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200億元氫能熱錢投向何處?綠氫風口漸進

2022年12月07日13:24

近200億元氫能熱錢投向何處?綠氫風口漸進

  今年以來,隨著各地氫能政策不斷加碼,企業和投資機構佈局氫能領域的積極性持續升溫。

  業內統計顯示,氫能產業發展需要突破投融資瓶頸,2030年氫能領域的直接投資缺口或高達7000億美元。

  事實上,2017年是中國氫能行業投資的分水嶺。在此之前,該領域每年投資不到10筆,總額不超過15億元。此後,行業投資保持在每年25起左右,投資金額逐年走高。

  據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不完全統計,截至11月底,今年以來,已完成的非上市氫能企業融資事件達21起,總融資金額超30億元;A股上市氫能企業增資達3起,總募資金額超167億元。

  值得注意的是,這些融資聚焦於以燃料電池為主的企業,綠氫製造投資比例逐步上升。

燃料電池成投資重點

  據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統計分析,21家獲融資企業詳情分別為:燃料電池相關企業達16家,儲氫端1家,製氫端4家。

  其中,今年獲融資企業中B輪融資僅有6家,其餘均處於首輪或A輪融資階段,且技術研發是資金使用重點。

  例如,成立於2016年的浙江氫途科技有限公司主要研發與生產氫燃料電池系統,此次融資的1.24億元主要用於加大研發力度、建設研發中心等。

  安徽明天氫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已研發出第三代150kW的大功率金屬板電堆,其B輪融資過億元,主要用於新一代大功率燃料電池電堆、系統及核心部件的研發、製造及裝備技術提升、補充經營流動資金等方面。

  一位業內人士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表示,當前氫能產業屬於導入期,技術迭代速度快,因此需要資金投入研發,大規模擴產尚需時日。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氫能融資湧現了超5億元的大項目,均由長城控股集糰子公司未勢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摘得。該公司獲得了A、B兩輪融資,總規模高達14.5億元,A輪融資後,該企業估值達40億元。

  然而有氫能企業人士向記者反饋,“今年融資特別難”。湧鏵投資工作人員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此種情況與風險偏好有直接關係。“首先,當前經濟環境下行,風險偏好升高;再者,若企業‘背靠’大國企、上市公司或行業影響力強的創始團隊,易得到融資;若‘三不沾’的創始團隊則不易被資本市場關注。”

  在天使輪融資方面,千萬級戰略投資是起步規模。上海濟美動力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思偉特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均獲千萬級投資。其中,濟美動力創始人是同濟大學燃料電池創新研究所所長,團隊成員多畢業於同濟大學汽車學院;思偉特新能源的創始人胡浩然來自清華大學,且在濰柴動力任6年的副總裁兼首席技術官。

  某種程度上,氫能行業融資圈“馬太效應”愈發顯現。

  一方面,在賽道上處於技術領先的企業融資規模持續高增。例如,膜電極日產能超24000片,良品率為99.4%的鴻基創能再次獲得3億元的B輪融資;國內少數同時具備燃料電池金屬雙極板和膜電極量產能力的愛德曼氫能已完成4億元的B輪系列融資。

  另一方面,老牌資本方更是對頭部氫能企業“頻頻出手”。2020年2月,由上海交通大學團隊孵化出的氫晨科技獲得申能集團的A輪融資,IDG資本緊隨其後進行B輪融資,且在重塑集團、捷氫科技等投資方中屢見IDG資本的身影。

 上市氫企加速融資

  為了保證在氫能領域“攻城略地”所需的資金豐裕,各地資本市場亦成為氫能企業所依靠的融資高地。

  10月20日,A股上市公司東宏股份披露定增方案,擬募資5.85億元,投資於年產7.4萬噸高性能復合管道擴能項目、新型柔性管道研發(氫能輸送)及產業化項目等;並與浙江大學、東海實驗室簽訂共建協議,開拓輸氫管道在可再生能源製氫、氫儲能、氫化工、氫冶金及氫進萬家等領域的應用。

  緊接著,10月21日晚間,另一家A股公司美錦能源發佈公告稱,為了推進向氫能源轉型升級的發展戰略,正籌劃境外發行全球存托憑證,並在瑞士證券交易所上市。11月16日,京城股份發佈公告,擬定增募資不超過11.72億元,用於氫能前沿科技產業發展項目、智能製造產業園項目、補充流動資金等。

  “氫能第一股”億華通為了推進燃料電池系統及核心零部件研發等項目落地,再次赴港上市募集資金。據統計,該公司自2016年在新三板掛牌交易,共進行了7輪融資,金額達26.09億元。

  需注意的是,自今年6月以來,氫能企業湧現“IPO潮”。治臻股份、國富氫能、捷氫科技紛紛“闖關”科創板,億華通與國鴻氫能則赴港股“鏖戰”。

  其中,治臻新能源擬募資12.21億元,6.71億元用於擴建氫燃料電池金屬雙極板生產項目,全部投產後將年新增金屬雙極板產能1200萬片。招股書中披露,最近三年治臻新能源已累計為客戶供貨超過150萬片金屬雙極板,2021年公司產品市場占有率在50%以上。

  此外,氫能賽道也湧現跨界熱潮。

  10月23日,總市值近1000億元的全球能源電力建設巨頭中國能建發佈公告稱,擬非公開發行A股股票,募資不超150億元,用於以新能源為主的新型綜合能源項目,包括光伏、風電、氫能等新能源項目。

  中國石化集團資本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石化資本”)則與上海舜華新能源系統有限公司簽署增資協議,宣佈戰略入股舜華新能源,佈局氫能裝備領域。不僅如此,中石化資本設立的恩澤基金與內燃機巨頭康明斯按50:50的比例成立合資企業,康明斯恩澤氫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主攻可再生能源製氫方向。

  “上市公司募集資金大多用於建設產線或生產基地,進而降本將成為可能。當前,雖許多上市公司氫能業務處於暫時虧損狀態,但我們看好該行業,整個市場的收入與風險漸漸達到平衡,預計未來兩年內會盈利。在當下節點投資,未來的收穫是豐厚的。”湧鏵投資工作人員表示。

 綠氫投資受青睞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發現,綠氫製造獲或將成為下一個投資“風口”。

  2022年初,高盛全球投資研究部發佈的研究報告認為,政策、市場規模和經濟性正發力,共同驅動綠氫市場進入快速發展階段,未來具有10倍甚至100倍以上增長空間。

  高盛預計,全球僅綠氫發電的潛在市場將在2030年翻一番,達2500億美元,到2050年達到1萬億美元。

  “投資先參考市場空間,再聚焦技術壁壘。綠氫市場規模不可估量,目前電力、化工、建築等行業均需要減排,綠氫可以實現此目標。接下來我們要往產業鏈上遊投資,製氫電解槽設備、催化劑等材料國產化將會重點關注。”湧鏵投資工作人員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

  紅杉中國種子基金已錨定思偉特新能源的天使輪融資。思偉特新能源已經研發出國內首台千瓦級固態氧化物電解水(SOEC)製氫系統併成功完成了運行和測試。

  然而,綠氫價值雖有目共睹,但如何推廣使用是難以解決的問題。

  “這甚至成為‘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悖論:用風能、光伏製綠氫,再製成便於運輸的綠氨,在這個過程中價格鎖定和長期協議達成困難,影響了綠氫規模化生產和從金融機構獲取融資。”紅杉中國創始人沈南鵬在公開場合指出,“這就需要各方共同努力尋找產業和金融解決方案,處於行業領先地位的集團企業可以邁出更大的步子,提供更加多樣的資金支持。”

  當前在綠氫製造端,上百億元的投資已不足為奇。9月2日,山東濰坊壽光市正式啟動“逐日陽光·綠氫全產業鏈首發區——濰坊壽光中未太陽能高效製氫項目”,該項目總占地2.8萬畝,計劃投資300億元,年產25萬噸綠氫。

  無獨有偶。11月24日,寶豐能源發佈《關於內蒙300萬噸/年烯烴項目獲得環評批複的公告》顯示,將投資478.1137億元,計劃18個月建成投產全球單廠規模領先的“綠氫+”煤製烯烴產業基地。

  作為能源化工巨頭,寶豐能源對綠氫情有獨鍾,該公司董事兼總裁劉元管表示,公司將進一步加快太陽能電解製氫儲能及應用項目建設,最終形成年產百億標準立方米、百萬噸綠氫生產能力,成為全球最大的綠氫生產廠和供應商。

  華寶證券指出,我國氫氣稀缺,大部分氫氣取自化工又應於化工,少有賸餘。而在燃料電池汽車高速推廣下,氫氣是命脈。且冶金、化工、醫療、發電等多領域均大量應用氫氣,其消納渠道多且廣。

  這意味著,未來綠氫投資熱度仍會持續高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