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製衣工人經曆的廣州“解封”一週

2022年12月06日12:59

  至12月6日,廣州已“解封”一週。

  一週內,廣州市不斷優化疫情防控措施,並在每日舉行的疫情防控新聞發佈會上披露相關情況。

  目前,在廣州乘坐公交、地鐵等公共交通工具,前往商場、餐館及娛樂場所消費,去各類醫療機構就診,到藥店買藥等,憑綠碼通行,無需查驗核酸,基本實現了“一個綠碼即可通行”。針對居民的核酸檢測需求,廣州各區按需合理配置便民核酸采樣點。針對部分公眾對新冠肺炎仍存在較大的恐懼心理,多位廣州醫學專家接受媒體採訪表示,奧密克戎毒力非常低,向市民科普相關知識。

  隨著防疫措施的持續優化,廣州非高風險區的生活工作秩序已基本恢復,並逐步找回了昔日的煙火氣:地鐵上通勤的人、飯店內食客、珠江邊散步的行人,都多了起來,夜晚酒吧內也坐了很多看世界盃的球迷……

  今年55歲的蔡陽城(化名)是湖北人,自1996年開始在廣州打工,從事製衣行業工作20多年。他租住在廣州海珠區東部的侖頭村,經曆了20多天的封控後,在廣州解封當日,他趕緊離開廣州,前往深圳的兒子家。然而,在深圳住了4天后,看到廣州的防疫措施已優化,12月4日蔡陽城又返回了廣州的出租房。

  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注意到,因多種因素,廣州“解封”後,絕多數提前返鄉的務工人員、學生等都沒有返回廣州。“如果不是離得近,我也不會回。”蔡陽城的打算是,一是討賬,有個老闆欠了他幾千元,現在難以聯繫上,他正嚐試多種辦法要錢;二是離春節還有一個多月的時間,他打算好好利用這段時間,掙點過年的錢,“這一行很多人都返鄉了,現在反而不缺事做”。

  回到自己所熟悉的城中村,蔡陽城發現,村入口的關卡、水馬都撤了,不需要查看綠碼、核酸等,均可自由出入。“想不到變得這麼快啊!”蔡陽城感慨說,他喜歡“解封”後的感覺,現在每次出門,他都會提醒自己戴好口罩,“自己保護好自己”。

“解封”後,侖頭村恢復了生活秩序。12月5日晚,不少人在村口的小街行走、吃飯。澎湃新聞記者 陳緒厚 圖
“解封”後,侖頭村恢復了生活秩序。12月5日晚,不少人在村口的小街行走、吃飯。澎湃新聞記者 陳緒厚 圖

  撤離前,已被封控20多天

  “在廣州的時間比在老家的還多。”在廣州已打拚26年的蔡陽城說,他習慣了廣州,廣州是他的第二故鄉。

  蔡陽城出生於湖北陽新縣一個貧困家庭,16歲時就失去了母親,沒什麼依靠,他很早就出來謀生。上世紀90年代初,在縣城學了縫紉技術後,他在鄉里搞起了培訓班,給即將遠赴他鄉務工的年輕女孩培訓縫紉、製衣技術。後來,來學技術的女孩越來越少,自己開的服裝店生意越來越差,1996年他也踏上了南下廣東的打工之路。

  蔡陽城的打工第一站,就是廣州海珠區康樂村。

  公開資料顯示,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由零散攤位構成的中大布匹市場逐步形成。2000年後,在政府的整治改造下,部分商戶搬入村民自建的臨時建築,部分製衣廠搬入臨近的城中村,形成了以製衣為主要產業的康鷺片區。

  康鷺片區包括康樂村、鷺江村兩個城中村,占地約一平方公里,常住人口超過10萬人,轄內有製衣廠、倉儲企業5200多家,聚集了超過30萬製衣行業從業者,95%以上是外來人口,大部分人來自湖北。由於這裏聚集了眾多的湖北人,坊間稱這一帶是“湖北村”。

  自今年10月23日廣州海珠區首例感染者出現後,疫情在區內康樂村、鷺江村等多個城中村蔓延。在此輪廣州疫情中,康鷺片區的城中村因病例眾多、防控難度大,備受外界關注。

  蔡陽城說,1996年,他到康樂村的製衣廠打工時,這裏的服裝產業還未形成如今的規模,“是後來一步步擴大形成的”。在製衣廠做了四五年後,他的妻子也來廣州打工,租住在位於海珠區東部的侖頭村。為了便於和妻子一起住,他離開康樂村,前往海珠區另一製衣廠林立的大塘村,在一家由台灣老闆開的服裝廠里從事服裝加工工作。

  2010年前後,蔡陽城夫妻開始單干,他們先從廠里接單拿料,再在自己居住的侖頭村狹小的出租房裡加工服裝,賺取工錢。“這比進廠自由些,收入也高點。”靠著這份收入,夫妻倆養活了一家人,如今兩個兒子均已結婚生子。

  蔡陽城介紹,憑藉過硬的手藝和經驗,他接的訂單較為高端,加工一件衣服,一般工錢有幾十元,高的有上百元。“每日純做工有12個小時左右,一個月最多休息兩三天”,好的月份有一萬元左右的收入,差的月份只有七八千元。 “雖說不是重體力活,但也耗時間精力。”蔡陽城說。

蔡陽城(化名)在侖頭村租了一室一廳,每月租金550元。這裏是他加工服裝以及生活居住的地方。澎湃新聞記者 陳緒厚  圖
蔡陽城(化名)在侖頭村租了一室一廳,每月租金550元。這裏是他加工服裝以及生活居住的地方。澎湃新聞記者 陳緒厚 圖

  蔡陽城對此輪廣州疫情的感知,最早來自他在康樂村開舊貨店的一位老鄉。今年10月底,這位老鄉在電話中跟蔡陽城說,自己所在康鷺片區被封控了,讓蔡陽城趁著還沒被封住,“趕快跑”。當時,北侖村未出現病例,尚未管控,蔡陽城不相信疫情形勢會如此嚴峻,認為不會有太大問題。

  然而,沒過幾天,形勢徒然變化。11月4日,海珠區新增433例陽性感染者,至11月5日這個數字攀升至1253例。為了應對嚴峻疫情的形勢,海珠區發佈通告稱,11月5日0時-7日24時,海珠區全域嚴控人員流動,公交地鐵停運。

  蔡陽城說,自11月5日起,他所在的侖頭村也封了,出入口用水馬等圍蔽,“只出不進”。由於北侖村病例不多,大家可以在村內活動,基本生活物資有保障。之後,這種管控措施一再持續,一直到11月30日的廣州“解封”。

  帶著巨大的落差離開

  在長時間的封控中,不安的情緒不斷累積,提前離開廣州、返鄉成為了一種選擇。

  為了有效解決轄區的消防安全隱患、環境衛生、疫情消殺等問題,11月13日,海珠區鳳陽街鳳和經聯社發佈告知書:對康鷺片區開展一個月的綜合治理,請全體居民暫時返鄉或投靠親友。

  11月24日,在廣州市疫情防控新聞發佈會上,海珠區相關負責人表示,正在製定疫情疏解工作,對於集中健康監測的市民群眾,連續3天核酸陰性,將根據大家需求,及時主動與目的地疾控部門對接,全程為自願返鄉市民群眾提供購票乘車等保障工作。

  11月25日下午,廣州市委宣傳部相關負責人在新聞發佈會上表示,“廣州沒有靜默的安排,更沒有封城的計劃。”當晚,海珠區、番禺區、天河區、白雲區、荔灣區等多個區均發佈通告稱,除轄區個別區域外,將進一步加強社會面疫情防控措施,嚴格控製人員流動,原則上非必要不外出,並實行臨時交通管控。這意味著,除了少數區域,廣州多數地區實際上已處於靜默狀態。

  一時間,大量務工人員、大學生等離開廣州、自願返鄉成為熱議話題。11月26日,在符合出發地及接收地疫情防控要求的前提下,按照省市有關部門統一部署,在學校多部門協作下,嚴格做好交通、物資、安全等各方面保障,位於海珠區的中山大學南校區第一批學生498人搭乘專車離校返鄉。

  11月29日下午,廣州衛健委負責人在疫情防控新聞發佈會上透露,天河區疫情發展迅速,員村、棠下等城中村密集的地區聚集性疫情持續發展,天河的疫情防控形勢十分嚴峻。這引起了一定的恐慌情緒,天河區的眾多大學生連夜緊急離校返鄉,造成了當晚天河區部分路段堵車,相關話題還登上了微博熱搜。

  此次連夜返鄉的多位大學生告訴澎湃新聞,在決定返鄉前夕,校方通知學生,鑒於當前嚴峻的疫情形勢,建議學生盡快返鄉,“能返盡返,應返盡返”,否則可能春節都無法回家過了。部分高校還要求,一旦學生離開學校,就不能再返校。

  居住在偏於一隅的侖頭村,蔡陽城在工作之餘,也時刻留意著疫情形勢。他從網上的視頻看到,居住在康鷺片區的不少外地務工人員,無法回到出租房居住,這讓他有些焦慮,擔心自己所在的城中村,也不讓住了。

  侖頭村位於海珠區東部,因位置較偏,租金相對便宜。當地居民介紹,這裏的握手樓內居住著大量製衣行業從業者、上班族、出租車司機等人員。對於廣州來說,侖頭村沒什麼特別之處,就是一個普通的城中村。

  被封控期間,蔡陽城也考慮過離開廣州的可能。他的大兒子在深圳工作居住,幾年前,他的妻子也留在了深圳,給兒子一家帶孫子。每隔一兩個月,他會去深圳一次,與家人短暫團聚。侖頭村要求“只出不進”,蔡陽城曾問過大兒子,若此時他離開廣州、前往深圳,需不需要隔離。大兒子查詢了相關政策後告訴他,不單自己需居家隔離三天,可能還會影響全家人,“均需居家隔離”。蔡陽城不得不暫時放棄前往深圳的念頭。

房東向蔡陽城轉來信息,建議其儘早返鄉。受訪者 供圖
房東向蔡陽城轉來信息,建議其儘早返鄉。受訪者 供圖
11月29日,侖頭村曾發佈公告,建議大家抓緊時機儘早返鄉。受訪者 供圖
11月29日,侖頭村曾發佈公告,建議大家抓緊時機儘早返鄉。受訪者 供圖

  11月29日上午,房東給蔡陽城發來信息稱,村里已發佈通知,侖頭村已確診多起病例,可能面臨嚴格的封閉式管理,請需要返鄉的人員抓緊時機,盡快返鄉。第二天,侖頭村里的防控措施放鬆了,但村里卻瘋傳“放開3日,能走快走,馬上要封很久”。村內瀰漫著緊張情緒,大量租住在侖頭村握手樓的務工人員趕忙收拾行李離開。

  至11月30日下午3點,蔡陽城再也坐不住,他叫了一輛網約車,趕忙離開廣州,直奔深圳大兒子家。蔡陽城說,離開時,他的情緒很不好,很失落,一方面不知道什麼時候能解封,這種日子何時到頭;再是疫情持續,擔心無法要回外面的欠賬。

  “解封”不等於“解防”

  在前往深圳的高速上,蔡陽城收到房東轉發來的公告稱,解除之前發佈的“只進不出”的疫情防控措施,即日起在村入口測溫、掃場所碼和查驗48小時核酸。此時,蔡陽城才意識到,侖頭村“解封”了,廣州也“解封”了。蔡陽城說,當天下午,他一位朋友也趕忙離開廣州、前往深圳,然而在路上確認“解封”後,朋友就掉頭返回了廣州。由於已經在路上,他沒有返回,去了深圳。

11月30日下午,在前往深圳的路上,蔡陽城收到房東轉來的最新公告顯示,侖頭村“解封”了。受訪者 供圖
11月30日下午,在前往深圳的路上,蔡陽城收到房東轉來的最新公告顯示,侖頭村“解封”了。受訪者 供圖

  回顧蔡陽城的這次緊急離開,他所接收的信息存在一定偏差,因為這天的上午、中午,廣州“解封”的多種信號就已顯現,並在網上引起了熱議。如當天上午,社區幾乎每天都會做的核酸被緊急叫停,甚至眾多醫院紛紛發佈通知稱已暫停醫院內的核酸檢測服務。在疫情最為嚴重的海珠區,非高風險區的道路解封了,用來圍蔽的水馬、鐵皮等被迅速撤走,車輛、行人均可通行。至當日14時許,海珠區、番禺區、天河區等11個區陸續發佈通告稱,將調整管控區域,優化完善疫情防控措施。大家都意識到,廣州有了大動作,“解封了”。

11月30日,廣州11個區先後發佈通告稱,調整管控區域,優化完善疫情防控措施。微信公眾號“中國廣州發佈”截圖
11月30日,廣州11個區先後發佈通告稱,調整管控區域,優化完善疫情防控措施。微信公眾號“中國廣州發佈”截圖

  在當日下午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廣州市衛生健康委副主任、新聞發言人張屹表示,為全面、準確、完整貫徹落實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第九版防控方案》和進一步優化疫情防控“二十條”措施要求,廣州各區正在進一步優化以下防控措施:

  一、科學精準劃定高風險區。符合解封條件的要及時解封,封控管理要快封快解,應解盡解,盡最大努力減少因疫情防控給群眾帶來的不便。

  二、精準開展流行病學調查。不得隨意擴大密切接觸者甄別範圍,不以時空伴隨作為判定密切接觸者的標準。

  三、做好密切接觸者的隔離管理。符合居家隔離條件的密切接觸者實施居家隔離。

  四、科學開展核酸檢測。不得擴大核酸檢測範圍,一般不按行政區域開展全員核酸檢測。

  五、加快疫苗接種。特別是要加強老年人新冠疫苗接種。

  一天內,廣州的疫情防控措施發生重大調整,並立即執行到位。這在絕大多數廣州市民的意料之外,但多數市民都表示支持。在微博、朋友圈等社交平台,很多廣州居民表達了自己的欣喜之情。當晚,海珠區的珠江邊,廣州塔附近,不少居民聚集,他們戴著口罩,迎著江風,享受著珠江兩岸繁華的夜景。

  澎湃新聞注意到,廣州率先“解封”,進一步優化疫情防控“二十條”措施要求,這一舉動受到了眾多網友的稱讚。不少網友感歎道,“不愧是改革開放的前沿城市。”

  近一個月來,廣州疫情一直處於高位。病例最多時,單日新增陽性感染者逼近一萬例。面對如此嚴峻的疫情形勢,廣州一直未採取封城、全城靜默等十分嚴格的防控措施,而是一直在疫情防控和保障市民正常工作生活秩序之間尋求平衡點,廣州市的這種努力獲得了不少好評。

  在未宣佈“解封”之前,廣州根據實際形勢也調整了一些防疫措施。如在11月27日晚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廣東工作組與廣東省舉行的工作對接會上,廣東省省長王偉中表示,符合解封條件的區域要及時解封,做到快封快解,支持符合條件的密接人員實施居家隔離,最大限度降低疫情對群眾生產生活影響。11月28日,廣州市衛生健康委發佈消息稱, 11月28日上午8時至29日上午8時,除海珠、番禺、天河、白雲4個區外,廣州其餘7個區引導群眾按需檢測,長期居家老人、每日網課學生、居家辦公者等無社會面活動人員,如果沒有外出需求,可以不參加全員核酸篩查,減少人群聚集感染風險,節約全市核酸資源。這些看似細微的調整,實則需要很大的勇氣,這些嚐試在當時都引起了高度關注。

  另一方面,在宣佈解除臨時管控措施時,廣州各區發佈的通告強調,“解封”不等於“解防”,提醒公眾加強個人防護。

  在12月1日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廣州市衛生健康委副主任、新聞發言人張屹表示,廣州目前疫情多點、多鏈、多區,病例數仍處高位,絕大部分個案仍集中在海珠區,全市疫情以中心城區為主,點狀散發與聚集性並存,人員密集的城中村一直是疫情傳播的重點區域,防疫形勢依然複雜嚴峻。廣州始終堅持以人民為中心,防控工作穩中求進,防控政策持續優化,不斷加強對重點人群和脆弱群體的防護,全面落實“疫情要防住、經濟要穩住、發展要安全”的要求,結合不同時期疫情形勢特點,不斷摸索行之有效、適用廣州的防控策略。

  “每個人都是自己健康的第一責任人”

  自11月30日開始,此後的一週,廣州不斷優化疫情防控措施,並在每日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披露相關情況。

  為了避免大規模感染對醫療資源造成擠兌,廣州提前謀劃,加強定點醫院、亞定點醫院的重症監護病房(ICU)建設,提升重症病例的治療能力。據廣州市衛生健康委副主任、新聞發言人張屹12月2日介紹,廣州全市現有定點、亞定點、方艙醫院可用於收治感染者病床數近9萬張,及2000張以上的ICU重症床位的應急儲備。

  在核酸檢測方面,廣州逐步放鬆各類場所的核酸查驗要求。目前,在廣州乘坐公交、地鐵等公共交通工具,前往商場、餐館及娛樂場所消費,去各類醫療機構就診,到藥店買藥等,均憑綠碼通行,無需查驗核酸,基本實現了“一個綠碼即可通行”。此前,若超過7天未做核酸,每次打開廣州市的健康碼(穗康碼)時會先出現彈窗提醒,目前該彈窗已被取消。

  針對部分居民存在的核酸檢測需求,廣州各區按需合理配置便民核酸采樣點,各級各類醫療機構、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等繼續派出醫務人員支援核酸檢測服務。12月2日,全市各區陸續開設便民核酸采樣點1323個、黃碼采樣點297個、24小時采樣點87個。後續將動態調整采樣點佈局,保障市民群眾的核酸檢測需求。

  針對部分公眾對新冠肺炎仍存在較大恐懼心理的情況,廣州也及時披露病例的救治情況,專家們則對當前的奧密克戎病毒的致病性進行了科普。

  在12月2日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張屹透露,本輪疫情廣州市累計報告新冠肺炎本土陽性感染者16.27萬例,無症狀感染者占感染者總數約9成,重症、危重症僅4例,無死亡病例。這說明奧密克戎變異株的致病力和毒力明顯低於之前的原始株和關切變異株。這既是奧密克戎變異株的特性,也與人群接種疫苗免疫水平提高和國家採取的積極預防策略有關。

  同日,包括廣州醫科大學黨委書記唐小平在內的7位廣州醫學專家接受媒體採訪。唐小平表示,新冠病毒奧密克戎變異株的傳染性強,但毒力非常低,感染後絕大部分是無症狀。廣大市民不需要太恐慌,即便是感染了,也應該沉著應對。

  針對市民關心的儲備藥品問題,廣州市市場監督管理局副局長、新聞發言人丁力12月2日透露,廣州市疫情防控措施調整優化以後,市民群眾的購藥需求猛增,如12月1日,廣州市零售藥店感冒、發熱類藥品1天的銷售記錄達10萬條,是平日的2.5倍。目前廣州市新冠抗原試劑盒的最大產能約每天1050萬人份,全市藥品生產企業堅持不漲價、不停工,全力穩生產、保供應。廣州市藥品供應充足,建議大家理性購買。

  在12月2日的新聞發佈會上,還有一個特別環節,四位發言人在鏡頭面前一起摘下了口罩。

  經過一週的努力,持續優化防疫措施,廣州低風險地區的工作、生活秩序已基本恢復,並逐步找回了昔日的煙火氣。與此同時,在廣州開始優化防疫措施後,成都、佛山、深圳、北京、重慶等國內眾多城市幾乎同步優化了防疫措施。

  在深圳住了4天后,12月4日,蔡陽城決定返回廣州,回到了海珠區侖頭村的出租房,繼續接單做服裝加工。蔡陽城表示,他認識的很多人都離開了廣州,提前返鄉了,考慮到馬上春節了,他們都沒有返回廣州。

  “如果不是離得近,我也不會回。”之所以返回廣州,蔡陽城的考慮有兩點,一是討賬,有個老闆欠了他幾千元,現在難以聯繫上,他正嚐試多種辦法要錢;二是離春節還有一個多月的時間,他想掙點過年的錢。

  “這一行很多人都返鄉了,現在反而不缺單做。”蔡陽城說。

侖頭村已恢復生活秩序,村內自由出入。澎湃新聞記者 圖
侖頭村已恢復生活秩序,村內自由出入。澎湃新聞記者 圖

  從事製衣行業20多年,蔡陽城的感受是,這一行越來越不好做了,對於務工人員來說,其薪酬的吸引力也在下降,但他還會堅持做下去,“像我這個年紀,進廠都沒人要了”。他的計劃是,“趁幹得動再幹幾年”,一是可以幫襯下子女,再是可以賺點養老錢。

  回到侖頭村後,蔡陽城發現,村入口的關卡、水馬都撤了,不要需要查看綠碼、核酸,人們均可自由出入。除了一部分租客提前返鄉,導致村內冷清了些,村里和疫情前沒什麼區別。“想不到變得這麼快啊!”蔡陽城感慨說,他喜歡“解封”後的感覺,現在每次出門,他都會提醒自己戴好口罩,“自己保護好自己”。

11月30日晚,一條“每個人都是自己健康的第一責任人”的標語亮相廣州塔。南都視頻報導截圖
11月30日晚,一條“每個人都是自己健康的第一責任人”的標語亮相廣州塔。南都視頻報導截圖

  “解封”後,廣州市多次公開向市民提醒:“做好自己健康的第一責任人。”11月30日晚,一條“每個人都是自己健康的第一責任人”的標語亮相廣州塔,藉著廣州塔優美的夜景在網絡廣泛傳播。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