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卡塔爾看世界盃的中國球迷

2022年12月10日08:13

  “能夠讓全世界如此多的人跑到一個地方,影響力還這麼大,從販夫走卒到王公貴族,除了足球沒有第二個,足球成了一個載體。”北風說。

12月3日,阿根廷隊球員梅西(左)在比賽中控球。新華社記者 徐子鑒 攝
12月3日,阿根廷隊球員梅西(左)在比賽中控球。新華社記者 徐子鑒 攝

  11月22日,卡塔爾盧賽爾體育場,當梅西走進球場的那一刻,北風就在球員通道上方,距離梅西約3米遠。“梅西,梅西”的喊聲響徹全場,球迷一片歡騰,北風也抑製不住激動的心情。

  北風是一名來自中國北京的球迷。從2014年開始全世界追著足球跑,這是北風追逐的第3個世界盃了。

  同樣千辛萬苦趕往卡塔爾的,還有上海女球迷喬西。她的行為堪稱“瘋狂”:為了見證梅西的最後一屆世界盃,她辭職後從杭州深夜飛抵卡塔爾。

  另一名中國球迷K11,請了10天假,帶著老婆也來到卡塔爾追逐世界盃。

  2022年世界盃於北京時間11月21日淩晨零點揭幕,不到300萬人口的卡塔爾,售出300萬張世界盃球票。卡塔爾駐華大使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中國球迷大約購買了5000至7000張世界盃門票。

  他們是追著足球全世界跑的一群中國人。

  在阿根廷火了的中國球迷

  阿根廷首場比賽結束後,喬西在阿根廷火了,還成了網紅。

  阿根廷的一位球迷告訴喬西,她賽後在球場外邊哭邊接受國外媒體採訪的視頻非常搶眼,在阿根廷網絡瘋傳,還曾被誤傳是日本球迷,受到阿根廷球迷的安慰和鼓勵。

  在喬西心中,梅西就是她的王。離比賽還有10個小時,喬西就穿上了阿根廷球衣,帶上了給梅西加油的條幅,上面寫著“我的王”。這是阿根廷隊在這屆世界盃第一次出戰,梅西也將開始他的第五次,也是最後一次征戰世界盃。

11月22日,卡塔爾盧賽爾球場,阿根廷迎戰沙特的比賽前,喬西穿上了阿根廷球衣,帶上了給梅西加油的條幅,上面寫著“我的王”。受訪者供圖
11月22日,卡塔爾盧賽爾球場,阿根廷迎戰沙特的比賽前,喬西穿上了阿根廷球衣,帶上了給梅西加油的條幅,上面寫著“我的王”。受訪者供圖

  但結果並不是她想的。阿根廷隊以1比2輸給了沙特隊。

  原本預測阿根廷隊進3個球的喬西,在比賽終場哨聲響起時,一度恍惚,仿似一場噩夢。“對於世界盃,誰都明白第一場比賽取勝的意義,也誰都知道第一場比賽輸球的壓力。”

  她為梅西擔心,哭著在球場外接受了國外媒體的採訪。回到球迷村,直到看完同一小組的墨西哥隊與波蘭隊0比0打成平局,她的心情才稍微好轉。

  她安慰自己,弱者戰勝強者,一定是振奮人心的事情,這是足球的魅力。要不是她愛阿根廷如此之深,也會非常享受這種魅力。

  11月27日,阿根廷隊迎戰墨西哥隊,她穿上了阿根廷隊美洲盃奪冠的球衣,拿著美洲盃奪冠的圍巾,忐忑不安。

  最終,梅西的進球拯救了阿根廷隊,並以2比0取勝。那一刻,她如釋重負,瘋狂的難以自已,在現場尖叫,滿眼淚水。“把這幾天積壓在內心的苦悶和壓力,全部釋放了出來。”

  在喬西的感召下,父親也成了梅西的球迷,淩晨3點熬夜觀看阿根廷隊對墨西哥隊的直播,次日還手繪了一張梅西的肖像。

  阿根廷隊迎戰墨西哥隊的比賽,在距離球場30米遠的看台上,北風也見證了梅西的一攻一助,看到了身邊阿根廷球迷瘋狂慶祝。但同時,他也感受到前座墨西哥爺孫三位球迷的失落。當阿根廷進了兩個球後,比賽還沒有結束,他們就黯然離去的身影。

11月22日,卡塔爾盧賽爾球場,阿根廷對沙特的比賽中,北風見證了梅西的一傳一射,看到了身邊的阿根廷球迷瘋狂慶祝。受訪者供圖
11月22日,卡塔爾盧賽爾球場,阿根廷對沙特的比賽中,北風見證了梅西的一傳一射,看到了身邊的阿根廷球迷瘋狂慶祝。受訪者供圖

  去往卡塔爾

  80後的喬西原是上海的互聯網大廠員工,朝九晚五。

  喬西喜歡足球,始於中學時代,那時全班的男生都喜歡踢足球,大家都看體壇週報,而全程體驗世界盃是在2006年的德國世界盃。那一年也是梅西的第一次世界盃,她在電視上初見身披19號戰袍的長髮少年,就此迷上。

  為了能夠去卡塔爾見證梅西最後一次世界盃,她反複權衡利弊後,今年3月就給公司提交了申請,辭職去看世界盃。

  喬西獨自一人去的卡塔爾,原本他們有一個看球群,叫“傾家蕩產看球幫”,裡面全是梅西的球迷,有300多人,這次去了卡塔爾的還不到5個人。

  網上購買球票後,今年7月份,喬西已經把球迷一卡通(Hayya Card)申請完畢,可憑它入境卡塔爾。

  背著10.8公斤的登山包,11月15日她從杭州出發,獨自一人去的卡塔爾,淩晨4點多趕往阿布紮比,後在球場外被擁堵了50多分鍾,只觀看到阿根廷與阿聯酋友誼賽下半場,球賽完後又匆忙趕回多哈,顛沛流離,一夜未眠。

世界盃開幕前,喬西剛剛抵達卡塔爾,為了見證梅西的最後一屆世界盃,她辭職後從杭州深夜飛抵卡塔爾。受訪者供圖
世界盃開幕前,喬西剛剛抵達卡塔爾,為了見證梅西的最後一屆世界盃,她辭職後從杭州深夜飛抵卡塔爾。受訪者供圖

  與喬西只喜歡梅西一個人不同,今年46歲的北風,是梅西和C羅的鐵杆球迷。他原是一名IT職業經理人,與朋友創辦有自己的體育公司,與足球相關。

  他是11月18日從北京出發,飛抵卡塔爾,計劃12月22日離開,整整待上一個月,直到這屆世界盃結束。

  這次決定去卡塔爾,一是這幾年憋得有點久了,加之又是梅西最後一次世界盃,他想儘量少留遺憾,加上時間也允許,所以就來了。

  同樣來自中國的球迷,還有K11。

  33歲的K11,在上海一家與體育相關的公司上班,申花鐵杆球迷。

  4年前的俄羅斯世界盃,K11和他老婆也在現場,還看了法國隊對克羅地亞隊的決賽,至今記憶猶新。

  此前,他就找到公司老闆,特意為世界盃請了10天假,加上前後雙休,K11為世界盃擠出了3個星期的時間,帶著老婆自費去卡塔爾看球。11月20日,他們從上海出發,他們也觀看了揭幕戰。

  夫妻倆因為都是申花隊的鐵杆球迷,國外看球也必穿申花球衣,配上申花的圍巾,這已成為兩人現場看球標準著裝。

  K11很享受現場看球的感覺。在他看來,現場更容易共鳴,即使不懂球,也會被周圍的氣氛帶動,雙方球迷一開始可能很友好,然後會有噓聲,會有爭吵,“足球是沒有國界的語言。”

11月21日,卡塔爾世界盃揭幕戰上的K11夫妻。受訪者供圖
11月21日,卡塔爾世界盃揭幕戰上的K11夫妻。受訪者供圖

  “足球只是一個載體”

  北風從2014年開始就全世界追著足球跑。2015年跑去澳州看亞洲盃,2016年在法國看歐洲盃,2018年在俄羅斯看世界盃,2019年在杜拜看亞洲盃,然後是今年的世界盃。

  他還記得,俄羅斯世界盃那一年,北京飛莫斯科的航班很多,價格也便宜,莫斯科的消費水平也低。

  北風覺得,中國球迷更多的是為了現場看比賽,而對國外球迷來說,去不去現場沒那麼重要,沒那麼多錢,可以在球迷廣場看,這隻是一個非常快樂的旅行。他們去世界盃看球,其實不只是來看比賽,而是來參加一個巨大的party,這個party能持續1個月。

  幾天前,他在卡塔爾遇上一個美國男孩和一個哥倫比亞女孩。他們在當地工作了很長時間,男孩是一個跳傘教練,去過很多國家,曾在北京也待過,大家一起相約喝酒聊天。

  藉著看世界盃的機會,北風也對卡塔爾這個國家有了更多地深入瞭解。卡塔爾雖然是世界上最為富裕的國家之一,卻是海灣邊上的一個小國,人口和土地十分有限,280萬人口裡僅有38萬人持有卡塔爾國籍。

  他還注意到一個細節,在卡塔爾,說英語的口音千奇百怪,孟加拉人、印度人、巴基斯坦人等都有,是個名副其實的移民國家。很多人是工作移民,所以卡塔爾也孕育了多元文化,不同人在這裏和諧共處,尊重彼此。

  北風的另一個感觸來自阿根廷球迷。他發現,很多阿根廷球迷並不富裕,但他們為了能夠來到現場看球,會花好幾年的時間攢錢。很多中國人可能不太理解,也許這筆錢可以買輛車了,但是對這些球迷而言,足球之旅遠比買一輛車更重要。

  北風在卡塔爾還見到很多南美人和非洲人,他們買最便宜的球票,或者根本沒有買票,就在球迷廣場看球,有的球迷看著看著就睡著了,但他們很快樂很享受。

  2014年巴西世界盃和2018年俄羅斯世界盃,喬西也都在現場。

  2018年,喬西一個人從北京坐火車去的莫斯科,路上花費了三個星期。一路上途經西伯利亞、貝加爾湖等,她覺得,這是很難得的體驗。

  他們到全世界去看球,會遇上形形色色的人,瞭解彼此的生活理念,在這個世界上,並非所有人都是按部就班地生活,買房結婚生子,很多人有另外一種生活方式。

  “能夠讓全世界如此多的人跑到一個地方,影響力還這麼大,從販夫走卒到王公貴族,除了足球沒有第二個,足球成了一個載體。”北風說。

11月22日,阿根廷vs沙特,北風在賽場外,與阿根廷球迷合影,見證梅西最後一屆世界盃。受訪者供圖
11月22日,阿根廷vs沙特,北風在賽場外,與阿根廷球迷合影,見證梅西最後一屆世界盃。受訪者供圖

  “拉長人生的一種方式”

  遠赴萬里的卡塔爾看世界盃,並不是每個中國球迷都能做到的。

  事實上,卡塔爾首都多哈約有9萬間酒店客房,很難滿足觀看世界盃的球迷,這自然導致酒店價格高漲,很多酒店一晚已經標價高達4000多美元。

  對此,K11有深刻感受。去卡塔爾的機票價格翻了兩三倍,訂的普通酒店價格漲了10倍,一晚4000多元人民幣,算是性價比很高的了。加上球賽是包廂票,6場比賽12張球票,兩個人預計花費15萬左右。

  至於金錢的付出,他覺得按個人能力來就行,人人都有愛好,有的人喜歡足球,有的喜歡籃球,任何一項體育運動都可以去追,這跟看演唱會一樣。

  作為鐵杆申花球迷,K11從學生時代就喜歡足球,更是擁有申花的套票,2700元左右,只要有時間,就去現場看球。

  對於這趟的花費,北風也早有計劃,也在自己的承受範圍內。

  按照他的計算,來回機票2萬元之外,他對住的要求不高,不會選擇賓館酒店,臨時搭建的球迷村性價比還算不錯,最便宜的一天也就七八百元,還可以兩個人分攤。吃的也簡單,一天兩三百元就夠了,加上提前購買的五六張球票,算下來5萬元左右。

  北風對球票沒有特殊要求。他表示,如果不是熱門的比賽,價格比較合理,基本上是一兩千元一張,而且還可以去了再找,彈性空間更大。

  喬西去卡塔爾,預算8萬至10萬元。

  為了看球,她很早就關注世界盃官網,跟上世界盃的節奏,研究機票、住宿、門票的多輪售賣,熟悉相關規則。

  喬西購買了20多場的球票,幾乎全花在梅西身上了,包括阿根廷所在小組第一名或第二名出線的種種可能,1/8決賽、1/4決賽、半決賽、決賽的球票,她不可能錯過梅西任何一場球賽,阿根廷就是她的主隊。

  當然,如果阿根廷提前結束了世界盃,她稱要作為一個中立的球迷,評估一下此後的比賽,有選擇性地觀看。

  對於辭職看球,喬西是考慮再三的。她知道自己已經過了衝動的年齡,所有的決定都是綜合考慮的,尤其是她這樣的80後,在這個社會上壓力大,會被現實束縛困擾。

  喬西說,努力地攢錢,就為了去看看這個世界,她願意把90%或100%的錢都花在這件事情上。

11月21日,喬西在現場體驗卡塔爾世界盃的開幕表演和開幕戰。受訪者供圖
11月21日,喬西在現場體驗卡塔爾世界盃的開幕表演和開幕戰。受訪者供圖

  而對於失去理智或是賣房借錢去看世界盃,喬西也是不能接受的。在她看來,應該基於自己的經濟能力,來滿足自己的願望,理性看球很重要。

  喬西在世界盃現場拍攝的見聞或感受,很少分享到網絡,只留給自己和家人。家人對喬西比較理解。一開始家人更多擔心的是安全,只要沒有風險,家人也都支持,父母覺得,這也是人生美好的回憶。

  “自己的人生自己定義,好與壞都會是自己選擇。反過來看,你也會為了你熱愛的東西去努力,會影響你平常的生活,給你一些積極正向的方向,比如為了夢想而努力工作。”

  喬西信奉黑格爾的一句話“存在即合理”。她只是走了不一樣的路,不像多數女孩子,讀書工作結婚生子。“這個世界太大了,有太多非常美好的東西。我要活得好,活得久,這樣我才能把世界上各個地方美好的事情,都能看到。”

  北風有自己的球友,彼此相約出國看球。北風喜歡拍一些照片或視頻分享在網上,取名“足球旅行家北風”。除了看球,還會普及一些足球知識,分享國外見聞。

  北風不喜歡走馬觀花,更喜歡研究城市文化。像烏茲別克斯坦、伊朗等,並非旅遊勝地,如果不是因為追著足球而去,他可能今生也不會有機會去體驗。

  事實上,北風這些年看毬花費確實也不少,幾十萬總是有的。對於別人來說,這筆錢可以改善物質生活,買房換車,但他選擇了追著足球跑,滿足精神層面的愉悅。

  北風認為,既然人生的時間長度無法改變,但可以讓精彩度有所變化,他覺得這也是拉長人生的一種方式。

  (北風、喬西、K11均為網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