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毒民警:用犧牲戰友的名字當化名 拍照只能留下背影

2023年01月09日16:34

  阿軍、曉東……

1月9日,中國人民警察節到來前,雲南省楚雄州公安局禁毒支隊民警在接受媒體採訪時,都使用了這樣的化名。阿軍——柯占軍,曉東——蔡曉東,禁毒民警用犧牲戰友的名字當化名,更把他們的精神融入血脈。

  楚雄州地處滇中腹地,是昆明通往多個州市的重要通道。楚雄州公安局禁毒支隊共有13名民警,每個人都獲過三等功以上的表彰,每個人與毒販鬥智鬥勇、生死相搏的經曆,都能寫成一本書。但他們很少講述自己的故事,更對鏡頭有著天然的敏感和抗拒:這次警察節前支隊拍紀念照,他們就本能地背過身去,拍到的只有穿著警服的背影。

紀念照里,他們只能留下自己的背影。(雲南省公安廳供圖)
紀念照里,他們只能留下自己的背影。(雲南省公安廳供圖)

  接受媒體採訪時,他們紛紛用犧牲戰友的名字當化名。“柯占軍是小我兩屆的師弟。他犧牲前我們剛說好要一起辦案。”禁毒支隊民警阿軍(化名)說。柯占軍生前系西雙版納州公安局禁毒支隊情報調研大隊副大隊長,因抓捕毒販中彈,犧牲時只有30歲。

  “蔡曉東是我的好兄弟,接到他犧牲的消息時,我使勁拍打我的臉,希望這隻是一個噩夢……”禁毒支隊民警曉東(化名)至今回憶起蔡曉東依然哽咽。雲南出入境邊防檢查總站西雙版納邊境管理支隊執法調查隊原副隊長蔡曉東,在邊境一線抓捕毒販時與持槍毒販殊死搏鬥,壯烈犧牲。

禁毒支隊開展日常執勤檢查。(雲南省公安廳供圖)
禁毒支隊開展日常執勤檢查。(雲南省公安廳供圖)

  長期戰鬥在禁毒一線,曉東、阿軍們遇到過誘惑,也遇到過命懸一線的時刻,但在黑暗中他們依然堅挺脊樑、無所畏懼。

  曾有毒販出500萬元“求放過”,他們冷冷回答:“今天放了你,明天倒下的就可能是我的戰友,受害的就可能是我的家人!”查緝時遇到加速逃跑的摩托車,千辛萬苦將其截停後,發現毒品下放的是一顆手雷……

  禁毒支隊保險櫃里有個特殊的小冊子,記錄著每個民警的警號和姓名,每次黨支部活動時,大家在小冊子上寫下自己最珍視人的名字,這已成為固定流程。一開始,是親人、家屬的名字,後來,犧牲戰友的名字越來越多。每當有人入黨,黨支部就會拿出這個小冊子,讓他體會和牢記這些名字背後承載的使命和重量。

  多年來,禁毒支隊民警們就這樣默默捍衛著一方淨土,迄今已有2名民警為禁毒事業獻出寶貴生命。僅近兩年,該支隊就破獲毒品案件60起、抓獲犯罪嫌疑人76名、繳獲各類毒品64.65千克。(記者王研)

(本文來自於新華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