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工荒”與“求職難”為什麼同時存在

2023年02月08日05:21

春節過後,“搶人大戰”硝煙又起。與大學生求職季各地“搶人”的對像有所區別,春節後的“搶人”側重於製造業、服務業的務工人員。由於大批回鄉務工人員尚未返崗,而企業迎來新一輪訂單爆發期,服務業也恢復熱火朝天的場面,用工成本上升、階段性用工短缺問題集中爆發。

眾所周知,我國產業發達的東部沿海地區,本地勞動人口較為緊缺,對外來務工人員需求旺盛,而中西部地區勞動人口眾多而產業發展水平相對滯後,傳統上扮演了提供勞務輸出的角色。勞動力需求與勞務輸出的空間錯位,是造成節後“用工荒”的根本原因。

由於疫情,很多人兩三年沒有返鄉探親。隨著新型冠狀病毒感染從“乙類甲管”調整為“乙類乙管”,返鄉之路更加順暢,人們期待與親友實現更長時間的團聚。在新的社會發展形勢下,一些務工人員對個人從業意向也有新的考量。因此,企業用工緊張局面在今年年初格外突出。

早在春節前,很多地方就未雨綢繆,倡導務工人員“留下過年”,並拿出實實在在的激勵舉措。浙江杭州以每人500元的標準,向堅守崗位的外省籍參保員工發放一次性留工補助;義烏出台“留義過年”十條舉措,在義參保的非金華籍在義人員每人可申領500元數字人民幣紅包。福建泉州也出台措施支持企業穩崗留工促生產,節前留泉職工最高獎勵3000元。

另一方面,“求職難”與“用工荒”並存的現象不容忽視。在企業亟需人員返崗復工的同時,部分求職者找不到合適的崗位。供需雙方年齡結構錯位、務工人員預期與企業環境錯位等現象,招致勞動力市場出現結構性緊張。

國家統計局的數據顯示,2022年末,全國16歲至59歲勞動年齡人口為87556萬人,比2021年減少了666萬人。在年齡結構上,50歲以上農民工的比重也在不斷攀升,2021年占比達到27.3%。對於偏好年輕勞動力的企業而言,它們如果不改變傳統觀念,在勞動力市場的選擇面無疑日益狹隘。

與此同時,勞動者的權利意識逐步加強,新生代農民工的觀念與時俱進。“公司有食宿嗎?夥食怎麼樣?”“保險怎麼交?公積金有嗎?”“平時加不加班?節假日怎麼休”……除了工資報酬,求職者對工作待遇的關注範疇更加廣泛。一些“軟條件”欠缺的用人單位,自然在“搶人大賽”中缺乏競爭力。

此外,隨著部分產業從沿海向內陸地區轉移,哪怕薪酬有所降低,但結合當地實際生活開銷,再加上陪伴家人尤其是子女的需求,一些務工人員在權衡之下選擇“在家門口上班”。對於本地勞動人口欠缺、習慣於跨地區招錄務工人員的沿海企業而言,它們為招人要付出更多努力,向就業人群展示招人引才的誠意。

“用工荒”與“求職難”並存,看似矛盾,實則是經濟規律的客觀體現,更是推進實現高質量發展必須直面的課題。黨的二十大報告提出,統籌城鄉就業政策體系,破除妨礙勞動力、人才流動的體制和政策弊端,消除影響平等就業的不合理限制和就業歧視,使人人都有通過勤奮勞動實現自身發展的機會。關注就業平等和公共服務保障,是消除勞動力市場結構性緊張的關鍵。

隨著人工智能技術的發展,機器對勞動力的替代滲透到各行各業。以機器替代傳統人力,減少對人工勞動力的依賴,成為各行各業的大勢所趨。對新生代的勞動者而言,也要加強自身本領錘煉,傳承工匠精神,掌握一門紮實的技能,在變化的時代中提高職業競爭力。

莫莫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3年02月08日 08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