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俄減少對全球的石油供應,歐洲國家或“最為受傷”?

2022年12月06日08:15

  12月5日,西方國家對俄羅斯海運原油出口設置每桶60美元的價格上限正式生效。

  外界分析認為,西方國家的限價令目前對俄羅斯的影響仍比較有限,但給全球能源供應帶來新的不確定性。如果俄羅斯減少對全球的石油供應,可能增加供應短缺和油價走高的風險,全球能源市場可能陷入不穩定,歐洲國家或“最為受傷”。

  ━━━━━

  對俄原油限價令12月5日生效

  據歐盟委員會官網消息,歐盟各國政府初步同意將從俄羅斯進口的海運原油價格上限定為每桶60美元,除了歐盟國家,七國集團(G7)成員國和澳州也同意實施該限價令。

  對俄石油實施價格上限由七國集團(美國、英國、法國、德國、日本、意大利和加拿大)於今年9月初的一份聲明中提出,旨在限制俄羅斯石油收入(主要包括原油和石油產品)的同時保證俄羅斯石油供應全球市場,緩解全球能源價格因供應減少而上升的擔憂。

  然而,對於具體限額多少以及如何執行,從9月到12月的三個月裡,多國一直在進行緊張的談判,最終在12月3日達成一致。

▲當地時間2022年12月3日,據知情人士透露,歐盟各國努力就一項將俄羅斯原油價格限制在每桶60美元的計劃達成一致。圖為法國Grandpuits-bailly-carrois,道達爾能源公司Grandpuits煉油廠。圖/視覺中國
▲當地時間2022年12月3日,據知情人士透露,歐盟各國努力就一項將俄羅斯原油價格限制在每桶60美元的計劃達成一致。圖為法國Grandpuits-bailly-carrois,道達爾能源公司Grandpuits煉油廠。圖/視覺中國

  根據這一限價令,如果G7、歐盟和澳州等參與限價的各方能夠按照協商的要求,將購買俄羅斯海運原油的價格控製在60美元及以下,他們將能夠獲得歐盟運營商提供的運輸、保險和融資等相關服務。反之,這些國家從俄羅斯進口原油所需的關鍵海上服務將被禁止。

  《莫斯科時報》、路透社和半島電視台稱,由於全球主要的運輸和保險公司都位於G7和歐盟國家,即G7國家為全球90%的貨物提供保險服務,歐盟是海運的主要參與者,這一上限可能會使俄羅斯難以以高於每桶60美元的價格出售其原油。雖然俄羅斯可能有建立本國油輪運輸船隊、自行運營和投保的打算,但歐盟認為“一夜之間建立一個龐大的海運生態系統將非常複雜”,可能難以成行。

  目前每桶60美元的海運原油價格僅是初始上限,未來還會根據市場發展情況進行調整。歐盟委員會官網消息稱,每兩個月將審查對俄石油價格上限的執行情況,不管未來油價上限發生怎樣的變化,都應“至少比平均市場價格低5%”。

  不僅如此,對俄海運原油設定具體上限之後,歐盟多國還將對俄羅斯石油產品採取類似措施。據半島電視台報導,對俄石油精煉產品實施價格上限的規定將於明年2月5日生效,但上限水平仍有待確定。

  ━━━━━

  俄羅斯稱不會向實施限價的國家出口原油

  對俄海運原油價格的具體上限確定後,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稱,此舉將大幅減少俄能源出口收入,也有助於穩定全球能源價格。

  俄羅斯副總理亞曆山大·諾瓦克12月4日回應稱,西方這一做法是粗暴干涉能源市場,不僅違反了自由貿易規則,還會引發能源供應短缺,從而破壞全球能源市場的穩定。

▲當地時間2022年12月5日,日本東京,一家證券公司外,人們從顯示日本日經225指數的顯示器前走過。12月5日,在歐盟和七國集團同意抵製大部分俄羅斯石油並將俄羅斯出口石油的價格限制在每桶60美元之後,亞洲股市普遍走高,石油價格上漲。圖/視覺中國
▲當地時間2022年12月5日,日本東京,一家證券公司外,人們從顯示日本日經225指數的顯示器前走過。12月5日,在歐盟和七國集團同意抵製大部分俄羅斯石油並將俄羅斯出口石油的價格限制在每桶60美元之後,亞洲股市普遍走高,石油價格上漲。圖/視覺中國

  德國商業銀行預測,歐盟對俄油禁運和限價可能會導致2023年初石油市場明顯收緊,倫敦布倫特原油期貨價格或在未來幾週回升至每桶95美元。

  諾瓦克還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針對西方對俄海運原油實施價格上限的做法,俄方的態度沒有改變,即便俄羅斯不得不減產,也不會向對俄實施限價的國家出口原油和石油產品。

  實際上,早在今年9月歐盟圍繞是否對俄羅斯石油出口進行限價存在爭議的時候,俄羅斯能源部部長尼古拉·舒爾吉諾就表示,俄羅斯不會虧本或低於成本價對外提供石油和天然氣,更不會向對俄實行價格上限的國家出售上述能源。

  在烏克蘭方面看來,西方對俄羅斯原油限價還不夠嚴苛。據“德國之聲”報導,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表示,對俄設置60美元的原油價格上限還沒有“嚴重”到對俄羅斯經濟造成損害的程度,“這是一種弱勢立場”。烏克蘭總統辦公室主任安德烈·葉爾馬克也表示,有必要將價格上限設定得更低,以重創俄羅斯經濟。

  12月5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毛寧在主持例行記者會時有記者提問,中方是否考慮加入美歐對俄原油限價?毛寧表示,“石油是全球大宗商品之一,確保全球能源供應安全至關重要。我們認為各方都應為此作出建設性努力。”

  ━━━━━

  分析稱目前限價令不會對俄產生太大實質影響

  在西方對俄羅斯海運原油限價每桶最高60美元後,石油輸出國組織(歐佩克)成員國與非歐佩克產油國組成的“歐佩克+”在當地時間12月4日舉行的第三十四次部長級會議上決定維持其石油減產政策。

  據報導,今年10月5日舉行的“歐佩克+”第三十三次部長級會議決定,自今年11月起,在8月產量的基礎上將月度產量日均下調200萬桶,減產規模相當於全球日均石油需求的2%。此舉引發美國強烈不滿,美國總統拜登稱這一決定“短視”。

  外界分析稱,尚不清楚這兩項措施疊加會如何影響俄羅斯在全球能源市場上的石油份額,以及是否會導致供應緊張並推高能源價格,但對俄實施60美元原油價格上限能否有效執行,仍要打個問號。

  目前來看,該舉措不會對俄羅斯產生太大實質性的影響。

  歐洲智庫布魯蓋爾(Bruegel)的能源政策專家西蒙娜·塔利亞皮耶特拉表示,“限價令”不會對俄羅斯的財政產生太大影響,這“幾乎不會引起注意”,因為這一上限價格接近俄羅斯石油在售價格。

  《莫斯科時報》和美聯社稱,西方採用的上限價格遠高於俄羅斯目前的石油生產成本(每桶30美元到40美元), 即使收入有所減少, 俄羅斯也是處於賺取收入的狀態,俄羅斯仍將有動力繼續開採原油。目前俄羅斯烏拉爾原油的市場價格徘徊在每桶65美元左右,這表明該措施在短期內可能只會產生有限的影響。

▲當地時間2022年11月8日,俄羅斯莫斯科,印度外長蘇傑生(左)與俄羅斯外長謝爾蓋·拉夫羅夫在會晤後舉行的聯合新聞發佈會上握手。圖/視覺中國
▲當地時間2022年11月8日,俄羅斯莫斯科,印度外長蘇傑生(左)與俄羅斯外長謝爾蓋·拉夫羅夫在會晤後舉行的聯合新聞發佈會上握手。圖/視覺中國

  與此同時,在西方國家,尤其是歐洲國家減少進口俄羅斯石油的情況下,俄羅斯還可以將石油以折扣價轉而售賣給印度等國家。

  早在今年9月價格上限的提議剛出爐時,能源分析師尼爾·阿特金森就告訴美國消費者新聞與商業頻道(CNBC),如果原油主要消費國不參與對俄實施價格上限,該計劃可能會適得其反。同是9月,印度石油部長哈迪普·普里在接受CNBC採訪時表示,他對印度的消費者負有“道德責任”,“我們將從俄羅斯購買石油,我們將從任何地方購買”。

  美聯社分析稱,歐盟國家和英國前幾輪對俄製裁可能已經使俄羅斯部分原油退出全球市場,導致油價飆升,美歐都受到影響,隨著對俄原油限價令生效,西方國家還可能遭受衝擊。

  歐洲國家影響尤其大。根據國際能源協會的數據,在俄烏衝突開始前的2021 年,俄羅斯一半以上的石油銷往歐洲。德國是最大的進口國,其次是荷蘭和波蘭,但自俄烏衝突以來,歐盟國家一直在減少對俄石油的依賴。

  美聯社報導預計,最大影響可能不會在對俄羅斯原油價格限價令生效這天(12月5日)發生,而是在2023年2月5日對俄石油煉製產品限價令生效那天。

  對俄石油煉製產品限價令是對俄海運原油限價令的額外部分,石油煉製產品包括柴油等。歐洲仍然有許多使用柴油的汽車、卡車、農業機械等,屆時歐洲國家的能源成本將進一步上升。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