果,無論是細胞免疫還是體液免疫都能得到加強。

  澎湃新聞:關於如何推進疫苗接種工作,你有什麼看法或者建議嗎?

  馮子健:我覺得有三個關鍵的地方。第一,我們最近出台的新的針對老年人的接種方案,把疫苗接種的禁忌症和慎用的範圍大大縮小了。這是基於疫苗推出以來大量的臨床研究、真實世界研究和安全性監測的結果,疫苗的接種禁忌應該是非常非常少的,其實,對我們國家生產的疫苗而言,除了對疫苗嚴重過敏是接種的絕對禁忌症以外,其他人任何人接種都是安全的。

  這次為了慎重起見,在文件裡邊增加了幾條:比如急性感染性疾病處於發燒階段、嚴重的慢性疾病處於急性發作期,或者嚴重慢性疾病生命已進入終末階段,要延緩接種。

  過去,可能對禁忌症和慎用的情形掌握得比較嚴格,很多老年人被排除在接種對象之外而沒有接種上,比如很多慢性病患者沒接種上。增加了這幾條,禁忌範圍跟原來的相比大大縮小了。希望加強這方面的宣傳,讓適合接種的人都能夠盡快接種。

  第二個就是要告訴公眾,我們未來一個時期,可能感染的風險會大大增加,所以大家要抓緊時間接種疫苗,來獲得疫苗的保護。這兩個信息是至關重要的,不管是對受種者還是接種服務的提供者都很重要。

  第三個,我們要設法改進現在免疫服務的提供方式。很多老人可能不便去接種點獲得接種,這時候,新的方案裡邊提出可以上門接種的方式。

  另外,我個人還建議,在醫療機構正在住院的那些老人,其實也應該由醫生開具疫苗接種處方,在醫院給他提供接種,就是那些沒有接種的或者沒有完成接種的,應該盡快接種。

  澎湃新聞:我們平常會看到養老機構院內感染的信息,像這些老人是不是也是重點保護的對象?

  馮子健:當然是了。對機構內的這些脆弱人群,包括老年人、殘障人士,或者其他的失能集中居住人群,更應該努力地去提高他們的接種率。

  澎湃新聞:還有哪些重點人群需要做好防護工作?對於這些人群,你有什麼具體的建議嗎?

  馮子健:重點的還是那些有發生重症傾向的、具有高危因素的人,我剛才其實已經說到了老年人,特別是高齡老人、患有比較嚴重慢性病的患者,尤其應該得到特別的保護,儘量防止他們感染。

  除了打疫苗以外,還有一些衛生預防措施也應該採取,使他們得到額外的特別防護,儘量減少感染。尤其是防止他們在一個地區、一個城市的疫情高峰階段感染,因為這個時候往往醫療資源比較緊張,或者由於它的感染出現重症,進一步加劇醫療資源的緊張。所以在疫情上升階段,尤其應該做好對這些高危人群的保護。

  職業人群也需要得到保護,如醫護人員或在醫院工作的任何人員,防止由於醫務人員中的傳播,進一步加劇醫療資源緊張。這也是需要做的。

  當然,其他處在關鍵工作崗位上,承擔著很重要的社會管理和服務的人員,也要儘量做好防護,儘量減少感染,特別是感染以後發生比較重的疾病,影響他們持續工作。

  澎湃新聞:人們對孕婦和小孩這兩個群體會比較擔憂,他們屬於重點保護人群嗎?

  馮子健:當然也是,尤其是孕婦。

  “抗原自檢或是重要的替代方案”

  澎湃新聞:根據《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核酸檢測實施辦法》,沒有發生疫情的地區,除了對風險崗位和重點人員開展核酸檢測外,不得擴大核酸檢測範圍,實行常態化檢測。除此之外,一些地方宣佈無社會面活動的人員,如無外出需求,可不參加核酸篩查,多地取消了出行48小時核酸檢測要求,一些地方甚至撤銷了部分核酸檢測點,可以看到對核酸檢測的要求正在放寬。這時如果沒有另一種替代性的檢測方案,是否會使高危人群處於更大的感染風險中?

  馮子健:會是這樣,因為大範圍、大規模的核酸檢測非常便利。核酸檢測對於我們發現感染者是至關重要的。減少核酸檢測服務的提供,可能不利於我們發現感染傳播、疫情的大規模回升。

  澎湃新聞:對於高危人群來說,是否需要分發抗原檢測試劑滿足日常的健康檢測需要?今年2月,香港將抗原自采檢測取代了核酸檢測,我們在對核酸檢測要求放寬同時,是不是可以有一個替代性的方案?

  馮子健:我覺得可以。在這種情況下,我覺得抗原自檢是一個很重要的替代方案。如果有檢測的意願,懷疑自己被感染了,尤其是那些高危的,有發生嚴重疾病危險因素的這些人,他如果出現了感染的症狀,那他可以去做抗原。

  2022年2月21日,深圳某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生產車間現場。工人在流水生產線上分組作業,生產新冠病毒抗原快速檢測試劑盒。 人民視覺 圖

  澎湃新聞:你如何看待核酸檢測和抗原檢測各自的靈敏性和功能?

  馮子健:核酸檢測敏感性要比抗原檢測高,這點是確定無疑的。但是,在沒有核酸檢測或者核酸檢測不能提供的情況下,也可以用抗原檢測。

  抗原檢測一旦發現陽性,它的結果是比較可靠的,可能確實感染了,而且這時候排毒量是較大的。

  在這個時候,抗原檢測的一個很重要的用途,可以幫著確立診斷,它的診斷也有利於對感染者,特別是有症狀的感染者提供更好的醫療管理,包括用藥、是否需要住院、醫院等機構內感染防控等等。

  “如疫情進一步發展,輕症和無症狀感染者居家隔離是必要的”

  澎湃新聞:現在對收治和隔離措施也都進行了優化,我們比較想瞭解的是什麼樣情況的人適合居家隔離,什麼樣的人適合去醫院或者集中隔離,是否有區分?

  馮子健:我個人建議,如果他獨居,或者是家庭的居住空間比較好,有獨立房間居住、有獨立的衛浴設備,能夠做到衛生設備分開,當然在居家隔離是很方便的。相對來說,也比較舒適一些。

  如果,家裡人員多,居住條件也比較差,當然也可以選擇集中隔離,特別是對於那些家裡有高危的家庭成員,比如高齡老人,有嚴重的慢性病患者,或者兩者兼有的人,特別是還有一些沒有打過疫苗的、疫苗次數不夠的,這樣情況最好還是到集中隔離點或者醫院去進行隔離治療,這樣有利於最大程度地保護家庭高危成員。

  澎湃新聞:如果老年人感染了新冠病毒,其隔離和收治措施會有不同嗎?

  馮子健:主要是及時對他進行臨床評估,看看有沒有加重的傾向,如果出現加重的傾向,要盡快地轉入醫院治療。

  澎湃新聞:多地提出符合條件的密接者,可以居家隔離,請問居家隔離對住房條件有什麼要求,對於居家隔離的密接者,你有什麼具體的建議嗎?

  馮子健:我很難提出很具體的要求,也還沒有這樣明確的政策。可能家庭內的人數越少,居住空間越大、越獨立,在家庭成員感染時,越能做到適當分隔開來。

  澎湃新聞:現在居家隔離的選擇仍然限於密接者,之後是否會倡導輕症和無症狀感染者居家隔離?

  馮子健:當前,方艙的醫療收治資源很容易達到極限。在達到極限的時候,對這些輕症和無症狀感染者實行居家隔離,也是不得已而為之,必須得做的;如果將來疫情進一步發展,規模更大,可能輕症和無症狀感染者進行居家隔離是必要的。

  “要壓低高峰,減輕對醫療系統的壓力”

  澎湃新聞:你認為是否有必要開通線上問診的渠道?

  馮子健:我覺得當病人大量增加的時候,要求無症狀感染者和輕症患者居家隔離的情況下,應該通過熱線電話或者網絡視訊系統或流動上門的方式,提供臨床諮詢、評估、分診、轉介服務,和醫療機構做好轉診銜接,是非常有必要的。

  澎湃新聞:在防疫新形勢下,網友普遍擔心醫療擠兌問題,對此你的看法是什麼?我們能做些什麼預防或者減緩這一問題?院感問題一直是醫療機構防疫的難點,對此你有什麼看法或者建議嗎?

  馮子健:如果將來調整了防控策略或防控目標,我們將難以避免地會經曆這樣的疾病傳播高峰,它必然會對醫療系統形成很大的壓力。這可能是很多地方都難以避免的情況,這是可以預期的。

  如果到那時候,我們就要採取一些壓低疫情高峰,減輕醫療系統壓力的公共衛生措施。這些措施主要是增加人際距離、減少人員流動性,包括減少人群聚集性活動、減少堂食、減少大型商超的開放時間和人數限制。

  到了一定程度,如果有必要,也可能要實行短暫的非關鍵崗位人員居家辦公等措施,這些可能都要視地方經曆疫情的強度和醫療資源壓力,採取不同強度、持續時間長短不一的公共衛生干預措施,來壓低高峰,減輕對醫療系統的壓力。

2022年11月29日,哈爾濱街頭,當地進入經營場所、乘坐市內公共交通不再查驗核酸。人民視覺 資料圖
2022年11月29日,哈爾濱街頭,當地進入經營場所、乘坐市內公共交通不再查驗核酸。人民視覺 資料圖

  澎湃新聞:春節即將到來,務工人員返鄉、流動,是否可能增加疫情傳染風險,相關部門和個人需要如何應對?

  馮子健:包括春運在內,人員大規模的流動,大規模聚集,勢必會增加疾病傳播的風險。這是必然的。

  當然,我覺得在感染難以避免的情況下,打疫苗對防止重症是非常有幫助的,如果剛打了不久,對預防感染也能起到較好的作用。另外,在出行的時候要嚴格戴口罩,儘量做到勤洗手,做好手部衛生。接觸公共物品以後要儘量洗手、用免洗酒精消毒液來擦拭,儘量避免手接觸口眼鼻嘴黏膜。儘量減少在人群密集的場所停留的時間,如果難以避免,也儘量縮短這種時間。另外可以採取錯峰出行,不要趕最高峰、人流密度最大的時候,這都是一些具體的辦法。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